主管/主办:国务院新闻办公室 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站内搜索
2015年1月21日

新闻 消费新闻 权威发布 图文发布

互动 找 装 修 曝 光 台全 民 评

生活 爱心公益 餐饮美食 头号地标

市场 金融理财 汽车要闻 健康乐活

时尚 教育培训 宜居地产 品牌推荐

观点 网金中国 商业观察 对话访谈

总编信箱 人员查验 关于我们

首都机场“特权”出租车不排队 自曝要交保护费

发布时间:2016/12/26 11:30:36  | 来源:新京报 | 作者: | 责任编辑: 高永平

12月22日,首都机场T2航站楼调度站副站长接过1200元钱。

12月10日晚,首都机场T2航站楼门口,两辆“特权”出租车无需排队,直接在上客区等候。司机自曝月交1200元“保护费”,可享受插队“特权”。

丰台区花乡桥附近,车贩子将一辆下线出租车停在路边等待买家。

“特权”出租车并不按里程打表,而是用手持打票机打印发票。

“260元,不讲价。”12月20日,记者在首都机场打车遇到司机宰客,40公里路程价格翻倍。

“给你打217元(发票),打两张。”司机掏出手持打票机输入数字,将两张印着其他出租车公司名字的小票交到记者手上。这个来自首都机场T2航站楼出租车候客区的京BU19××车辆,没有监督卡,车上计价器停用,司机一口价收费,一张票最高能打2000元,而票的真伪难以核实。

手持打票机内存有500余正规出租车牌号,司机自称私打发票来自正规出租车公司内部,外界购买连号整卷发票均价150元。

在首都机场,这样的出租车多扎堆宰客、享有“特权”,他们多夜晚活动,可以不用排队,在出租车调度员眼皮底下优先拉客。有特权出租车司机自曝,他们背后由“车头”统领,每车每月向机场出租车调度交1200元保护费,享受插队“特权”。

找假钱、不打表,车费翻倍

近日凌晨,赵丽丽(化名)一行7人乘机抵达首都机场。“我们怕遇到黑车,特意到机场指定的出租车上客区打车。”

排队约1小时,7人在机场调度员引导下,坐上一前一后两辆出租车。向司机说明目的地,司机称自己不熟悉路,问赵丽丽索取手机用来导航。可疑的是,司机将手机调成静音,全程没看导航,熟门熟路地把车开到目的地。

到达目的地,原本赵丽丽在网上查过这段路程所需打车费约70元,但此时计价器上的价格为128元。

付钱过程中,司机调换假币给了赵丽丽。她先掏出100元递给司机,接着低头在包中翻找零钱。司机接过100元后提出“钱太新,换张旧一点的。”赵丽丽换了一张百元钞票,司机又提出“钱还是太新,再换一张。”

此时,赵丽丽警觉起来,称要报警。司机有些慌张,连说“算了”。赵丽丽下车后,与从后车下来的同伴沟通,才知道他们也被调换了200元。大家仔细检查手中的这四张百元钞票,发现都是假币,而两辆出租车早没了踪影。

赵丽丽报警后,从警方口中得知,可能是遇上了假出租。

12月10日11时到次日凌晨2时,新京报记者在首都机场T2航站楼打了两次车,目的地都是距离机场不到4公里的一家酒店,所乘车牌分别是京BU19××、京BR20××。

京BU19××的司机要价100元,并用手持打票机打出一张212元发票。京BR20××司机要价30元,用手持打票机打出一张100元的发票。两张发票的乘车日期、上车时间与实际乘车相符,但是车牌、单位代码与所乘车辆不符。

记者尝试在北京市国家税务局官网查询两张发票。京BU19××所给212元发票因密码被撕去,无法查询。京BR20××所给100元发票经查询为真发票,购票单位是北京市起源出租车有限公司。

新京报记者致电北京起源出租车有限公司,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可能是公司的出租车发票被盗,被黑车司机利用,这种事常有发生,经常收到投诉,公司也毫无办法。”

就在上月26日,首都机场公安在1号航站楼查获两辆套牌出租车。民警在工作中发现,套牌出租车以正常出租车形态上路营运,他们人为改变里程表和计价器计数或是绕道行驶,故而赚取乘客更多的打车费用。也有司机预先准备假币,伺机与乘客进行找兑等等。

不用排队的“特权”出租车

12月10日,在首都机场T2航站楼,正常出租车排队等候,待乘客到来,调度员才依次放行。但是,包括京BU19××、京BT19××在内的5辆出租车并不排队,直接在乘客上客区域等候。这些出租车接送完乘客后,也不用排队,回到乘客上客区域继续拉客。

12月13日至20日,新京报记者数次前往首都T2航站楼,京BU19××、京BT19××等车辆均直接在乘客上客区域候客,每晚8时左右出现,凌晨2时乘客减少后离开。

从首都机场T2航站楼到丰台区蒲黄榆地铁站不到40公里,按照出租车计价器收费标准计算,整个行程不到150元。

12月20日晚7时,首都机场T2航站楼,车牌号为京BU19××的出租车依然没有排队候客,而是停在候客区一旁,司机直接下车揽客。一旁的调度员此刻在安排其他出租车进站候客,完全没有理会这辆“特权车”。

十分钟后,这名司机在询问了几个乘客的乘车方向后,依然没走。记者上前询问,表示要前往蒲黄榆地铁站,司机立即示意记者上车。

“260元,不讲价”,在车上,司机开出一口价。“票可以给你打,两个人260元”。

这辆外表9成新的出租车上,监督卡、计价器没有在使用状态。路上,司机从车辆中控下方储物盒里拿出一个黑色的电子设备,连上电源后,司机询问“你是要一张还是两张(发票),这一张最高能打2000元”。

为何不用车上计价器打票?记者提出质疑。

“我们上班都买这个,你们需要报销,这个用起来也方便”,司机解释,这套手持的设备叫做“移动打票机”,600元可以买到。里面设置了正规出租车公司500多辆车车牌号,打印时,车牌号也会被随机印在发票上。

说话间,司机启动了“移动打票机”,顺势拿出一张未被打印过的发票塞进机器内,并称“我给你打217元,打两张”。根据司机的描述,这种打票机可以任意调时间,程序会自动计算乘车价格。

不仅价格可以随意调,两张发票的车牌也各异。分别为车牌号为京BS86××和京BR11××,通过查询,这两个车牌分别对应北京两家大型出租车公司,与记者所乘车辆不符。

出租车司机:“月交1200元可插队”

上述几辆“特权”出租车的工作时间大多从晚上开始,工作地点也集中在首都机场T2航站楼。谈起在机场拉客的生意,一“特权”司机自称非常满意。

根据“特权”司机所述,首都机场每天客流量巨大,晚上8时左右更是高峰期。如果按照正常的程序,出租车进入机场拉客,需要在机场调度站进行排队取号,通过调度员的安排进站并停靠在指定候客区,但也有司机不用排队。

“一个月交1200元,交给调度,就是放车的那个人”,“特权”司机自曝自己的拉客经验就是无需排队。

“到了机场你就上,不用排队,好几个人分这笔钱。”“特权”司机透露,他之所以每天如此顺利地在机场插队候客,就是因为要向调度人员缴纳“保护费”。“如果不交钱,那就只有排队。”每天晚高峰,首都机场T2航站楼大约会有800辆出租车前来拉客,按照正常的排队秩序,一般排队需要2到3个小时。

“交钱的是车头,车头直接给调度站的领导说,调度员也做不了主。”“特权司机”还透露说,他们有一个车队,大家会推荐出一个人来作为车头。车头的工作主要负责向调度站缴纳“保护费”,让车队里其他司机拥有插队的特权。

“得熟人引荐,不然你给钱都找不着门。”在机场跑过黑车的司机陈超(化名)介绍,调度站在收取这部分“保护费”时非常隐蔽,只收熟人的钱,对于陌生的司机或者个人都会拒收。

开了14年出租的王鸣伟(化名)也常跑机场,据他所知“特权车”之所以大胆地在机场插队揽客,都得到了场站调度的默许,一旦有执法人员检查,他们也会提前得到消息,躲避查处。根据王鸣伟的描述,特权司机的业务主要集中在T2航站楼出租候客区,交了钱后,不用排队,直接从旁边的匝道入场,通常是团伙运营。

12月22日下午,新京报记者来到首都机场T2航站楼出租车调度站。

记者假扮成要来机场开黑出租的司机。随意在纸上编写了五个出租车牌号码,并将1200元钱卷在纸条内。

当天下午3时左右,记者在T2航站楼调度站内见到一名调度员,称由一位在机场开黑车的老司机推荐,前来交“保护费”,同时递上用纸条裹着的1200元钱。调度员数了数,随后称“我带你去信息室”。

在信息室内,记者见到了调度站站长,面对陌生面孔,调度站站长“摇了摇头”,称不认识推荐人,示意不收这1200元钱。

5分钟后,记者再次来到调度站,找到之前数钱的那位调度员。“他就是一个司机,他让你送钱应该不是给我送。”

调度员带着记者来到出租车排队处,找到调度站副站长。挂着工作牌的副站长第一句话就问:“钱呢?给我看看”。

接过钱后,他看了看记者,问“谁让你来送的”?

一旁的调度员示意副站长说,是“推荐人”让他来送钱的。副站长停顿片刻,仔细打量着记者,拿出手机开启了摄像模式,旁边的调度员接过手机后拍了记者照片。

该副站长收钱后,并未现场承诺给予“插队特权”,记者当场提出将钱退回,这名副站长则说“你不是送钱吗?我肯定收”。记者没能要回钱,随即离开。

昨晚,记者拨通了推荐人电话,推荐人支招称,调度员收取“出租车”保护费时,一般由车头来缴纳,也不会现金交易。“人家(车头)都是统一把钱汇在卡里。”

他还透露,交完钱后车头会给出暗语,如果交了钱,不办事,这笔钱还可以要回来,“对方也怕出事,惹上麻烦”。

对于这种情况,在机场候客的多名出租车司机也印证说,车头交钱给调度站工作人员后,才会告诉司机从哪个调度口上车。

12月22日晚,上述特权司机开着京BU19××的出租车通过首都机场T2航站楼的匝道,他依然没有把车停在候车区指定划线处,而是在一旁插队候客。

2万元可制克隆车 整卷发票150元

根据出租车业内人士爆料,首都机场克隆车和黑出租宰客事件已经持续数年,很多黑车司机会根据出租车公司的车型购买二手车进行改装,加上出租车所配的相应配件,完全克隆出一辆假出租进行运营。

“我此前经常跑机场,现在基本上马路‘巡游’,因为确实抗衡不过,一个车头多的有十几辆车。”这名业内人士称。

“搞个牌子挂上就行,车身随便喷上哪个公司。”有着十几年出租车驾龄的司机李国华(化名)介绍,首都机场拉活的假出租车从外表上来看,根本发现不了端倪,多数假出租车会选择套上一辆正规出租车的车牌。

李国华说,曾经自己的车就被套牌,这给他带来很大麻烦。

“原来北京出租是富康,有黑车就把我车号给克隆了,他是每天早上5点出来,还连着闯红灯,我是夜班,凌晨3点到家,违章时间对不上。”李国华说,他曾自己打听这些假出租,就是花一两万元买来淘汰的旧车运营。

12月23日下午,在丰台区花乡桥二手车交易市场附近,身穿黑色棉衣的孔军(化名)坐在车里,他的这辆车是一辆现代伊兰特旧出租车。车牌已经取下,没有了出租车顶灯,只是从外表上看,出租车外观喷漆还在。

这是孔军第三次将这辆二手出租车进行售卖。在一年前,这辆车被别人买下,用作“克隆车”。一年后,孔军利用低价将这辆车收回,现在准备做这辆车的第三次交易。

“我们专门做这生意”,在与记者的谈话中,孔军说得最多的就是他从事倒卖克隆出租车多年。“这辆伊兰特18000元,整车开走,不送计价器和顶灯”。

“发票150元一卷”,孔军表示,连克隆车用到的发票,他也能搞到。计价器可以加价购买,如果需要顶灯和发票也可以帮忙置办,不过得先交钱,再取货。

发票从哪儿来?孔军透露,他们有自己的渠道,通常这些发票也会从正规的出租车司机和出租车公司获取,再以不等的价格卖出获益。有关发票来源说法也得到了上述“特权司机”的印证。

孔军说,很多人会把二手出租车买去拉活,其中包含了首都机场“克隆车”。“机场那边多了,有一些是从这里买的”,但具体买车人,孔军称不便透露。

根据孔军的介绍,他们长期倒卖二手出租车,每辆车的价格不等,最低的14000元,最高的也不会超过2万元。加上发票和计价器,制定一辆克隆车的价格也就在2万元左右。

中国生活消费标签:首都机场 特权 出租车 交保护费

敬请关注阳光互金,互联网金融防范服务热线 400-006-2252 了解更多互联网金融行业信息,关注微信公众号:yangguanghujin

上一篇:沪超九成餐饮单位可放心食用 "明厨亮灶"将逐步推广
下一篇:告别重度霾 年底前中国再无大范围持续性霾天气


互联网金融风险防患热线
第八届北京空气净化展
第十七届创业项目投资暨连锁加盟展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