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主办:国务院新闻办公室 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站内搜索
2015年1月21日

新闻 消费新闻 权威发布 图文发布

互动 找 装 修 曝 光 台全 民 评

生活 爱心公益 餐饮美食 头号地标

市场 金融理财 汽车要闻 健康乐活

时尚 教育培训 宜居地产 品牌推荐

观点 网金中国 商业观察 对话访谈

总编信箱 人员查验 关于我们

乡关人集思会:进村,是为了那颗乡村的火种

发布时间:2016/12/16 11:50:30  | 来源:中华网 | 作者: | 责任编辑: 凝琛

“乡村的火种”海峡两岸乡村营造交流论坛于2016年11月8日在江苏省昆山市祝甸砖窑文化馆隆重举行。本次活动由昆山旅游度假区管委会与乡关何宿联合主办;乡伴祝甸承办;国际休闲产业协会·休闲乡村专业委员会协办。

活动现场,不仅有来自海峡两岸的经典乡村营造案例分享,还有来自各行各业的精英嘉宾分享他们的回乡之路。

以下是乡关人集思会的现场分享记录

主持人:乡伴东方创始人朱胜萱先生

参与嘉宾:gad杰地设计(杭州)合伙人创作总监孟凡浩先生;乡悦总经理、左驭资本的赵连强先生、上海回向文化发展基金会秘书长莫慧琴女士、中航庐山归宗灿村村长胡少先生;隐客谷联合创始人杨柯先生

乡伴东方创始人

朱胜萱

我请到台上的5位嘉宾,没有一位是做民宿的,但是,他们都跟乡村有着最紧密的连接。

孟老师原来是做豪宅,大家知道绿地各种各样的豪宅都由他做。为什么请他来呢?原因是他进入了乡村,做了很多大家耳熟能详的作品,像隐居一部分高端的项目,还有野马岭的项目,包括现在的“古村保护基金”也是从他们那儿发起。

而莫老师,她一直是乡村的观察者,很多场活动莫老师都有到场,相信莫老师有她自己的见解。胡村长是一个典型的土豪开发商,大家都知道中航央企,广告随处可见。但是他在庐山脚下做了一个新的集群。

其实像这样的人台下还有很多,但是我请他们上来,是因为他们每个人的背景都不一样。所以我想请各位花5分钟的时间讲讲你们与乡村的关联。

gad杰地设计(杭州)合伙人创作总监

孟凡浩先生

非常偶然的机会,让我从一个做城市营造的建筑师转而进入了乡村实践。可能也就短短两年的时间,但是在这两年中,恰恰是利用了原来在城市的经历,使得我能够更加客观地看待乡村的表象性。

因为目前中国传统乡村的再生也好、活化也好、复兴也好,其实并不能完全通过民宿产业、乡村旅游这唯一的一条线来带动。因为在整个乡村空心化的表象之上,我们应该寻求怎样再度让它激活。最少不了的就是农村当中真正的原住民。我们建筑的乡村与他们是否产生密切的关系?对他们的生活有没有改善?其实这些是更高的高度上谈乡村的问题,仅仅是通过一些城市资本进入到乡村当中,你再消费一些乡村的资源,是不够的。

今天第一次来到祝家甸,看了以后很有感触,其实乡村需要大量的像朱胜萱先生所提出的PD概念的引入,PD其实是一个整合的平台,为愿意给乡村带来活力的有志之士提供最对口的发展渠道。这个平台我个人觉得它不仅仅是在乡村旅游的推荐或者是招商,它是高出这一层面的。现在乡村当中的农民、真正的村民由于文化的断层,他们对于我们无论是建筑也好,或者是情怀也好,对乡村传统村落当中的理解都是完全断层的,因此,这个平台是助推于修复这种断层并且在实践一种资源的分享之道。

我在富阳给40多户农民做了一批农民房。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认为好的位置,他们觉得是不好的。比如,昨天我到工地还遇到特别搞笑的事,就是种树。我们做了景观希望有一些大树和白墙灰瓦能产生关系。但是绿化施工的人说农民不让我们种树,这些村民守着自己家门口十米的范围内说你不能在我这儿种树,遮挡了我们的窗户。而在我们城市来说,经常投诉车库灯光刺眼,你一定要种一棵大树。

其实,很多地方我们没有换位思考,所以我在现场跟他们沟通。他们现在已经不是传统村落里的村民,他们的思想观念都是需要我们去引导的。由专业人士传导给这些村民们,使得他们的审美以及对于传统文化的自信先建立起来,这样我们设计、建筑以及所有的规划,才能够有一个适合的土壤。否则大家对话的平台基本上不在一个频道上。

乡悦总经理、左驭资本

赵连强

左驭资本今年设立了第一个古村落的保护基金,基金规模20亿。其实资本和乡村结合,我们是最早来做的,因为乡村的旅游开发,它的整个周期是比较长,而且从整个回报率的角度上来讲,不像其他的互联网、VR行业那样性感和收益率高,但是为什么发起这一基金呢?我们觉得在中国,整个旅游的供给方面其实是非常不足的,我们跑过国内很多旅游景区,发现这些旅游景区可能风景非常美,但是你去旅游整个体验并不是特别好。

我们在对整个旅游行业梳理以后,觉得旅游行业在未来更多的是朝着休闲旅游、周边周末的亲子、教育、养生、体育等这些结合的行业。农村是所有的这些业态相结合的很好的落脚点。

因为在中国,大部分人可能都是从农村出来,或者是有一种农村的情怀在里面。到周末或者是小的节假日大家希望去农村里住一段时间,或者是体验农民的生活。那这种回归农村、回归原生态的理念,其实是现在旅游发展非常重要的方向,所以,我们就发起设立了这一基金。

当然基金主要还是以政府引导为主,因为民间资本进入这种基金难度还是比较大一些。中间我们依靠了自己的一些资源引入了民间资本,包括一些上市公司、旅游智慧景区以及民宿公司的参与。公司以浙江地区为主,我们希望覆盖浙江所有的农村,然后开拓新型旅游方向。今天的名字非常好,就是“火种”,我说句大话,我们代表资本希望参与到整个乡村升级改造的这一大行业趋势上来,希望通过我们资本的力量来为“火种”增加一些资源。

上海回向文化发展基金会秘书长

莫慧琴

其实我是乡村的关注者,也是参与者,我一直在观察是否能把更多的资源与乡村结合。我本人一直做金融,但是同时也有这样的文化基金会参与运营。也有机会参与了朱老师的“PD计划”。“PD计划”我有幸参与执行。

三十年的改革开放是城市发展,我也是城市发展的受益人。从学校毕业一直做金融、做证券,在上海生活,那其实对乡村的关注角度是不一样的。

从专业知识上来讲,朱老师说参与了前二十年、三十年改造时,作为专业设计师在城市做改造,确实这种改造又带着很多无奈,这也是朱老师经常会谈到的问题。但是到了乡村,一定要有所保留,那怎样去保留?是保留它的业态?保留它的文化?还有一种其实是改造的过程中,文化、教育很多是被接受稀释的,但是乡村里原生态的东西,让村民怎样达成共识,改善环境,让文化更接地气。

在这个过程中,以怎样的田园梦想来与当地的村民做一个连接互动,我们的田园梦想不是只是都市人的梦想,和乡村本身的梦想要去结合。这个问题我希望在思考实践中落地,计家墩也是PD计划的实施地。实际上现在在整个“乡伴”的项目上,都可以把“PD计划”落实。在这个过程中,确实需要大家共同参与,因为它不是马上会有回报、会有商业价值呈现的过程。乡村当中依然需要寻找到更接地气的、更愿意实施田园梦想计划的人。

中航庐山归宗灿村村长

胡少

两年前,我去到庐山归宗,周围人都非常同情我,说“你去到那么偏僻的地方你能干什么?”两年后,我发了一些我生活的照片,他们非常羡慕我。他们觉得我就是那种有诗和远方的人。

这个地方很神奇,过去有很多的历史和传奇,但是对于我们团队来说,想做这样一个项目最早并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就像我们老板那样的资深人士都不知道该怎样做。当我们不知道怎样做的时候,我们不能闲着,我们可以做一些发现性的工作。比如说请南昌大学把我们项目里面的文化梳理一下,哪些可利用,哪些可保护。然后请江西农业大学对我们所有的古树做了体检,这些古树应该怎样保护,未来有没有实施的空间?之后请一个老师做了民意调查,江西这个地方本来历史文化非常深厚。还有一位是美国南加州大学的马老师,他来到这个地方是做“创计划”,把农业、文化、自然的东西结合在一起,做成传统与现代、自然结合的东西。正好我们的项目处于现代、文化、自然、农业这当中,我们希望把这样一个普通的村落改成“灿村”的村落,所以后来我就成了灿村的村长。

这些慢慢向前推进的过程中,发现有很多资源到这儿落地,比如说日本集团的酒店,它的要求非常高,需要具有全球唯一性。虽然灿村很美,但是我还不知道哪里有全球唯一性。所以那天下雨,我们一起登到山上的瀑布,他就说这就是唯一性,因为当天瀑布水特别大,然后云雾缭绕他觉得是很好的山水画,他觉得可以成立一个最好的酒店。

当我们把故事讲给当地人听,当地人其实并不觉得这个地方特别美。我告诉他们在外界眼里这里非常好的时候,他们都自豪。所以问当地人你对庐山的感觉是什么?他说就是一个旅游的地方,我不知道多么好。我就告诉他这是多么美的地方,后来朱老师来了,更多的资源开始来到了这里。

我们也举办了系列活动,朱老师都参与其中,其实这是把传统的文化内容与农业的内容重新回归到农村里面,只是更适合现代人的视角去看。我后来发现,灿村在业界有了比较大的影响力了。我很自豪灿村成为地标。

中航在做这一项目时,其实是在打造一个平台。在这过程中,是在打造城市人和乡村人一起生活的空间,打破城乡二元对立的局面,让城里人也好、乡村人也好,一起参与到生产生活中去,未来会以这样一个平台呈现给大家。

现在很多的房地产公司都不理解我们这一项目,他们已经习惯了短平快的方式。很多人问“你的商业模式是什么,未来怎样实现盈利?”在这里,我们有一个未来发展的想法,就是未来我们可能会形成一系列的品牌,它会给我产生好的经营效率,未来我的房子也会出售,只不过我是采取定制的方式销售。这与平常房地产模式都不一样,所以希望大家有时间去到归宗灿村看看。

隐客谷联合创始人

杨柯

刚才我听朱老师演讲的时候,他提到人家问他为什么做这个,为什么做那个,他说很多事情没人做,所以他就不得不做。从他的语气我听到了一种孤寂感。但是我想我们来了大家就可以一起改变这个局面。

我是广告行业出身,我们几个创始人都有在国外生活的经历在国外我们喜欢到处去玩。玩的过程中发现旅游不是住哪个地方、看哪个地方,而是感受各种各样地方的体验,这个体验是多方面的,有饮食的、有文化的,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就是活动、玩乐的。其实很多时候大家容易看到文化的、餐饮的、住宿的东西,但是往往忽略了一些人的东西。

有时候我们开玩笑说,我们是在为我们的子女辈做事情,我们的子女是90后的,那我们的团队也是90后的,其实我们就说我们想为他们做一点事情。所以我们才会专注在活动配套。

怎样在乡村民宿的聚集地提供活动配套服务?怎样建立一些活动基地?这些活动基地不光是传统意义上的,比如说我们看的国家旅游局的指导的文件上讲提到发展乡村旅游活动的部分,但是人们提到的活动往往就是农家乐、渔家乐,然后是餐饮或者是手工艺,或者是一些零售体验,我觉得这不仅仅是活动的部分,如果我们只是看到这一块,未来乡村旅游会变得一模一样。

就像我们在北京的南锣鼓巷看到的东西,其实和上海的七宝老街相差无几,所以我们希望在乡村里面开发各种各样的新的创意型活动,而这些活动有些是从传统的意义上面引申过来,有些是从国外引入,比如像独木舟、滑草等,我们在安吉做了很多的探索,发现有一些活动非常受欢迎,无论是当地人还是游客,尤其是年轻人。我们觉得年轻人的进入会带活乡村。有老人的地方不缺怀旧,有年轻人的地方总是不缺乏活力和疯狂。

乡村不仅仅是一个零售的体验,它更应该打开了空间,让我们有更多活动的设计,让更多的年轻人到这里疯狂。但是前提是不破坏乡村自然的风光、自然环境。

中国生活消费标签:乡关

敬请关注阳光互金,互联网金融防范服务热线 400-006-2252 了解更多互联网金融行业信息,关注微信公众号:yangguanghujin

行业动态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登载此文,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新闻纠错或爆料请发信至:chinaxiaofei2013@126.com信箱。

上一篇:盘点2016年最成功的全球单品
下一篇:没空陪父母不知如何表孝心?其实你可以这样做


互联网金融风险防患热线
第八届北京空气净化展
第十七届创业项目投资暨连锁加盟展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