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宜宾,有种午饭叫稍午,有种掩饰叫伯(不)存在,有种失望叫哦豁,有种自信叫幺不倒台……”网络上,四川各地方言体以“有种……叫……”的形式广为流传,宜宾话也不例外。近日,一本名为《四川方言词典》的工具书一时爆红,作为四川的特色方言,宜宾话也光荣上榜,引起小伙伴热议。

不知“叶儿粑”发音 眉山妹子只好指给老板

宜宾话隶属于四川话,在语法和发音上与四川其他地区大致相同,尤其和泸州话相近。作为灌赤片方言,其特殊处是保留了古汉语中的声调中的入声,如“吃”、“日”、“得”等字的发音,这使得宜宾方言明显地与四川话中无入声的成渝片区分开,让听不懂本地方言的外地人“吃害了”。

对于这一点,宜宾学院大三的罗薇很有体会。罗薇是地道的眉山妹子,刚到宜宾时,就因语言差异有些不适应。

“室友是宜宾人,每次吃饭她们总是说‘彻饭不’,我听了很多遍才知道啥意思。”罗薇说,自己一直不知道宜宾小吃“叶儿粑”的宜宾发音,但是所以每次她买叶儿粑都只是指给卖家,“我要买这个。”

本地乐队方言说唱 有人点赞有人拍砖

“水东门的坎坎上,夜啤酒的摊摊旁,围了一群街娃儿和烂帐……”这是宜宾本土乐队“衣湿”的歌曲——《打群架》里的歌词。目前,这支乐队长期在广州驻唱,他们最大的特点就是用宜宾方言演唱作品,《打群架》歌词涵盖宜宾地名和土话,让人忍俊不禁。此外,他们还将很多歌曲改编成了“宜宾方言版”。

许多宜宾网友听了之后赞叹衣湿有才,但有人也认为衣湿把许多“高大上”的歌改得“矮穷挫”,这既毁了歌曲,也毁了宜宾话。

而宜宾学院副教授罗红昌认为,方言是一个地域的符号,是一种特有的地方特色。保留方言可以为后代研究语言的发展和变化留下一份有价值的研究资料。

教你说宜宾话

出脱——完了,坏了,砸了,半途而废

矮屎塔爬——形容人的身高矮

按不按——偶尔、有时候

按起切/按过切——跑过去、朝什么什么地方去

敖斗犟——形容人的脾气很拧,非常坚持自己的立场原则

巴之链欠——很粘的样子

鼻达龙——流着并不时地吸着鼻涕的人

闭迷活眼——疲倦,眼睛睁不开,想睡觉的样子

饼蹦十八震——形容弄出了很大的声响

不怕得/把得——为让人消除疑虑而说的话

不认黄喽——什么都不管了,什么都不顾了

不虚你/不捞你——不怕你

华西城市读本实习记者李幸 实习生 田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