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最贵”挂号费高达1200元 是否合理尚存在争议

“感谢浦东国际医学中心为上海专家医生开出了一个合理的门诊价格(1200元)”日前,上海一民营医院院长宋冬雷在微博上的一番话,引起热议。据报道,上海国际医学中心近日正式试营业,其高端医疗服务的挂号费数倍于公立三甲,最高一档暂定为1200元。“昂贵”挂号费究竟合理与否,人们对此看法不一。

正方:高挂号费有“鲶鱼”效应

相比公立医院最贵的专家号也不过几十元,单次挂号费最高1200元,被定位为“高端医疗试验”并不夸张。正如餐馆酒店会分出各种档次和星级,以服务不同需求人群一样,医疗服务虽有其特殊性,但同样也可以有需求分层。

事实上,医疗服务的关键在于人员,从“高端医疗试验”的人才团队来源来看,主要将由两部分组成:市场招聘的有经验医务人员和8家公立三甲医院的多点执业医师,比例约各占50%。既然50%来自多点执业的公立医院医师,高端医疗服务并没有完全占去医疗人才资源。但是,同一位医生在不同的地点执业,挂号诊疗费差距如此之大,或多或少暴露出现有医疗体系对医疗服务价值的低估与扭曲。而优质的医疗人才,会否更多地流向更能体现其价值的高端医疗服务领域,也是个疑问。

当然,最高1200元的挂号费,究竟有没有人愿意为此埋单,仍需市场检验。但当高端医疗服务这条“鲶鱼”真的来搅局的时候,原有的医疗服务体系,扭曲的医疗服务价值,是否已经准备好了应对之策,更需未雨绸缪。□武洁(医生)

反方:高端医疗当划清公私界限

众所周知,目前我国挂号费收费标准比较低,远低于市场价值,处于亏损状态,不能体现医务工作者的专业技术价值,在一定程度上挫伤了医务工作者的积极性和激情。开放高端医疗服务,有助于高技术的医务工作者实现自己的专业技术价值,获得更多的经济回报,这大概是广大医务工作者支持高端医疗服务的主要原因所在。

按照发达国家走过的路,要满足不同消费群体的需求,开放高端医疗服务是唯一的选择,将中高收入人群分流到高端医疗上,减轻低端医疗资源紧缺的压力,也能够减轻公共医疗经费的支出,特别是减少医保在富人群体上的支出。从这个角度说,发展高端医疗是医疗卫生体制改革的必然方向,上海率先吃螃蟹,启动高端医疗,应当给予肯定。

但是,按照国际经验,高端医疗服务完全交由市场运作,由民营医疗机构承担高端医疗服务功能,与廉价的低端医疗品质的公办医疗资源有着明确的界限区别。而从上海启动的高端医疗情况来看,存在公私界限不清晰的倾向,影响了公立医院的公平性和医疗资源均等化。

承担高端医疗服务的民营医疗机构,虽然资本实现了民营化,但是医疗资源并没有实现民营化,高端医疗机构的医务工作者来源,除了从社会上独立招聘之外,很大一部分来自尚未离开公立医院体制的多点执业的医务工作者。这就很容易让一些在高端医疗机构兼职的公办医院的医务工作者在逐利本质之下,将患者推荐或者诱导到收费标准更高的高端医疗机构中接受治疗,从而拉高医疗费用。

一言蔽之,发展高端医疗必须坚持市场化方向,一定要划清公私界限,不能公私不分。既要规范公办医院医生在高端医疗机构自由执业行为,也要限制和规范公办医院的高技术医生大规模向高端医疗机构流动趋势,还要将高端医疗服务和民营资本从公办医院中彻底剥离出来。□何勇(职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