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明清早起床,喝下一瓶‘营养抉线’去上学,课间吃了一包‘小完熊’当零食。放学回家后,妈妈正用‘周住牌’洗衣粉洗衣服,爸爸‘泸州老酒’喝得津津有味。没人做饭,小明只好泡了包‘康帅傅’,喝下‘白事可乐’……”近日,这样一条调侃傍名牌“山寨货”的微博在网络上广为流传,网友纷纷感慨“山寨”产品可谓“乱花渐欲迷人眼”,一个不留神,就会买到令人啼笑皆非的“山寨货”。针对“山寨货”傍名牌的状况,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日前决定,在全国范围内开展打击“傍名牌”专项执法行动。

鱼目混珠难分辨

家住陕西西安市的姚雪就曾经买到过这种“山寨货”。今年过年,一家人正在电视机前嗑瓜子,细心的妈妈发现桌上的并不是常吃的“洽洽”牌瓜子,而是“治治”牌。

“这么细微的笔画差别,买的时候很难注意到。真担心这种产品质量不过关,会对身体造成伤害。”姚雪说。

“商标的主要功能在于识别商品和服务,因此近似的商标不能使用在近似的商品或服务上。”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所所长来小鹏教授在接受本报采访中表示,傍名牌现象不仅扰乱正常的市场秩序,损害原权利人的知识产权,也损害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因此必须从法律的角度进行规制。

“李鬼”竟有身份证

虽然很多“山寨货”的确是小作坊的三无产品,但并不是所有“山寨货”都是躲躲藏藏的“小偷”,其中有一些竟大大方方地存在着。

在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主办的“中国商标网”上,输入“治治”后,笔者发现,申请人为“万云松”的“治治”商标专用权期限有效期一直到2019年10月27日,注册类别中包括“加工过的瓜子”。除“治治”以外,“脉劫”(正品为“脉动”)、“云碧”(正品为“雪碧”,见题图)等也都在工商局进行了注册。而“周住”(正品为“雕牌”)、“营养抉线”(正品为“营养快线”)等均进行过申请,但目前商标已无效。

“在商标申请注册的过程中,对于一个商标是否仿冒了名牌,违反了有关法律,每个商评委对商标都有不同的评判标准,确实会存在一个模糊地带。”中国知识产权律师网首席律师徐新明认为,在目前相关商标法律不很健全的情况下,假名牌很容易钻法律法规的空子。

协同打好监管战

其实,我国《反不正当竞争法》明确规定,擅自使用知名商品特有的或近似的名称和包装装潢,使购买人误认为这是知名商品的行为属于不正当竞争,有关经营者须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但为什么仍有“李鬼”品牌在市场泛滥,甚至通过了国家的注册登记?

据了解,“山寨货”的主要市场多为小城镇、边远农村地区,监管触角鲜有触及,甚至有不少地方管理部门采取了颇为暧昧的态度。

“山寨品牌可以给地方经济带来快速而可观的收益,管理部门对山寨产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多年关注这一现象的四川外国语学院教授刘国强说:“这类产品在商标注册时很少受阻,甚至还得到地方上某种程度的变相鼓励。应当追究相关职能部门监管缺失的责任。”

来小鹏认为,除了法规与管理制度亟待完善外,企业自身也应当树立维权意识。来小鹏说:“从根本上消除‘山寨货’,还有赖于全民知识产权意识提高、法律体系完善和执法力度的加强。我们必须做好与‘山寨货’打‘持久战’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