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2013年央企上市公司年报的陆续披露,央企员工薪酬水平浮出水面。近期,央企员工的薪酬福利引起社会关注。

旱涝保高收的央企薪酬

记者查阅已披露的2013年央企年报发现,央企员工的年薪普遍超过10万元,公司高管年薪更为可观,30万元以上的比比皆是。

翻阅央企的年度成绩单,记者发现,不少央企员工的高额薪酬与企业经营状况并不相符。一些央企虽然常年亏损,但员工薪酬旱涝保收。中海集运2013年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实现主营业务收入343.4亿元,全年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额高达26.46亿元,同比下降606.25%。而当期职工薪酬计提数额为19.86亿元,员工人数为5003人,平均年薪高达39.7万元。

就连即将面临退市的央企*ST长油,员工平均年薪也超过10万元。*ST长油2013年年报披露,*ST长油2013年应付职工薪酬本年增加总额为4.3亿元,员工总数为3169人,平均年薪达到13.9万元。如此看来,央企是“再怎么亏都不能亏员工”。

高管年薪更不在话下。上述巨亏26亿元的中海集运,其执行董事张国发2013年薪酬69万元,执行董事、董事长李绍德79万元。地产、银行等央企高管的薪酬更过百万,如保利地产董事长宋广菊2013年度税前薪酬为118.63万元。

除年报所披露的“账面数字”外,不少网友认为,央企员工不少隐性福利并不直接在年报的薪酬类目下列支。如中远集团就曾被审计署通报,2007年至2010年7月,中远集团本部和所属企业使用虚假发票分别套取资金97.9万元和1689.18万元,用于发放职工奖金,补贴。

部分“央企好年薪”雾里看花

然而,这些公众眼中的“央企好年薪”,有些也只是雾里看花。

某航运央企的一名财务人员告诉记者,“年报上披露的员工薪酬其实并不是我们最终能拿到的工资,因为社保缴存比例较高,比如每个月我们都缴存高额养老金,但并不见得我们退休拿的钱比别人多,这一部分钱进入社会统筹的大盘子里,但却以员工薪酬的形式体现在年报上。”

另有中石油系统的员工向记者抱怨:“我们是几个人当一个人算啊!”记者了解到,在石油化工、电信等行业,存在大量“体制外”员工,而这些临时工并没有纳入员工总数。

国资委研究中心企业部部长王志刚曾公开强调,央企高管的“天价年薪”只是一个披露的数字,但实际中他们拿不拿得到是另一回事。高管实际拿到手的都是国资委核定的薪酬,在上市公司的收入一般会用于企业慈善,员工奖励等,“变换一种形式来用于企业发展”。

中石化董事长傅成玉也曾表示,他在担任中海油董事长期间的9000万元年薪由公司会计集体管理,自己一分钱都没拿到。

央企需要职业经理人

专家认为,央企员工的薪酬之争症结在于其地位的特殊性及市场地位的模糊性。

一来,央企或坐拥垄断资源,或有财政撑腰,用公共资源获取的高额利润,不能确切反映员工及高管的经营能力;二来,央企员工特别是央企高管的身份问题尚未能明晰,如果是公务员性质,就按公务员的方式提供薪酬和福利;如果是职业经理人,就按市场的价格来发薪酬,但显然央企高管的身份还处于含混不清的灰色地带,怎么发都无法完全服众。

此外,不同央企的市场化程度不同,其所面临的市场风险也不同。若以市场风险为标准,可将央企分为两大类:一是承担市场风险的企业,其需求量、需求价格都处于不断变化之中。如宝钢,中粮,中国化工等。二是不承担市场风险的企业,它们所面对的市场是确定的,价格固定,需求量可以比较准确地预测,企业所做的事情就是利用好现有的生产能力来满足市场需要,如国家电网。

对此,国务院国资委研究中心许保利曾撰文表示,对因不确定性而承担风险的企业,在确定高管人员薪酬时,绩效薪酬考虑的是经营业绩。对于市场确定的企业,高管人员做的就是生产管理工作,其绩效薪酬不宜太高。

而在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确立的新一轮国企改革中,建立职业经理人制度成为区别于以往国企改革的重要特色,朝着这一方向探索前进,切实落实“业绩上,薪酬升”,“业绩下,薪酬降”的市场化标准,或将成为解决央企高管薪酬乱象的关键之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