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城市建设过程中的规划不公开、欠论证,以及“一任以市长一张蓝图”等现象,影响的是一个城市整体性的稳定感和对高质量建筑的心理需求,其负面影响其实远大于某个单一建筑的“偷工减料”。

4日,浙江奉化一幢只有20年历史的居民楼如麻将般突然倒塌。而同时引起注意的,是上世纪80年代后,我国各地城市化建设提速,大批楼房密集建成。如今,许多楼房的建设年龄已经陆续达到20年、30年。有人担忧,一些城市良莠不齐的建筑进入“质量报复周期”。(4月6日新华网)

一如专家所言,改革开放后,为了民众住的问题,很多地方确实建造了一批快餐式的房子。由于规范标准体系滞后、技术和资金上不足等原因,这些建筑在质量上都存在着不同程度的安全隐患。这或是当前一些“80后、90后”建筑安全问题多发的一个重要历史背景。随着城市化的推进,这些“老”房子一部分已经被更替,但对于那些仍保留的房子来说,如何延续它们的使用价值,确保居民的住房安全,显然不能完全等待靠新房去替换,诸如推行“强制验楼计划”等保护措施,当尽快提上议事日程。

然而,“80、90后”等房屋的安全问题必须引起重视,目前正在建设中的房屋安全是否达标,恐怕也当予以即时化的关注。现实中,新建住房的质量问题也不少见,诸如“楼脆脆”、“楼歪歪”等就是典型代表。与上世纪末的快餐建筑相比,目前相关建筑标准与施工技术都有了明显提升,但一个共性问题并没有多大改观,甚至可能进一步加剧,那就是建筑的速度问题。并非说,城市的变迁越快,建筑质量就一定越差,而是说在快速推进的城市化过程中,建筑的速度与质量之间如何确保平衡,必须加以重视。

审视我们当前的房屋质量,显然不仅要解决一些存量房屋的安全问题,更要有长远之计——如何打造我们的“百年建筑”。应该说,单从建筑技术与标准来看,这并不难,关键还是监管水平与质量的问题。一些问题建筑,多有招标乱象、监理不规范、建筑商资质不均等身影,都与监管不到位有重要关系。就此而言,相关部门如何提升监管质量,杜绝建筑行业中的猫腻与虚假泡沫,已然是重要考验。

除此之外,城市发展规划上的科学与稳定性,也与房屋质量有着不可忽视的潜在关联。不难理解的是,如果一个地区和城市的规划往往是“朝定夕改”,无疑将影响到建筑方乃至监管方的“责任心理”,因为如果“百年建筑”在现实中无存在的可能,谁还会有动力去努力打造“百年建筑”?可以说,目前城市建设过程中的规划不公开、欠论证,以及“一任以市长一张蓝图”等现象,影响的是一个城市整体性的稳定感和对高质量建筑的心理需求,其负面影响其实远大于某个单一建筑的“偷工减料”,而是助长了“快餐建筑”的大氛围。

鉴于历史与现实的双重原因,当前之于建筑安全的问题,历史与未来两个角度都需要兼顾,甚至主要考量要放在未来之上。因为,随着城市化的继续推进,一部分“老房子”终将被更替,所以我们面对的更大的问题是,如何不重蹈“快餐建筑”的覆辙,我们正在成形的建筑,如何能够真正承受“百年建筑”的期待?它事关安全,更攸关整个城市发展的质量与品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