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舒珊卫生巾大陆变身记:产品获奖早于公司成立2年

舒珊卫生巾大陆变身记:抽检荧光增白剂含量最高 产品获奖早于公司成立2年

“舒珊”牌卫生巾对外宣称“无荧光剂”、“世界上第一片获得日内瓦发明金奖的卫生巾”和具备“远红外暖宫技术”,其高昂的价格更是被外界戏谑为“卫生巾中的爱马仕”。

时代周报记者 彭岩锋 特约记者 冯梓莹 发自广州

舒爽生化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舒爽生化”),在台湾本地本只是一家名不见经传的生化技术公司,来到大陆之后却在一番包装营销之后,摇身一变成为备受消费者追捧的高科技企业。旗下的“舒珊”牌卫生巾的售价更是高出普通卫生巾品牌3倍之多。

“舒珊”牌卫生巾对外宣称“无荧光剂”、“世界上第一片获得日内瓦发明金奖的卫生巾”和具备“远红外暖宫技术”,其高昂的价格更是被外界戏谑为“卫生巾中的爱马仕”。

4月1日,媒体曝出号称“绝无荧光增白剂”的台湾舒珊卫生巾荧光增白剂含量高达386mg/kg,在抽检的10个品牌中,含量最高。当天,中国造纸协会生活用纸专业委员会(下称“生活用纸委员会”)在生活用纸信息网上发文指责媒体报道“不够严谨和科学”,而时代周报记者却发现舒珊的OEM贴牌加工商佛山佩安婷卫生用品实业有限公司(下称“佩安婷”)正是该生活用纸专业委员会的资深会员。

“一直以来的检测结果显示,均表示我们生产的产品没有任何问题。我们对媒体公布的结果表示质疑。”4月8日,佩安婷内务经理徐小姐小姐告诉时代周报。但对于其他信息,对方一律未有透露,并拒绝接受采访。

大陆华丽变身 价格高出普通品牌3倍

舒珊卫生巾的售价远高于市面同类产品,一般卫生巾品牌售价在10-20元一包,而舒珊主打的第三代卫生巾的售价则是其他品牌价格的3-4倍。

4月1日,媒体曝光当天,舒珊卫生巾官方微博“台湾舒珊 Susen”发出长微博回应,质疑媒体检测结果并公布了7份SGS通标标准技术服务(上海)有限公司检测中心在去年4月和9月对其7款卫生巾用品的检测报告,称各款产品无可迁移性荧光物。

据当事记者对时代周报透露,由于SGS检测中心从来不接受媒体送检,所以才选择其他第三方机构进行检测,此次接受委托检验的监测中心也得到了官方资质认证。而在次日,舒珊官微继续发布了长微博追问媒体检测报告真实性。

根据中国商标网信息,早在2005年6月舒爽生化已由北京合德知识产权代理有限责任公司代理申请注册了舒珊Susen的内地商标。而实际上舒珊真正进入内地截至现在不过两年时间,其官方微博设立于2012年11月。并且,舒珊只在淘宝和天猫上售卖,并不在超市上架。

在媒体曝光前,舒珊卫生巾早已“声名鹊起”。网络上能够翻查到的最早关于舒珊卫生巾的帖子,发布于2012年9月5日的西祠胡同论坛。而在,2013年7月和8月,微博上又出现过两篇转发量过万的长微博,都点名赞扬过舒珊卫生巾的质量安全,舒珊卫生巾品牌知名度正由此开始蹿升。

当年12月,豆瓣上更是出现了关于8款卫生巾评测的帖子,舒珊因在各个评测标准都领先而被评为最佳,随后该帖在网络被疯转,但同时不少网友质疑其为舒珊的付费软文,“背后定有营销推手”。

直到今年1月9日舒珊官微才首次出现天猫商城促销信息,以“无荧光增白剂”、“远红外暖宫技术”和“日本透气柔棉”为产品最大卖点,转发和评论数量飙升上千。

2013年11月天猫舒珊旗舰店正式上线至今,根据其店面网页信息统计,月销共5万多包卫生巾,产品价格从16到48元不等,由此推算营业额达每月约200万元。

根据天猫上舒珊旗舰店的淘宝网店经营者营业执照信息显示,其公司名称为上海临格营销有限公司,注册资本金为50万元。时代周报记者咨询舒珊客服有关上海临格营销有限公司和舒珊的关系,舒珊客服表示:“上海临格(营销)策划公司,是舒珊指定的全权运营托管天猫舒珊旗舰店的公司。以什么公司名义运营托管,就要在天猫上备案该公司的信息。”她还表示很多知名品牌的网络运营店铺如联想、南极人和帮宝适都采用代运营方法,而非该品牌公司直接经营。

上海临格营销策划有限公司营业执照中显示的经营范围分两大类,包括市场营销策划、企业形象策划和预包装食品、日用百货的批发零售。时代周报记者在临格的官方网站上看到该公司擅长于软文推广,客户包括脑白金、英菲尼迪和日本化妆品牌DHC等,但时代周报记者拨打其官网上提供的多个企业电话却发现均是空号。

获奖早于公司成立时间

实际上,舒珊Susen在台湾名称为“舒爽”卫生棉,是舒爽生化的产品。

根据台湾商工行政资料开放平台资料显示,舒爽生化于2002年3月登记注册,注册资本为2111万元新台币(约435万人民币),产品系列除卫生巾外还包括家庭日用品、保健品和化妆保养品,产品主要通过会员制网上订购或电话订货,不在超市流通,台湾市民在超市商场基本接触不到,对其品牌了解甚少。

舒爽生化主要通过加盟商制度和代理商制度两线发展,要获得加盟商资格需缴纳900元新台币的加盟费和每年500元新台币的服务费并购买点值800以上的产品,加盟商能够拿到其成功卖出的产品对应点值40%的现金回馈。每位加盟商成功推荐3位加盟商新入会则可升级为代理商,代理商每年需缴纳500元新台币服务费且每月则必须要完成至少800点值的责任额,若连续三月未能完成责任额则为被“降级”,扣除责任额以外卖出的产品代理商能够获得对应点值55%的现金回馈,不同层级的代理商点值对应现金回馈不同,如第三级代理商200点值换50元,第八级代理商200点值换200元。

多层次直销在台湾属合法商业行为,由台湾公平交易委员会监管并受《多层次传销管理办法》约束。时代周报记者发现去年5月,舒爽生化就因没有依法定期限向台湾公平交易委员会报备变更公司负责人而被处罚5万元新台币。

舒爽卫生棉一直以2000年获得的瑞士日内瓦国际发明医药生化类金奖为产品技术质量作保证,号称“世界上第一片获得瑞士日内瓦金牌奖的卫生巾”,比台湾官方商工行政资料显示的舒爽公司成立时间2002年还要早,而舒爽方发布的日内瓦金奖奖状模糊不清,无法看清获奖项目和获奖机构名称。

另外,此发明奖的含金量也曾受媒体质疑,指出日内瓦国际发明展缺乏参展资格标准,任何人或厂商只要缴纳报名费即可参加,参展商甚少来自美国和日本等在科技发明领域较为领先的国家和地区,同时其评奖制度也缺乏客观标准,2013年台湾地区参展者获奖率竟达96%,连续四年夺冠。

时代周报记者多次致电并发送采访函至舒爽生化方面,但对方回应称目前不接受任何媒体采访。

生活用纸委员会为“会员”站台

虽然舒珊卫生巾一直以台湾品牌自居,但自其品牌成立以来,所有卫生巾产品均产自佛山,其内地销售的产品均印有“中国制造 台湾监制”字样,实际由佛山佩安婷卫生用品实业有限公司OEM贴牌加工,官方解释为“由于舒珊卫生巾特殊的技术要求,在台湾岛内无法实现生产,故制造工厂设于广东佛山”。

时代周报记者曾致电佩安婷公司内务经理徐小姐咨询有关舒珊和佩安婷合作的关系,徐女士表示对媒体报道内容严重怀疑,但不肯透露更多关于舒珊卫生巾在佩安婷工厂生产流程的信息,而另一名营销中心的工作人员则强调佩安婷只是舒珊的委托加工方而不参与销售环节。

佩安婷成立于1997年,除为多个品牌进行OEM贴牌加工外,它也拥有自己的卫生巾品牌。2008年时,佩安婷的一款夜用网面产品曾因标签(说明书)不合格而被卫生部查处。

舒珊宣称自家卫生巾产品含有天然稀土成分,能够释放远红外线,达到“暖宫化瘀”功效。而台湾地区稀土资源缺乏,主要靠从内地进口。国务院2011年5月发布了《关于促进稀土行业持续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明确要求实施严格的稀土指令性生产计划编制、下达和监管制度,进一步提高稀土出口企业资质标准,加强稀土出口管理,这或许是舒珊长期于佛山贴牌加工的原因。

4月1日,生活用纸委员会出面发文为舒珊澄清,回应指出媒体报道不够严谨和科学,而佩安婷正是此生活用纸专业委员会的会员,国内企业每年需要缴纳1000元会员费。

4月9日,生活用纸委员会工作人员向记者披露称:“入会其实只需填写入会表和提供相关营业执照信息,对会员没有任何具体的注册资本或技术资质要求,佩安婷公司是我们的资深会员。”

生活用纸专业委员会的回应说明文中还提及欧洲和美国对荧光增白剂的广泛研究表明得出荧光增白剂对人体及环境均没有负面影响的结论。这一结论又与一直宣称荧光增白剂会导致人体免疫力下降和增加癌症风险等健康威胁的舒珊相左。

时代周报记者4月9日致电佛山质监局,其一名田姓部门负责人表示,对卫生巾厂家的日常抽查只会检验细菌含量、棉料质量等基本项目,不会就荧光剂或稀土成分卖点进行检验,但他强调一般女性卫生巾不需要用到稀土成分,实际作用难以核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