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孩子喝口奶咋就这么贵 高价还能“挺多久”?

 

再过一个月,王锐的女儿就满一周岁了。因为没有母乳,从孩子出生起王锐就在为奶粉的事情发愁。

“国外代购还是国内自购?”王锐发现自己和成千上万个中国妈妈一样,遇到了一道选择难题。

孩子出生前,王锐托人从日本买回4罐有口碑的配方奶粉,该款奶粉折合人民币不到130元/罐。但远水解不了近渴,因为托人代购不便,她决定在国内市场看看。

在当地超市里了解了一番后,她发现中端品牌的奶粉,国产的和进口的价格相差不大,都在200元左右。而进口高端品牌奶粉的价格已接近400元/罐,国产的也都超过了300元/罐。

为什么孩子喝的奶粉会这么贵?

“中国的奶粉价格全世界最高。”广东奶业协会顾问王丁棉在两年前对全世界30个国家的900克罐装奶粉价格做过了比较,得出的结果是:折合人民币,除了澳大利亚的平均价格达到160元,其他国家都在110元~130元之间,而我国是在240元~250元之间。

而德国第一大奶粉品牌喜宝董事长Stefan Hipp也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中国的确已经成为全球奶粉价格最高的国家。”

对此,中国奶业协会乳品工业专业委员会委员雷永军表示:“2008年发生三聚氰胺事件后,国内奶粉的价格就不断攀升。”2008年以前,国内市场奶粉的主流价格在140元~160元左右,而目前主流价格已达到250元左右,涨幅超过60%。

记者了解到,生产一罐婴幼儿配方奶粉,乳清粉、奶粉是主要原料,此外,还要添加国家婴幼儿配方食品标准中规定的各种维生素、矿物质等。

国内一家知名乳企负责人向记者透露,以市场终端定价在250多元的一段婴幼儿配方奶粉为例,实际出厂价格一般在130元~140元之间。其中生产成本最多不超过50元,包括奶粉的原材料、生产人员工资、设备折旧、产品检测等。此外,还有管理费用、广告宣传费用及税费等,扣除这些,企业的净利润约为10%~15%。

虽然我国近年来出现奶源紧张的现象,但专家认为,“奶荒”对婴幼儿奶粉的原料价格影响并不大。

添加营养物质,价格是否就该略胜一筹

在业内人士看来,奶粉从“出厂”到“上架”的过程中,花在渠道上的费用过高。

王丁棉指出,国内市场的层层分销就能让奶粉的价格翻倍。从各区域总代理到各省、市总经销,再到零售商,因为涉及到销售返点,几乎每一层渠道商都要在奶粉里赚10%~15%的利润,而为了摆上实体店的货架,企业还要花一笔不小的费用。

“我们的品牌在国外进店时基本上不用给进场费,但是在国内商场超市就不行。”一位荷兰奶粉的销售人员告诉记者,商场超市会根据企业的销售规划列出货架费、展销费、广告费等等,这些进场费就占了终端零售价格的30%。”

雷永军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因为销售模式不同,企业要花的“进场”费也不同。国外品牌因为在市场上更受欢迎,所花的渠道费远不及国内企业多,其净利润也比国内品牌高。

除了渠道费外,奶粉里添加的各类营养成分,也让奶粉“身价倍增”。

中国青年报记者调查发现,由于配方不同,目前各品牌中高端系列和中低端系列的价格能拉开近百元的差距。

在北京的一家超市中,某国内品牌货架前的销售人员告诉记者,高端系列的配方中添加了更多的营养成分,还有更接近母乳的OPO结构脂,因此价格自然会高。

但在雷永军看来,奶粉里添加的DHA、OPO结构脂等等并非主要成分,添加剂量并不多,折合到每罐奶粉里,增加的成本较小,问题是商家把市场价定得太高。

但一家外资品牌的工作人员表示,之所以添加了DHA、OPO结构脂等成分的奶粉会价高,是因为其中有很多看不到的研发成本。

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营养与食品卫生学系教授朱文丽指出,“一些高端系列中添加的DHA、胆碱、OPO结构脂等成分在国标的规定中属于可选择添加的,这些成分的添加可以起到一定的营养强化或促进婴幼儿生长发育的作用。从理论上讲,DHA能促进婴幼儿大脑发育,OPO结构脂的脂肪结构趋近母乳,促进了乳脂肪、能量和钙的吸收,更有利于婴儿的体格发育。但实际上,DHA和OPO对婴幼儿的促生长作用与添加的剂量密切相关。”

朱文丽表示,从食品安全的角度讲,这些成分的添加符合国标的规定,但从营养学的角度讲,也要参考《中国居民膳食营养素参考摄入量》里对婴幼儿人群的推荐摄入量。目前我国尚未有关于婴幼儿DHA摄入量的明确推荐。因此,对DHA添加的有效剂量更多源于企业临床研究的结果以及文献系统综述。

“不添加这些成分的奶粉不一定不好,奶粉的好坏与其价格高低的关系并不大,贵的不一定就好,选奶粉应该选最适合的。”朱文丽强调。

奶粉高价还能“挺多久”

在雷永军看来,导致中国奶粉价格高企的原因有两点:企业的经营模式和消费者的认知。

雷永军指出,国内消费者对国产奶粉的认知恐慌导致洋奶粉盛行,认为价格贵就代表安全的消费心态加剧了这个行业价格的提升。

而一些奶粉企业的垄断行为也阻碍了价格下降,一些企业在和经销商的合同里约定,经销商不能随意更改价格,这种做法实际上让经销商没办法根据市场的销售情况做出调整。

“这是很多行业普遍存在的垄断现象,但在奶粉行业里问题凸显。”雷永军说。

去年8月,国家发改委对六家乳粉企业开出了上亿元罚单,因为这六家乳粉企业对下游经营者采取了合同约定、直接罚款、变相罚款、扣减返利、限制供货、停止供货等多种惩罚性和约束性措施,一旦下游经营者不按涉案企业规定价格或限定的最低价销售,就会遭到惩罚。

“让价格回归常态,既需要政府强化反垄断细则,也要企业调整经营模式。”雷永军表示。

圣元集团董事长张亮认为,一罐奶粉的合理价格应该在150元~160元之间。目前奶粉价格过高显然不太合适,如果考虑到电商销售渠道的影响,奶粉的价格可能两三年就“绷”不住了。(记者 宁迪 实习生 郝如媛 陈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