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教育部下发通知要求北京等19个重点大城市的义务教育在2015年实行免试就近入学政策。看似堵住了“递条子”“送票子”,却衍生出更加疯狂的“拼房子”。

记者近期走访发现,尽管多地房屋成交量下降,但各地学区房市场迅速升温。

享誉京城的北京市第二实验小学位于西城区狭长的胡同里,学区房不少都是老旧的平房,但价格已经被炒到了每平方米近三十万元,并且房源稀缺。一个不足十平方米的单间,比卫生间大不了多少,要价税后实收300万元,不还价。中介表示:“不是一房难求,甚至一平难求。”

财经评论员马光远认为,小学生考试没有排名,但学校之间却搞排名,造成互相攀比,实在不应该。一些老百姓为了获得更优质的教育资源,只能去购买学区房。

一位小学语文特级教师表示,教育改革的重点应该是教师普遍轮换,待遇全部实现平等,加大贫困地区教师培训和教育经费投入补贴。“高峡出平湖,没有了落差,教育资源自然合理分配。我从业近三十年,向有关部门建议了十多年,一直没有得到有效推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