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本价仅0.7元的产品,终端价格却为15~20元,妙医堂如何堂而皇之地拿着“正规身份”在渠道中畅行。

河南南阳靳岗乡大连庄103号,是一处铁门紧闭的农家院。在这个院子里,热熔胶在两个大罐中加热并保持恒温,然后通过一根塑料(10575,-95.00,-0.89%)管输送到运行中的一台敷料设备上,就这样,一张张贴剂不断生产出来。

这些不含任何中药成分的贴剂被冠以数十种品牌和上百种名称,号称能够治疗降糖、瘦身、晕停、痛经、风湿、肩周炎、骨质增生等各种疾病。但是,据《中国经营报(微博)》记者了解,所有号称可以治疗各种疾病的“膏药贴”都出自同一条生产线,使用的是同一种原料——热熔胶(热熔胶是一种可塑性的粘合剂,在一定温度范围内其物理状态随温度改变而改变,而化学特性不变,其无毒无味,属环保型化学产品,主要用于塑料、五金件、手机视窗框和前盖等的粘接)。

这种“膏药贴”在市场上标价“15元”至“20元”不等,对于大部分患者来讲,这个价格并不算贵,而且这些“膏药贴”虽然没有疗效,但也不至于对患者身体造成伤害,所以极少有患者对这种“膏药贴”的“假冒性质”较真。而以较低的违法成本来获取利益正是这些“膏药贴”的生产者持续违法的动力。

本报记者了解到,一盒贴剂从生产到患者购买的整个环节,能产生1800%的利润,而这些利润被生产厂家、批发商、区域代理商和销售终端分享。不合格的产品却能够在合法的外衣下进行产销,妙医堂的背后,仅是医药行业黑幕的冰山一角。

生产:危险的OEM模式

尽管仅凭一条生产线就可生产出各种功效的“膏药贴”,妙医堂在参加厂家的药品招商会时,仍会以“一家专业研发、生产和销售膏贴类健康产品的现代企业”的面目出现,并告知将提供三种服务:寻求产品代理、经销;产品加工贴牌生产;半成品等初级产品供应。

妙医堂药业成立于2009年,50多岁的法人代表陈荣彦基本深藏不露,公司全靠身担经理的34岁的张永独当一面。张永是销售出身,最开始在南阳市月季开发中心销售鲜花,后在南阳市天新医药和南阳衡淯制药两家公司担任业务经理。

妙医堂的生意越做越大。2012年3月16日,陈荣彦以每年80元/平方米的价格,租下了南阳市北郊小王庄村民张明均的700平方米仓库。大连庄从此专注于“膏药片”的生产,而小王庄不仅仅负责生产,还负责产品的再加工和包装业务。

一个胡姓员工告诉记者,他经常从大连庄将货“倒腾”至这个仓库,进行包装后通过物流发往全国各地。他还告诉记者,这两个生产场地的产品原料为同一种产品,都是热熔胶。热熔胶被加热到一定温度时,由固态转变为熔融态,被涂到各种贴片上,冷却后就成为贴剂,最后直接与患者的皮肤接触。记者获得的一张内部考勤表显示,这里有一处约20人的生产车间。从现场来看,这里的产量远大于大连庄103号的20万至30万贴的日产量。

坐拥两个生产场地,妙医堂给超过50家企业进行代工。但是,妙医堂或许不甘心只做代工。2010年10月26日,妙医堂在香港注册了京都妙医堂股份有限公司,开始走自主营销模式。遭到大量客户投诉并被央视曝光涉嫌虚假宣传的“苗老太降糖贴”正是其自营品牌之一。

与妙医堂生产模式比较类似的安阳博康医疗器械有限公司,平时也是以代工膏药为主,兼自主销售。这个公司的一位郭姓经理告诉记者,他们的客户通常是一次性订10万至15万贴,有一个辽宁的客户每年订购500万贴。

博康代工每贴的代工费是0.5元,平均利润率为20%~30%。“我加工一个月,10年也卖不完。”郭经理告诉记者,贴剂生产很简单,机器一开动,贴牌就一张张生产出来。关键是在包装环节(比如说打上生产日期、批号、装箱)需要人工。

郑州李济堂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是妙医堂的老客户,负责人李长杰告诉记者,他们曾让妙医堂生产药公公品牌的“宝宝咳喘贴”系列贴剂。包装盒上打着郑州李济堂生物科技出品,生产地址则是妙医堂两个生产地之一的——南阳市大连庄103号。李长杰对记者表示,虽然公司与妙医堂有合作,但自己从未去过妙医堂的生产场地。

在“宝宝咳喘贴”的外包装上显示,这种贴剂的用途为:“用于气管炎、支气管炎、哮喘及风寒等引起的咳嗽、喘息、气急、呼吸不畅。”但是其成分却并未有药物成分,主要是由医用胶带、驻极体膜、防沾纸组成。

2013年央视“3·15”晚会对妙医堂药业曝光后,南阳市药监局局长张树华称:“妙医堂生产的标注一类医疗器械的贴剂并不能起到治疗的作用。”

流通:合法赚取暴利

在国家药监局备案的“国产医疗器械”目录中查到的名为“静电理疗贴”的146种产品,有140个在河南生产,其中70%在河南南阳生产。南阳目前生产贴敷类的企业有10多家。除“静电理疗贴”之外,还有冠以各种品牌名称、型号规格和各类包装的跌打止痛贴、舒络消痛贴等名称的贴剂,散布在全国各地的医院、卫生室、医药超市,并被患者误以为“膏药”而购买。

但膏药和贴剂的区别在于,膏药之所以产生疗效,关键在于其中含有药物成分,而医疗器械只是工具型的、物理形态的贴剂,没有任何药物的成分。两者的包装通常无法让消费者辨别。

实际上这类产品属于一类医疗器械产品,而非国药准字产品。南阳市药监局也承认医药公司在对贴剂的宣传中,都不同程度地进行了夸大。

郑州仟益方保健品有限公司给妙医堂的代工价格是每盒2元至3元,加价1.5元后批发给下面的销售渠道。而李长杰从妙医堂的拿货价是每盒1.2元,内装4贴,而成本价0.7元每盒。每盒加价0.2元批发给区域代理商。最终在柜台的销售价格至少在15元~20元,利润率高达18倍左右。

李长杰说,这个价格还包括通过妙医堂支付给第三方公司印制包装盒、说明书、检验报告甚至防伪标签的成本。李长杰估计:“生产厂家肯定要保持20%~30%的利润,要不然他们也不会干。”

而安阳博康的代工价格似乎要高些。郭经理告诉记者,以常用的9厘米×12厘米的规格为例,生产一盒3贴装的“静电理疗贴”的成本是2.3元,其中包括产品说明书、检测报告以及防伪标签的费用。

湖北恩威制药也是妙医堂的老客户,他从妙医堂拿到货后给区域代理商的价格为每盒3.9元,每季度再返利6.6个点,年终则会根据销售额再返利8至10个点。恩威制药的建议零售价是每盒15元起。

南阳和协大药房张老板告诉记者:“有人上门以每盒3至4元的价格推销,声称可以放在药店代卖,卖不出去还可以退货。”在南阳张仲景大药房,标注一类医疗器械的贴剂每盒售价在15至18元,摆放在最容易被看到的位置,而标注着国药准字号的膏药则放在下排。

一位人士告诉记者,膏药因为有中药成分,且生产门槛比较高,其成本大约是一类器械贴剂的两倍。对于药店销售人员来说,推销后者意味着更大的利润空间。

3月19日,南阳市七里园卫生室的医生拿出一盒“静电理疗贴”递给患者:“贴贴试试,效果很好,一盒里是两贴,总共才20块钱。”

监管:靠企业自律

妙医堂生产的各类贴剂均归属于医疗器械范畴。而医疗器械只是工具型的、物理形态的。将医疗器械产品注册为降糖贴等名称的产品,本身极易误导消费者。事实上大多数患者都是被误导为膏药而购买这些贴剂的。其实,将贴剂作为医疗器械管理本身也不合适。

根据国家规定,医疗器械分为三类:第一类是“通过常规管理足以保证其安全性、有效性的医疗器械”;第二类是“对其安全性、有效性应当加以控制的医疗器械”;第三类是“用于植入人体,用于支持、维持生命,对人体具有潜在危险,对其安全性、有效性必须严格控制的医疗器械”。

国家规定,含药膏药属于三类医疗器械,不含药但含药石同源成分的属于二类医疗器械。这意味着含药膏药的生产工艺复杂,且准入门槛高。而第一类医疗器械产品的生产牌照,可由市级药品监督管理部门审查批准,发放产品生产注册证书。这正是包括妙医堂在内的厂家争相进入不含药物成分的一类医疗器械掘金的原因,也是监管部门最容易忽略的一点。

“没什么大不了的,找到我就退款,找不到我就算了。”南阳市药监局局长张树华尝试解读妙医堂的心态。

妙医堂获得南阳市24种医疗器械产品的生产许可。其中在2010年3月17日,一次性获得了将近20个产品的生产许可证。

以生产一类医疗器械产品的资质来生产宣称可以治疗各种疾病的贴剂,并非南阳妙医堂个例。目前市场上的“膏药”大多是医疗器械一类的。

然而,以南阳妙医堂为例,一条生产线生产出上百种包括治疗肛肠、美体、腹泻、降糖等不同功效的产品,如何保证疗效?

南阳市药监局无法回答这个问题,相关人士对记者承认其后置式监管存在问题。

在央视“3·15”晚会前一个月内,南阳市药监局接到两起对妙医堂的举报,称使用妙医堂产品引起身体不适。医疗器械科科长李忆忠对其中一起投诉的处理是,将妙医堂负责人招至药监局,嘱其全额退款。李忆忠处理依据是广告称“7天内没有疗效的话全额退款”。

而《河南省医疗器械生产经营企业日常监督管理规定》:因产品质量引起顾客投诉,应调查企业是否按照规定履行了质量控制的义务,并对相关产品抽样检测。

药监部门对流通和销售环节的检查内容主要为程式上的:是否持有从正规批发资格的医药公司进货单据,是否有国家批文,是否有生产许可证等。这等于人为将包括妙医堂在内的、在国家药监局备案的一类医疗器械生产企业归为“免检产品”。

据记者了解,关于妙医堂的产品在接触皮肤时是否有静电理疗的成分和疗效,至少在南阳地区从未有人对此检测过。法律也未明文规定必须要检测或进行临床试验。张树华承认其对一类医疗器械产品的监管不到位,他说:“一类产品的检测比较粗放,主要靠企业自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