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余额宝产品最近一年内“遍地开花”。除了余额宝外,其他大多数都采取了“一对多”的合作模式,这也导致同一平台内不同货币基金产品掀起了收益率“暗战”。

  不过,随着各大互联网平台余额宝模式的“坑”陆续被大型基金公司占据,中小基金公司不得不开始寻找新的发力点。近来,阿里的招财宝平台和京东金融都将债券基金作为新的主打产品,而不再仅仅是货币基金的比拼。

  电商平台“内战”

  同一互联网平台对接多只货币基金,收益率无疑成为了吸引客户的直接因素。

  “尤其是在上线初期,吸引客户的最直接办法还是做高收益率。”一家基金公司电商业务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现在一些基金公司的做法是:货币基金提前“潜伏”一只高收益率债券,并且限制大额资金流入,互联网平台产品上线前将债券卖出以兑现浮盈,拉高7日年化收益率。

  由于货币基金的7日年化收益率是将过去7天的收益简单进行年化计算得出,那么如果某一天的万份收益较高的话,就会导致货币基金的7日年化收益率能够在一段时间内维持在较高水平。

  另一种拉高收益率的做法则是:由于新成立的货币基金在建仓期内可以不用满足投资比例限制的问题,可以通过配置超比例的高收益率债券来提高基金收益率。

  不过,拉高收益率虽然在短期内可以吸引客户,但长期来看则会造成一个恶性循环。以微信理财通为例,3月25日晚微信理财通上线了第二只货币基金——汇添富全额宝,上线当天的7日年化收益率为6.405%,而理财通绑定的另一只货币基金华夏财富宝为5.52%。相关知情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透露,由于两只产品7日年化收益率差距较大,导致很多客户赎回华夏财富宝转入汇添富全额宝。

  不过,由于汇添富全额宝原有规模较小,在大量申购资金涌入的同时,迅速摊薄了基金整体收益率,7日年化收益率迅速下降。上线后第二天7日年化收益率降低至5.8%左右。另一方面,大批客户通过快速赎回华夏财富宝转入申购汇添富全额宝,导致基金公司垫付资金额度用完,而不得不一度暂停快速赎回业务。

  “其实,客户在不同货币基金之间频繁地转换,对基金公司和投资者而言都没什么好处。”上述基金公司电商业务人士表示,对于投资者而言,这种转换至少会损失一天收益,可能得不偿失;对于基金公司来说,客户频繁的转换也会造成较大的垫资压力。

  举例来说,如果客户在当天快速赎回A基金,并在下午15点前转入B基金,那么客户无法获得当天A基金的收益。如果接下来的时间,A基金收益率上升,B基金收益率下降,两者之间的收益差距缩减,再加上赎回购买时间差,需要更长周期才能弥补损失的收益。从微信理财通来看,目前华夏财富宝的7日年化收益率为5.432%,而汇添富全额宝为4.976%。

  互联网金融2.0“钱技”比拼

  目前来看,BAT(百度[微博]、阿里和腾讯)、新浪、京东和苏宁等均已推出了类余额宝产品,而三大通信运营商的类余额宝产品也正在洽谈之中。可以说,余额宝模式产品“一个萝卜一个坑”已经基本被冲在前列的大型基金公司占据。另一方面,与去年下半年动辄高达5%、6%甚至7%的收益率相比,今年春节过后货币基金收益率已经出现了大幅下滑,且不同货币基金之间的收益率差距也越来越小。多位业内人士预计,由于市场资金面持续宽松,未来货币基金整体收益率趋势还是会往下降,可能会维持在4.5%~5%左右。

  在这种背景下,一些互联网平台和基金公司将主打产品开始转向债券类基金和混合型基金。4月10日,阿里巴巴[微博]新推的招财宝平台正式上线,招财宝定位于主打具备一定期限,且收益率和风险比货币基金略高的理财产品。首期开售的基金产品有2只,分别是长城淘金理财债券和新华阿里一号保本混合。首期上线的两只基金产品从本质上来看则是一只封闭12个月的债券基金和一只封闭18个月的混合型基金。除了招财宝外,京东金融也将在4月15日发售一款限额10亿元的超级理财产品,并打出“年化8.8%现金支付比例”的宣传,其背后对接的则是国泰安康养老定期支付混合型基金。按照年化8.8%现金支付比率,每季度定期通过自动赎回基金份额的形式支付一定现金。

  “可以说,互联网金融已经从以余额宝等货币基金为代表的1.0时代迈入了2.0时代。”新华基金[微博]电商业务负责人王革表示,互联网1.0时代满足的是用户通用性和便捷性需求,互联网2.0时代则是满足用户个性化需求,主打收益率预期更高的产品。

  不过,从目前来看招财宝平台的两只基金销售情况并不是特别理想。“现在谈进入2.0时代可能还过早。”一家大型基金公司电商业务负责人则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目前互联网平台主打的一些非货币基金产品更类似于基金淘宝店的升级,引入流量和广告力度来推广一些非货币基金类产品,但无法获得余额宝那样的规模效应和海量客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