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固话53号段成骚扰电话重灾区

 

随着垃圾短信被监管部门以及电信运营商重拳治理,原本依附在垃圾短信产业链的众多商家将营销途径诉诸固定电话,致使近来骚扰电话的数量猛增,尤其以53打头的固定电话成为重灾区。

骚扰电话常见“53”

近一段时间以来,许多手机用户向北京商报记者反映,最近手机里的垃圾短信明显减少,但接到的推销类骚扰电话却越来越多,严重干扰到日常生活。

其中,家住北京市朝阳区的张先生反映:“我每天差不多要接七八个骚扰电话。之前骚扰电话大多是"响一声"型的,现在大多是推销类的人工电话。而且接到的骚扰电话中,十有八九是53打头的八位数号码,来电的内容是保险(放心保)、基金、期货、黄金、留学培训推销类。”

北京商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张先生的遭遇并非个例,很多手机用户均表示,最近常接到53打头号码的骚扰电话。

根据工信部的号段划分,53固定电话号段归属于中国铁通。对此,北京商报记者致电中国铁通客服,工作人员证实53号段为中国铁通所有,但对用户投诉举报的骚扰电话不予受理,该工作人员建议用户如果觉得受到骚扰可拨打110报警。

然而,令用户困扰的恰恰是营销类的骚扰电话,并不像诈骗性、违法的电话,很难靠报警解决。因此大多用户对此也无可奈何。

一位上班族刘小姐抱怨道:“我现在只能靠安全应用软件来将这些骚扰电话加入黑名单,但每天有不同的号码打来,一个个地添加黑名单也不是办法。”

铁通云总机成祸首?

为什么骚扰电话中常见铁通的固话号码呢?针对这一疑问,北京商报记者进行了为期一个多月的深入调查。

在得到手机用户提供的十多个骚扰电话号码后,北京商报记者试图回拨,但大多数号码打不通,或为空号。辗转多个渠道,北京商报记者终于联系上一位商家,其负责人透露,手机用户所看到的这些53号码,实际上是公司员工通过电脑拨出的,显示在用户手机上的号码是类似“53712539”的正常固话号码,但在不同用户手机上显示的尾数并不相同,这相当于一个虚拟号码。

随后,北京商报记者咨询了中国铁通的工作人员,了解到这种业务属于铁通的“云总机”。北京商报记者拨通了铁通的云总机服务电话53510088,其负责人介绍称,办理业务的厂商非常多,可针对不同的业务需求选择不同的服务,如对用户是否需要回拨、用户回拨后显示的语音提示等都可提供定制服务。

至于办理公司是否合乎法规,上述工作人员直言:“我们并不管商家的用途是什么,办理时需要他们提供营业执照,若日后这些厂商涉案遭警方调查,我们有他们提交的营业执照,不会涉及到担责问题。”

中国铁通的云总机办理门槛低,这似乎为厂商向用户无休止地进行电话营销提供了便利条件,加上当前的法律法规在营销电话方面并无明确的限制和规定,于是成为了骚扰电话的重要源头。

营销成本相对较低

为什么商家扎堆办理铁通的云总机业务呢?上述商家负责人向北京商报记者直言:“便宜呗。”可见,大大小小的商家之所以纷纷选择中国铁通的固话来作为营销号码,最重要的原因在于营销成本低。

中国铁通云总机上述负责人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商家安装每部固话仅需交390元,前三个月无需缴费,从第四个月起,商家每个月交费70元,可拥有7000分钟的市话和1000分钟长途电话。这对于对打电话时长有较高需求的商家来说,显然比较划算。

与此同时,北京商报记者还对比了北京市的另外两家固定电话运营商—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的资费标准。中国联通固话包月时长最高仅2600分钟,价格为258元,不仅时长有限,而且平均价格要比铁通高得多。无独有偶,中国电信的企业用户业务办理固定电话包月时长最多虽然能达到8000分钟,但却需要每月花费836元,同样远高于铁通提供的资费价格。

正是由于铁通电话的营销成本低,以较低的成本投入却能“广撒网”,实现大范围营销的目标,因而成为商家纷纷采用的重要营销方式,这样来看,53打头的骚扰电话居多也就并不意外了。

业界呼吁重拳治理

有观察人士指出,骚扰电话背后的商家,大多是原本寄生在垃圾短信利益链条上的人,自去年底以来,在工信部等监管部门以及三大电信运营商集中整治下,关停了滥发短信的端口,致使大批商家不得不放弃短信营销的方式,寻求新的出路。

此外,从去年9月起工信部要求移动电话施行实名登记制,利用手机来营销的道路也比较难。基于此,商家开始将目光转向传统的固定电话,营销电话违法成本低,用户对其的举报意识普遍也不够,与此同时,运营商往往在受理投诉举报时更多地关注手机号码,对固定电话号码并未给予重视,甚至像铁通的云总机业务还给商家利用固定电话营销提供了可乘之机,致使骚扰电话泛滥。

事实上,骚扰电话与垃圾短信一样,一直都是电信行业的顽疾,但并非不可治愈。这从垃圾短信乱象的改善便可见一斑,关键取决于监管部门及运营商的整治力度。

专家呼吁,骚扰电话的治理同样不应放松,对骚扰电话的治理还要与厂商的合理营销相平衡,健全相关的法律法规。整治骚扰电话,需要电信运营商、监管部门、安全厂商以及手机用户共同出击。

北京商报记者 曲忠芳

最新进展

中国铁通暂停云总机服务

截至发稿时,北京商报记者再一次拨打中国铁通的云总机号码,但已经无法接通。对此,中国铁通的客服人员表示,中国铁通接到了相关规定,已暂时停止了此项业务的办理,不过先前办理过的云总机业务仍可以正常使用。

针对北京商报记者提出的商家利用云总机向用户拨打电话营销的行为,中国铁通方面并未给出明确答复,只表示对办理业务的商家用户具体用途并不会干涉。

由此可见,作为营销电话重要来源的云总机尽管被暂停办理,但此前大量办理而用来营销,使用户不堪骚扰电话的行为,中国铁通方面至今未有明确的规范与治理措施。

中国铁通的客服人员介绍称,云总机暂停办理后,企业客户可办理“中继线”业务,这一业务可支持30部固定电话同时使用。不过费用相比云总机要高得多。新用户办理时需缴纳2100元工料费和300元手续费,共2400元。不仅如此,用户每月还要缴纳高达2700元的月租费。

中继线业务门槛的增高,或许在一定程度上能够缓解或抑制新增骚扰电话的乱象。然而,此举仍是治标不治本。先前办理的云总机业务仍在制造着一个又一个的骚扰电话,用户因骚扰电话带来的生活困扰仍在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