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业内:准车主们集体投诉 特斯拉不懂中国土豪的心

4月15日,一位特斯拉订购车主表示,近日北京、上海两地陆续有预订特斯拉的客户收到提车通知,但在非京沪地区的准车主并不能按照当初销售人员承诺的以预定顺序提车,而且未得到任何解释通知。在与特斯拉交涉多次未果后,目前已经有23位准车主委托律师向特斯拉发催告函,并表示不排除其他法律途径维权。

记者获得的一份特斯拉全球副总裁、中国区负责人吴碧瑄回复邮件显示,特斯拉坚持建好充电设施后再行交车。

昨日,一位特斯拉销售负责人也向记者确认目前是优先京沪地区的订车客户提车,其他的事宜不便多说。

若准业主们要诉诸法律途径来维权,这种局面或是本周即将开启首次访华之旅的特斯拉创始人Elon Musk不愿意看见的。

在业内评论人士看来,特斯拉其实不仅仅是单纯的代步工具,也是一种对高科技的追捧,更是一种身份的象征,很多人会将特斯拉与“土豪”联系起来,或许在这一点上特斯拉忽略了订购者的心理。

准车主们集体投诉

一位特斯拉订购车主表示,今年4月初,京沪两地陆续有特斯拉的订购车主们收到提车通知,最早的提车时间在4月20日左右,除了北京地区可以随时协助安装充电设备外,特斯拉将于4月到上海协助安装充电设备;但这位车主与其他作为非京沪地区的订购者们却没有收到任何消息,而此前通过特斯拉官方网站查询追踪订车情况,发现他们的零部件还在采购阶段。

多位维权客户曾致电特斯拉中国询问关于京沪与非京沪客户无法同时交车的原因,得到的答复是人手不足,没有时间在京沪以外开辟更多的服务中心。曾经收取订金的销售人员亦让其与特斯拉后来成立的交车部门联系,不再回答相关询问。

但在与特斯拉中国沟通后,维权车主们得到的回复是并不存在按预定顺序交车的承诺,即使个别人有此类说辞也不能代表特斯拉公司。

于是,包括宁波、杭州、温州、厦门、深圳、广州、呼和浩特等16个城市23位特斯拉订购车主集体向特斯拉吴碧瑄进行投诉,该邮件发出时间为4月6日23时34分。

4月10日,吴碧瑄给准车主们正式回复邮件中称,特斯拉坚持在交车前确保每一位车主都有适宜的充电设施,并能享受到及时的服务。并称,目前已经培训了大量第三方电工团队,可以为每位准备交车的车主提供私人定制的充电方案,并可以提供有偿的专业充电安装服务,同时也会加快服务网点建设。

对于这个回复,准车主们显然不满意。对此,记者多次致电吴碧瑄,但没有人接听。

人事变动或成诱因

为何出现准车主维权的局面?一位维权准车主隐晦地表示,特斯拉内部管理混乱或是其中一个原因。

原宾利中国总经理、前特斯拉中国区总经理郑顺景作为特斯拉第一名中国区员工,于2013年3月正式加入特斯拉后便迅速组建了由前宾利员工为基础的团队,也被外界称作是“宾利系”。但其在2014年4月1日突然宣布因个人原因离职。

2013年12月,前苹果大中华区高管吴碧瑄进入特斯拉,担任特斯拉全球副总裁,其对外的职位还包括“中国区负责人”,被外界称为“苹果系”。从今年初,代表特斯拉中国出席活动并代表公司发言的人,从原来的郑顺景变为吴碧瑄。

有不愿具名的汽车资深评论人士指出,苹果系与宾利系的权利更迭或许是提车政策改变的直接原因。据了解,在中国第一批客户交纳订金时,特斯拉还未曾有所谓的交车部门,所有订车提车全部由郑顺景的“宾利系”负责。但直到苹果系的吴碧瑄进入特斯拉后,交车部门开始设立并成为实权机构。

上述维权者表示,目前,特斯拉中国区交车部门与销售部门之间在互相推诿。交车部门以“没有上门测试过充电环境、没有安装充电桩的,不会安排车辆生产”回应外地客户的提车需求。该维权者表示,因为鉴于此前特斯拉几次起火事故,客户不能自行安装充电桩,必须经过培训认证的第三方公司上门安装。

安全性硬伤凸显

专业人士曾指出,特斯拉要在中国发展,确实面临着很多现实问题,如上牌、充电基础设施、电池寿命及安全性等方面。而目前特斯拉遭遇的充电基础设施问题,是成了车主无法及时提车的直接原因。

特斯拉展厅一位服务人员解释,虽然特斯拉的充电插口有很多种,也使用普通插座充电,但其充电最慢最不稳定,所以建充电桩非常必要,以便提供稳定的电流,而且充电速度,还取决于能提供的电力大小。

一位电力行业从业多年的专业人士表示,电力由电压和电流决定,民用电一般只支持220V电压,原则上电流越大电力越强。提高电力的途径要么提高电压,要么加大电流。但是提高电压会使电流不稳定,而且一般只有工厂才能申请到380V的高压,民用的电流区间一般在1.5A到6A之间,想要改成10A至100A很难从当地供电局获批。因为相应的电表、电路都需要变更,否则会有安全隐患。

在清华大学汽车工程开发研究院常务副院长,汽车安全与节能国家重点实验室副主任宋健看来,特斯拉的安全性仍是一个不可忽视的重大问题。外界揣测,这或许是各地无法顺利进展的充电电桩建设的原因之一。21世纪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