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网吕梁4月17日讯 铝土资源是我国极为稀缺的资源,被国家列为战略资源之一,其开采有着严格的审批制度,必须经由国土资源部批准。

  然而我们在山西吕梁方山县大武镇郭家沟村发现,“方山县同巨矿业有限公司郭家沟陶瓷土矿”(以下简称“同巨”)办理的是陶瓷土采矿证,却开采铝土矿。

    

  方山县同巨矿业采矿证(方山县国土局提供) 

    

  “同巨”矿场,大门口悬挂“方山县同巨矿业有限公司郭家沟陶瓷土矿”牌子。(李勇 摄) 

  私开的铝矿成个人“摇钱树” 

  当地村民称,“同巨”前身是方山县大武镇郭家沟刘涛陶瓷土矿,办理的营业执照是沙、石、土二类,实际开采的是三类铝土矿,而铝土矿的开采证县、市乃至省国土局都无权审批。

  举报人称:“2004年,他们找来钻井队打井,钻一米给3000元。在打了60多米深后发现了铝矿。从打井到开采,总计投资不超过40万。”

  最初是无证开采,开采一年多后,把矿卖给王某,改名“同巨”。5年后,又以一亿三千万的价格转卖给孝义市一位老板。

  “这个事情是由县上管的,虽然属地是在我们镇,但镇政府管不了。”大武镇副镇长杨开程略显无奈地说。

  “‘同巨’是拥有开采权的。”方山县国土局的徐副局长说,开采权当初是县国土局在2005年进行拍卖,由刘涛竞标夺得,拍卖价大概是几千元。

  令人不解的是, “同巨”早在 2004年就已经开采铝矿了,方山县国土局到2005年才拍卖这个矿的陶瓷土采矿证。

  我们问:“为什么拍卖价才几千元?”徐副局长回答称,那些矿在当时没人要,有的矿权证也才拍卖50元。

  在方山县国土局,我们见到了局长李喜照,问他“同巨”究竟是什么矿,李局长肯定地回答:是陶瓷土矿。当我们追问道:“当地人都说他们开采的是铝矿,矿石都拉到炼铝厂去了。为什么您这么有把握认定他就是陶瓷土矿呢?”李局长称:“我不管他的销售去向,他的用途是什么,他的三氧化二铝含量就是高达百分之七、八十,也仍然是陶瓷土矿,属于高铝粘土。”

  一份由知情人士提供的“同巨”化验分析报告上,白纸黑字地写着“铝土”,其中三氧化二铝的成分含量高达70%。

  

  方山县同巨矿业公司网站截图 

   

    

  同巨矿业检测报告(郭家沟村村民提供) 

  铝土当陶瓷土开采  少缴大量税费 

  陶瓷土就是制造陶瓷使用的原料,而铝土矿是提炼金属铝的。瓷土矿和铝土矿究竟有何区别?我们请教了吕梁市国土局离石区分局

  矿产科的工作人员。他们介绍说,在吕梁市内就有很多瓷土矿和铝土矿共生的矿产,区分主要是看铝硅比。并说方山县大武镇有几家就是铝土矿。

    

  吕梁市离石区国土分局矿产科提供的铝土矿鉴定标准(李勇 摄) 

  陶瓷土的市价为每吨几元到十几元不等,最好的也不过每吨几十元而已,并且陶瓷土在当地没有什么销路,早在十多年前,当地两个陶瓷厂就关门大吉了,铝土的行情则远远好于陶瓷土,每吨达到了500多元,品位好的甚至能够卖到每吨1000多元。

  根据《矿产资源补偿费征收管理规定》第五条的规定,铝矿和陶瓷土的费率均为2%,瓷土矿的税费是一吨两毛多,铝土矿一吨则是几元到十元不等。工作人员说,现在个别矿主之所以以陶瓷土的名义开采铝矿,是因为这样不但可以规避审批权,而且还可以少缴巨额税费。

  当地一位知情人告诉我们,在吕梁市,这种偷梁换柱的事并不仅仅是“同巨”存在——方山县共有5个陶瓷土矿,都在采铝土矿;也不仅仅是方山县存在——临县、柳林、中阳都有这样的矿点。

  知情人还说,目前,在吕梁采购铝土矿的有山东茌平信发华铝、原平晋北鲁能、孝义兴安化工等大型氧化铝厂,每月的供应量至少在10万吨。

  “同巨”的“陶瓷土开采证”的发放机关为吕梁市国土局,办公室秦主任介绍,矿产管理采取属地管理的方式,“同巨”的“陶瓷土开采证”是根据方山县国土局提供的材料进行审批的,至于材料的真实性,由方山县国土局负责审查。然后,秦主任提供了吕梁市国土局主管矿产的刘主任的手机号码,让我们跟他咨询。

  但我们拨打数次,一直无人接听。真相谁能解说?本网将继续关注。(李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