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信用卡非法套现黑色产业链:需求旺坏账一年增七成

目前非法信用卡套现行为在各地层出不穷,欺诈犯罪案件高发。据统计,2013年信用卡新增坏账已接近2012年全年的3倍。

《经济参考报》记者近期采访发现,围绕着信用卡套现,从大额信用卡交易到违规POS机售卖再到非法套现服务,一条完整产业链已经形成,银行员工、第三方支付公司以及“灰色中介”均牵涉其中。

案件高发一年套现数亿元

2013年底,广州警方破获一起重大信用卡套现案件。两名犯罪嫌疑人冼某培和冼某源利用POS机为他人非法刷卡套现,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套现金额高达2.6亿余元人民币。2013年以来,多地发生了利用预授权交易大规模套现的风险事件,套用发卡机构信用额度达数亿元。

“信用卡套现”是指POS机特约商户以虚构交易、虚开价格、现金退货等方式,向信用卡持卡人直接支付现金并收取手续费的行为,这在我国属于非法行为。2009年公布的《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妨害信用卡管理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从事信用卡套现,情节严重的以非法经营罪处罚。然而,信用卡套现却屡禁不止且呈现高发态势。

记者走访一些拥有POS机的商户发现,只要向商户缴纳1%至3%不等的“手续费”,就可以轻松将信用卡内的钱“刷”出来,个别商户表示可以“随便刷,手续费200元封顶”。

华南地区一家拥有第三方支付牌照公司的财务部门负责人陈铮说,除传统的利用POS机套现外,近期还出现了利用第三方支付机构预授权交易大规模套现的方式。

“持卡人在使用完信用卡授信额度后,向卡内存入一笔较大金额的资金(即溢缴款),然后与商户勾结,以虚构交易的方式进行大额‘预授权’交易(如100万元),并在较短时间内再发起‘预授权完成’交易。”陈铮说,国内外信用卡业务规则都允许“预授权完成”交易可在“预授权”金额115%范围内予以付款承兑,所以预授权完成金额上限可达115万元。持卡人可以利用这个规则,在一万元额度的信用卡中先存入100万元,获得115万元授信额度后,再找一台POS机套出115万元现金。

“按照规定,预授权完成交易超出预授权金额的15%部分,是发卡机构额外提供的额度,与持卡人原本信用卡授信额度无关,且随着溢缴款金额的增大,发卡机构需额外提供的信用额度也将相应增加,这增大了发卡机构的信用风险敞口。”东部地区一家商业银行相关人士介绍。

西北地区一家商业银行负责人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除POS机套现、利用预授权套现外,近年来诸如通过信用卡购买虚拟购物卡套现、购买投资金条再赎回套现等套现方式花样百出,给发卡行和收单机构带来较大的金融风险。“银行对这些被套取的钱无法监管,一旦还不上就将成为银行的坏账。”

需求多样坏账一年增七成

目前许多行业刷卡费率相对较低,许多情况下还有手续费上限,导致利用信用卡免息期套现投资理财、“借新还旧”、获取流动资金、诈骗银行资金等五花八门的需求被大量激发。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末,我国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达到251.92亿元,同比增加105.34亿元,增幅超七成。

据了解,信用卡持有人虽可通过ATM机正常取现,但因银行控制风险,用户最多只能提取信用卡信用额度的50%,取现者除要付出一定手续费外,还需按日支付不菲的利息。目前许多行业刷卡费率相对较低,如超市刷卡费率为0.38%,百货刷卡费率为0.78%,许多情况下还有手续费上限。在此情况下,利用信用卡免息期套取现金的需求被大量激发。

一些人利用信用卡免息期,从信用卡套取现金投资理财,赚取无风险收益。天津某城商行客户经理高女士有多张大额信用卡,总信用额度达60万元以上。高女士说,“信用卡刷卡后最长有50多天的免息期,我从一家封顶50元手续费的公司套现,一次套出20万现金,再投资一个50天左右的银行理财产品,一次能净赚差不多两千块。”据高女士介绍,像她这种情况很常见,还有一些人利用套取的资金从事其他短期投资。

一些人在过度消费后,利用信用卡套现“借新还旧”。某央行发牌第三方支付公司天津负责人赵先生告诉记者,许多年轻人在过度消费后还不起信用卡,就用另一张信用卡套现还原卡的欠款,成为“养卡族”。他们一般找到“信用卡代还公司”,用新信用卡刷POS机,把原卡欠款和手续费刷给对方,然后让“代还机构”用现金为其还款。套现者付出的手续费一般为每次1%,只要还不上钱就不停地“借新还旧”,直到还完钱或还不起干脆不还了。

一些人利用信用卡套现,获取生意经营的流动资金。中央财经大学民生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永壮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在民间,许多民营企业老板都持有很多大额度信用卡,总信用额度一般在100万元以上。由于银行贷款难以获得,一旦企业出现资金紧张,他们就通过信用卡套现获取流动资金。通过信用卡套现,大量消费贷款变身生产经营贷款,一旦经济不景气、行业不景气或经营失败,很容易产生坏账,这已成为我国信用卡业务的重要风险源。

一些人通过大额信用卡套现,诈骗银行资金。春节前,在我国部分省份出现大规模利用信用卡预授权规则进行套现的行为,套现资金至今尚未完全追回。天津市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懂得利用预授权漏洞诈骗的人,都是懂行的,这些人一般都不用本人的信用卡套现,一旦出现坏账,很难追回来。

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末,我国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达到251.92亿元,同比增加105.34亿元,增幅超七成。此前,2012年全年我国信用卡新增坏账仅36.28亿元,这意味着2013年信用卡新增坏账已接近2012年全年的3倍。

已形成黑色产业链

记者采访发现,高额收入使得从事信用卡套现业务的公司数量越来越多,规模越来越大,甚至已经形成一条完整的黑色产业链。

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执行院长傅蔚岗介绍,按照中国银联相关规定,商户只需返给发卡行及银联0.5%到2%不等的费用,剩下的差价就是这些公司收入。有业内人士表示,高额收入使得从事信用卡套现业务公司数量越来越多,规模越来越大,甚至形成专业化一条龙服务,如帮商户申请营业执照、挂靠经营单位、编造名目申领POS机、虚构交易套取现金、向“大客户”提供套现手续费折扣、为维持信用按期还款“以卡养卡”等各个环节收取相应的费用。

“POS机申领门槛很低,利用POS机套现已经成为一门生意。”海口市秀英区人民检察院检察官李嘉华说,为了抢占市场,个别银行与收单机构在发放POS机的审核过程中简化程序,造成持大量虚假资料的商户成功通过审核。

记者了解到,近年来爆出的多起信用卡套现案件,多为不法分子开办“皮包公司”申领POS机,“承接”套现业务。广东警方破获的一起套现案中,发现个别银行给犯罪嫌疑人配置了两台POS机。

按照规定,POS机特约商户的申请和管理有严格的程序规定,一般需提供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身份证明等资料,经严格审核方能发放。而记者在百度搜索“POS机刷卡”关键词,前八个搜索结果都是办理POS机的广告。记者以想从事套现行业的名义联系到北京勤研POS机办理中心,该公司负责人雷经理告诉记者,只需提供身份证、银行卡正反面扫描件、本人手持身份证合照以及手机号码即可为记者办理POS机,剩下的手续他们都可以伪造。雷经理向记者推荐“移动封顶POS机”,刷卡费封顶35元,价格1980元。

雷经理说,其销售的POS机都是第三方支付公司的正规机具,刷卡后第二天,资金即可由快钱支付备付金打到记者银行卡。雷经理提醒记者,刷卡套现时一定不能刷整数,要在后面多刷一个零头,以防银行怀疑套现封锁POS机。“当然,封锁了我们也有办法给你重开。”

从事第三方支付业务的赵先生告诉记者,许多银行与第三方支付公司合作销售POS机。这些第三方支付公司一般以900多元的进价购买POS机,再加价到1000多元卖给商铺。由于有利可图,第三方支付公司即使知道买者是做套现的,也愿意把POS机卖给他们,甚至因为套现者要经常更换POS机,反而成为第三方支付公司的大客户。

银行、收单机构监管缺位

部分金融和法律专家表示,信用卡套现案件频发与信用卡滥发严重、部分银行和收单机构对POS机监管缺位以及小微企业融资难等有密切关联。

实际上,作为重要利益增值点,各大银行在信用卡业务上无序竞争,滥发信用卡、抢占市场份额为套现提供了土壤。

央行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末,我国信用卡累计发卡3.91亿张,人均持卡量为0.29张。尽管人均持卡量并不高,但由于用户群体集中,一人多卡的现象普遍存在。有调查显示,7.38%的消费者持有6张以上信用卡,1.35%的消费者持有超过10张信用卡。

据了解,在同一家银行办卡,各卡信用额度往往可以共享,而在不同银行办卡,额度并不共享。假设某人在20家银行各办理了1张2万元额度的信用卡,由于各银行互不影响,其有效信用额度可达40万元,或远超其偿债能力。

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赵锡军认为,为争夺市场,各银行对持卡人争相授信,导致信用卡持有者的信用额度被多次放大。

近年来,为控制风险,各银行普遍收紧大额信用卡业务。但天津顺达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负责人朱经理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只要提供身份证、房产证和工作证明,就可通过行长推荐的方式,为记者办理数张总额度约50万元的大额信用卡。其可“搞定”的银行包括光大银行、民生银行、兴业银行等,但记者需向其提供总信用额度的10%作为手续费。

中南地区一家民营商业银行信用卡中心负责人表示,目前银行业在信用卡方面的竞争已经达到白热化程度,各大银行纷纷推出各种“免年费”活动,商家刷卡消费的“返点”就成了信用卡发卡行最重要的收入来源。在获得商家“返点”后,参与交易的金融机构要进行利润分成,其中信用卡发卡行、POS机提供者和中国银联的分成分别为7:2:1。如此一来,银行、第三方支付等金融机构都希望尽可能多装自己的POS机。傅蔚岗认为,POS机管理混乱为不法分子利用信用卡套现提供了机会。

部分小微企业难以从银行获得短期贷款、资金流动紧张等也是信用卡套现频发的一个原因。陈铮说,银行放贷审核时间长、手续多,小微企业在短期内需要大量资金时,信用卡套现是较为便利、成本较低的资金来源。“200元手续费封顶,即刷即取的套现方式非常适合急需资金周转的小微企业。”

业内人士指出,目前,第三方支付企业,如银联商务、通联支付和杉德等,是受中国银联实时监管,其布放POS机的程序是否合规、平时对POS机的管理是否到位,银监部门并不掌握;而对于商业银行信用卡业务采取抽查等事后监测,难以做到实时全面监控。如何加强监管部门间协调,确保监管力度、监管口径一致,是相关监管部门面临的问题。

多措并举加强防控

专家认为,层出不穷的信用卡套现乱象,加剧了银行坏账风险,亟须多措并举加强防控。建议及时填补信用卡预授权规则漏洞,规范大额信用卡发行机制、建立银行间信用卡额度共享体系、规范POS机发售和管理等。尤其要规范收单市场从源头防堵套现行为。

部分金融界人士认为,银行与收单机构应进一步完善强化POS机申办和监管程序,严堵信用卡套现源头;相关监管部门应密切监测持卡人交易行为,严控信用卡透支资金用途,以维护正常金融秩序。同时,联合工商、税务等部门加强对设有POS机商户的经营行为以及资金流向等方面立体式风控。

记者了解到,根据《中国银监会关于商业银行信用卡业务有关问题的通知》(银监发〔2012〕60号)明确规定,商业银行个人信用卡(不含服务“三农”的惠农信用卡)透支应当用于消费领域,不得用于生产经营、投资等非消费领域。业内人士认为,作为收单行,对于明显属于生产经营、投资等非消费领域的行业,商业银行应关闭该行业商户名下的终端机具的信用卡交易功能。而作为发卡行,商业银行在收到本行信用卡发出的交易申请时,应根据交易信息(如MCC码等)判断对方商户的业务经营范围,一旦确认为违规交易即自动拒付,保障资金安全。

业内人士建议,商业银行应建立并严格执行本行的信用卡交易监测预警制度,针对各类疑似套现特征设计相关指标(如单笔或单日刷卡透支金额与信用卡核定额度的占比、交易时间与还款时间的相邻天数等),一旦出现可疑交易行为,应立即调查核实,必要时采取止付措施。对已经确认存在套现行为的信用卡持卡人,还应将相关信息录入征信系统和银行间已建立的“黑名单”。

傅蔚岗、李嘉华等专家表示,相关监管部门应督促银行卡市场各参与主体加快信用卡套现监测系统建设步伐,重点加强对商户监管,完善对持卡人用卡动态数据监控。

“银联、银行、第三方支付及收单机构应与工商、税务等部门加强对注册登记企业的联动监管,工商和税务等部门应建立向银联、银行定期通报公司运行情况的机制,加强对中小型商户或个体单位注册和运营情况进行跟踪管理。”

厦门大学金融系教授戴淑庚认为,利用信用卡套现是金融市场自由化之前出现的必然现象。我国还需积极探讨适合国情的信用卡盈利模式,适当变革利益分配格局,避免发卡市场的无序竞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