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行业观察

争议各方都想“大义”在手,这时候,携程网在网络支付上的不安全就可谓是给想睡觉的一方送了个枕头。

携程网漏洞泄露用户支付消息,本来是个互联网公司的技术与安全事件,但因为事发时机凑巧,坊间有论者就将之与互联网金融相联系,称“携程漏洞门使互联网金融再添曲折”,而且,这种观点或许还真能一语中的。

携程漏洞门是个别互联网企业的行为不规范与疏忽,并不能因此证明互联网金融是不安全的,如果在平时,也很难影响到互联网金融业的发展进程。但现在正是传统金融业与阿里巴巴等互联网金融企业就监管问题激烈博弈期间,监管部门正要对第三方支付施加诸多限制,在这个关键时期爆出这样的事情,其后续影响就很难估测了。

与携程漏洞门几乎同时爆出的,是四大行携手调低储蓄卡快捷支付限额。3月22日,建设银行将用户储蓄卡快捷支付额度从单笔5万元降为5000元,至此,一周之内,工商银行、农业银行、中国银行和建设银行都已经相继调低了快捷支付额度。而理由正是为了保护个人信息和账户资金安全。

由于一般的互联网消费涉及金额不会太大,5000元已足够,因此,受限额调整最大的应该是一些新兴的互联网金融业务,新规定实施后,用户通过手机快捷支付购买理财产品将变得更麻烦,很可能一笔钱要分几次甚至十几次才能转入。当然,通过各个银行的网上银行或者柜台,用户还是能够实现大额转入,但转账变得“更麻烦”这件事都是一样的。

从表面上看,四大行分别调低快捷支付额度都是各自的商业行为,无可厚非。但如果联想到此前央行公布的《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管理办法》、《手机支付业务发展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等文件,以及央行对虚拟信用卡和二维码支付的叫停,就会发现事情没那么简单,传统金融正在向新兴的互联网金融业施加压力,以限制其蓬勃的发展,而全部的理由只有一个:安全问题。

安全与监管是金融业的题内应有之意,纵观互联网发展史乃至整个技术发展史,监管从来都是滞后于新技术、新商业模式创新的,从这个角度讲,在互联网金融业狂飙突进近一年后,把监管提上日程并不为过,但为什么企业界与外界舆论会对监管问题有非常大的反弹呢?关键还是动机和利益。

很多人怀疑,是因为互联网金融业动了银行们的蛋糕,切分了传统银行业的利润,才导致银行与银联等利益群体以安全和监管为理由,推动了央行对互联网金融业的限制。这种怀疑有一些阴谋论的味道,但却不乏事实支持。在一些互联网金融产品推出后,各地银行存款被分流的报道层出不穷,比如最新的就有人民银行天津分行披露,今年前两个月,天津市金融机构个人存款同比多减169.84亿元。

虽然加强监管本身是正确的,但金融业到底是因为竞争的压力,还是安全的压力在推动对互联网金融的监管?这个问题仍应搞清楚,因为动机往往对手段的合理性有重要影响。如果是因为竞争原因,那么对互联网金融业的监管就必然包含有打压的色彩,而如果确实是出自安全考虑,则会促进互联网金融的发展。争议各方都想“大义”在手,这时候,携程网在网络支付上的不安全就可谓是给想睡觉的一方送上了枕头。

□信海光(财经评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