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几个全职妈妈租个三居室就能办幼儿园 "黑园"为何越办越火?

几个全职妈妈租个三居室就能办幼儿园——“黑幼儿园”为何越办越火?

隐藏在居民小区、商住楼、城中村……有一些家庭式、作坊式的“地下幼儿园”,他们或以托管的名义、或以早教班、兴趣班的延伸服务存在,游走在监管的灰色地带。为何明知是“黑园”,家长还要把孩子往里送?“黑园”存在哪些安全隐患?“黑园”为何越办越火,屡禁不止?

形态各异的“黑园”满足工薪阶层和外来工需求

在城市,作坊式幼儿园主要以“地下托管”的形式存在。记者近日走访广州一些居民小区,发现这类隐藏在小区居民楼里的无证幼儿园并不少见。有的是一个或几个全职妈妈租个三室一厅的房子就开办幼儿园,有的是以早教机构或兴趣班的形式存在,实际也承担幼儿园式的托管功能。

在广州番禺某小区,这类无证幼儿托管机构的宣传单张甚至到处派发或张贴在一些醒目位置,但是单张上从不留具体地址,只留了联系电话,只有存在相关需求的家长才会联系。曾经送孩子去过这类幼儿园的家长王女士告诉记者,由于孩子不足三岁,正规幼儿园不接收,家里没有老人帮忙带孩子,自己又要上班,无奈只好把孩子送到这样的幼儿园托管。

在广州天河区某小区,这里集中了大量的早教机构和校外培训机构。记者发现,有的早教或培训机构也同时承担着幼儿托管的职能,特别是在寒暑假,正规幼儿园放假,一些工薪阶层的孩子无人看管,家长普遍送至这些承担临时幼儿园角色的地方。记者看到其中一个某幼儿英语培训机构,在一栋商用楼租用了若干房间,一边做幼儿英语培训,一边做托管。小孩午间的睡室在一个狭小的房间,甚至没有窗户,简易的床铺不用时可层层堆放在墙边。而午饭是从外面餐饮处送来,卫生和营养情况无从知晓。

而在一些城乡结合部或城中村,由于这里聚集着大量的外来务工人员,其子女无本地户籍无法入读公办幼儿园,正规私立幼儿园收费对他们而言又太贵,他们只好把孩子送到一些租用农民房的“黑园”,起到一个帮助看管的保姆作用,收费便宜,也就三四百元。

据了解,这类幼儿园具有小、散、乱的特点。一般来说,规模非常小,从三五个孩子到三五十个孩子不等,老师也是一个或三五个;管理非常松散,孩子可以选择上半天或全天,随时来随时走,一日三餐可任选留吃或不吃;有的办学场地在居民楼内,有的是另租独立小别墅,两到三层楼,而且经常“搬家”或开几天就关,非常不稳定,老师要么是全职妈妈,要么是没有任何从教资质的社会人员,要么是退休教职工。

处于监管盲区,交通食品消防隐患重重

广东省政府督学钟院生说,这类作坊式幼儿园目前介于于教育、工商两部门监管的灰色地带。教育部门认为,这类机构不在监管范围,因其不是办学机构,应该属于家政服务的性质;对于工商部门而言,这些机构大多没有注册,不属于培训机构。如果属家政服务,则应该是以家政公司的形式在当地工商部门注册登记,但这类机构又不是公司。因此,无法监管。

钟院生说,这类幼儿园至少存在三大隐患:一是交通安全。这类幼儿园没有规范的校车接送,有的就用小巴或中巴代替,事故风险增加;二是食品安全。这类幼儿园一般来说收费低于正规幼儿园,为了节省成本,很可能给孩子吃品质低劣的食品,而且相关的卫生条件没有经过卫生部门审核,标准不一,容易引发疾病;三是消防安全。这些幼儿园场地各异,有的在城乡结合部或城中村的农民房,有的在破旧的居民小区,没有经过合乎标准的消防设施,一旦出现火情,后果难以想象。

一些法律界人士认为,目前,无论托管所还是培训班,都处于监管盲区,亟需政府职能部门关注。

“托管机构目前没有认定性质,但是从保护未成年人的角度来说,我们认为托管机构针对的业务范围管理部门应该是属于教育机构,对消防、安全、师资等方面的要求都应该是严格的,需要有准入门槛和行业标准。”广州市律协未成年人保护法专业委员会主任李素敏说。

应实行分级管理,不宜“一刀切”

在很多城市,公办幼儿园仅能满足本地户籍幼儿的入园需求,而众多外来工子女只能去民办幼儿园。目前,民办幼儿园有的收费昂贵,有的属于价格极其低廉的“黑园”,“两极分化”严重。

广东省妇联法律服务中心律师王飙尘认为,黑幼儿园的出现体现了政府供应的缺失和不足,政府没有提供那么多正规的幼儿园,导致很多黑幼儿园就有了存在的市场和基础,这是公共资源不足造成的。

王飙尘认为,“政府可以分等级设置幼儿园,对硬件软件的要求设定门槛,哪些条件是必须达到的,不同等级的幼儿园占多少比例,教师、保育员达到什么层次,低档次的幼儿园确保安全就行,收费应该相对低廉。当然,政府要承担全部的监管职责,”

据悉,自2012年起,广州市财政每年拿出1亿元专项经费,采取竞争性分配的方式,资助普惠性民办幼儿园。享受财政资助的民办幼儿园,前提是不允许向老百姓高收费,收费标准略高于同等级公办园。广州省级示范性普惠性民办幼儿园的收费为1200元/月。专家认为,应强调各级政府对学前教育投入的责任,尤其是加大对“普惠性”民办幼儿园的财政资助,加强对民办园的监管,确保规范收费保证教育质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