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中国触互联网20年 改变?颠覆?刚刚开始

“互联网进入中国,不是八抬大轿抬进来,而是从羊肠小道直出来的。”原中科院副院长胡启恒的这句话让人印象深刻。

“跨越长城,走向世界。”1987年9月14日,中国发出第一封国际互联网电子邮件,揭开中国人使用互联网的序幕。然而,中国真正加入国际互联网大家庭还要等到7年后。

1994年4月20日,中国与国际的64K Internet信道开通,标志着中国正式全功能联入了国际互联网。20年过去了,中国互联网的发展速度让世界瞩目。截至2013年12月,中国网民规模达6.18亿人,互联网普及率为45.8%,中国成为世界上网民最多的国家。

中国的互联网是如何一步步发展起来的,它又将面临怎么的未来。为此,广州日报独家专访了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首席科学家、第一任主任、中国科学院研究员、北龙中网公司董事长、互联网域名系统北京市工程研究中心主任毛伟。他表示,互联网还会有进一步大发展的机会。互联网对传统行业的改造才刚刚开始。“必须得迎接这个变化,不管你愿不愿意。”

7次申请后加入互联网大家庭

广州日报:20年前,中国为何决定加入互联网?

毛伟:当时中科院、北大、清华一起做一个项目,把中科院、北大、清华连起来,共享中科院一台超级计算机。后来觉得这个网络上的资源不多,跟国际也不联通,它价值较低。当时主要是从科研的角度来考虑,希望能够跟国际互联网连接。

那时没想到互联网会影响到人们的方方面面,因为那时互联网还没有实现商业化。

广州日报:中国联入国际互联网遇到了哪些困难?

毛伟:当时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NSF)管理着国际互联网。一开始,中科院向美方提出联入国际互联网时,对方没答应。答复是:这个网络上有很多美国的政府和军事部门,不太想让中国接入。

1990年开始,时任中科院副院长胡启恒多次找到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商谈,希望中国接入Internet骨干网,但困难重重。1994年初,中美双边科技联合会议召开之际,胡启恒再次重申联入国际互联网的要求,并最终获得认可,这已是中国第七次提出联入国际互联网。1994年4月20日,中国与国际的64K Internet信道开通,标志着中国正式全功能联入了国际互联网,开始成为国际互联网大家庭的第77名成员。

广州日报:中国最终接入国际互联网也是大势所趋?

毛伟:中国的科研机构需跟美国以及其他国际科研机构交流,希望能使用国际互联网。同时,这也是大势所趋,美方对互联网的控制慢慢变松。中国1994年联入国际互联网,1995年互联网就实现商业化,任何商业机构都可以联了。

所谓互联网,我认为它最大的价值就是全球互联。你在任何地方,都能跟全球任何地方的人进行沟通交流,这才是它的价值。

参与标准制定争取话语权

广州日报:中国一直在争取国际互联网组织中更大的话语权,话语权为什么这么重要?

毛伟:互联网本来是大家对等连接的。实际上,也不存在谁是互联网的中心,但是有两点需要国际上交流协商的,一个就是接入标准,另一个是互联网上的技术资源,这两点必须进行沟通交流。所谓的话语权也很重要。对于技术标准的制定,中国必须得积极参与,你不去就没有话语权,不参与标准制定,对整个行业、产业的发展肯定是不利的。

另外就是资源的分配管理。国际互联网域名管理机构(ICANN)是一个非营利性的国际组织,承担域名系统管理,IP地址分配,协议参数配置。如果你不去参加,如果分配给中国资源不能满足中国互联网的发展,那不是也不好吗。所以,国际上的所谓的话语权还是需要积极争取,一个方面说,你可给国际社会作贡献,另一方面也有利国家互联网的发展。

广州日报:国际互联网组织的管理模式是怎么样的?

毛伟:它这套管理模式叫多利益相关方的一种讨论机制(Multi stakeholder)。通俗地说,就是它不会跟一个国家或一个组织说,某个位置就留给你。任何人觉得这件事前跟我有关,我都可以去发表意见,去竞选相关的职位。只有你积极地参与,你的声音才反映出来,才能获得人家的重视,就是这样一种模式。

广州日报:您是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的第一任主任,能否简单概括一下,您当时做了哪些工作?

毛伟:域名是互联网的基础,互联网的服务、应用、信息安全都跟域名有关系。某种程度上说,我们的互联网是建立在域名的基础之上的。在发展初期,国家域名在整个中国占的份额很小,约1:10。就10个域名里面只有一个是“.CN”,其他都是什么“.COM”、“.NET”,这个实际上是不利于中国互联网的发展的。后来我经过努力,把这个状况给扭转过来了,我们的域名成为主流,在中国“.CN”一度占到80%。

另外在技术等方面,逐步从后面跟随发展到在全球技术层面领先的位置。

广州日报:“.CN”的市场占有率是怎么一步一步发展起来的?

毛伟:互联网较自由,没有说谁能控制市场。互联网的域名也是开放的,谁都可以做。我们只能通过市场手段,主要是提高服务,降低价格,通过这两点来做到。

市场力量和互联网基因合推

广州日报:中国互联网发展过程中遇到的困难有哪些?

毛伟:中国的互联网最初是从民间这个角度发展起来的,官方没有参与介入。比如说,最开始我们的网络要连到国际上,这个线路要审批,当时还从来没有让一个机构做一个专线连到国际互联网上。

由于它是新事物,当时各方面的政策都不配套,就是说你要去探路。

当时中科院找到邮电部说,希望做一条线跟国际上联通。邮电部说以前没这个业务,但最后邮电部还是大力支持,给了中科院一条专线。

广州日报:还有什么力量在推动着互联网的发展?

毛伟:我们在互联网早期或互联网基础层面上做了一些工作。早期引入互联网、还有域名等,这些都是互联网基础层面的东西。

刚开始没想到互联网会在中国有如此大的发展。因为那时主要还是在科研教育界使用。

实际上,互联网在中国的发展靠市场力量,跟互联网的基因也有关系。从技术设计上来说,互联网是一种开放对等的模式。没有谁说我是互联网的中心,我控制你。由于这种模式,市场的力量容易发挥,加之互联网的技术特点,再加上创新和市场的力量,所以整个互联网就繁荣起来了。从最初的科技教育界的一个网络延伸到社会的方方面面。

传统行业不改,你就会被抛弃

广州日报:互联网已蓬勃发展,你认为目前发展到什么状态?

毛伟:我认为互联网还会有进一步大发展的机会。可看到互联网对传统行业的改造才刚刚开始,比如小米手机实际上是对传统制造业的冲击,就说以前大家(觉得)好像制造业跟互联网没有什么关系,各做各的,但你可以看到互联网的思维和互联网服务的模式去建立制造业以后,它对制造业充满了冲击。

现在互联网在金融行业出现,对金融行业也充满了冲击。我认为后续对传统行业的影响是颠覆性的。

广州日报:未来传统行业会受到什么影响?

毛伟:传统的一些企业,可能它所有的服务也都会建立在互联网或移动的基础上。不是说,传统企业利用互联网的工具,而是整个业务模式可能都要变掉,是一些颠覆性的想法。

广州日报:对管理者而言,是继续大力发展互联网还是稍有限制呢?

毛伟:这个不是你支不支持的问题,比如说传统行业改不改,金融业你是不是要改。马云说过一句话,金融不自己改我们来改变它。实际上就是这个状况。你不改,你就会被抛弃。比如说店商,像苏宁、国美,你不改就难以为继。

你必须顺势而为,你必须用所谓的互联网的思维和一整套技术来改变你的做法。必须迎接这个变化,不管你愿不愿意。

广州日报:互联网思维应该怎么准确理解?

毛伟:这个问题雷军阐述过,那就是,用户至上,要把产品做到极致,用免费或者低价的方式把我这个产品推出,然后最终我实现价值转移,“羊毛出在猪身上”。大概就是这样。

从买卖到方便地买卖,再到买者与卖者之间互动,然后买到一款自己喜欢的个性化产品。

互联网带来的是不断升级的便利,不断提升的物美价廉和不断提升的个性化满足。这就是互联网的特性与市场结合后产生的力量。中国接入互联网20年后,这种力量已经无处不在,改变着每一个人的生活。

互联网的力量:便利、价廉以及个性化

网购、互联网金融、大数据……互联网的触角无处不在

4月20日,两年一度的北京汽车展开幕。在此之前,百度《2013汽车行业研究报告》显示,紧凑型车和SUV车 2013年搜索关注度合计超50%;其中SUV越来越受欢迎。90后更关注进口车。搜索三个高峰时段为:12时、17时、22时。

对此,媒体人信海光称,大数据营销已成土豪车企必修课。互联网之下已没有世外桃源,车企如果错过大数据营销盛宴,未来的结局,很可能是土豪变土鳖了。

电商

就像狮子吃掉森林里的羊

小丽是广州市的一位外企员工,如今互联网已完全改变她的生活习惯。她已习惯于网上购物,手机买火车票或飞机票、订酒店。

“双11”也是小丽十分关注的日子,这一天已经成为中国网购迷们的狂欢节。去年经“双11”当天,阿里全天交易额达到350亿元,比前一年增长83%。 对于电商的“双11”促销大战,马云说:“新的营销方式、新的商业流程、新的商业生态系统,对于传统商业生态系统将会开展一次革命性的颠覆,就像狮子吃掉森林里的羊。”

根据艾瑞统计数据显示,2013年中国电子商务市场交易规模9.9万亿元,同比增长21.3%,预计2014年后未来几年增速放缓,2017年电子商务市场规模将达21.6万亿元。

金融

硝烟升起互联网业务深入人心

不知不觉之间,金融业也感受到了巨大的冲击。当腾讯和阿里巴巴拓展版图,开拓金融业务时,战事不可避免。

广州市民李女士得知,余额宝存款收益高。去年的6月28日至7月3日以及马年春节前,收益都超过7%,远超过货币基金平均年化收益。

李女士动了心,加入互联网理财大潮中。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将钱转向余额宝,银行也开始行动。3月中下旬,工行、农行、中行率先下调了余额宝、理财通等第三方支付机构产品的购买限额;4月1日起,8家第三方支付在全国范围内被停止接入新商户。

业内人士称,互联网金融已呈井喷趋势,互联网金融作为一个新的现象和理念已开始深入人心。

未来

传统资源加上互联网的思维

电子科技大学教授周涛称,今天一个人既处在微信网络中,也在微博网络和手机通讯网络中。个人行为数据记录在案,这使得电子商务将实现个性化服务。

对于互联网未来的发展趋势,毛伟称,随着技术的突破,移动互联网迎来井喷式发展,加速对传统业务的替代,互联网应用面临新的创新和新机会。

同时,大数据也是未来的趋势之一。现在已进入互联网时代,每个人使用互联网时留下信息,构成大数据的基础。通过大数据提供服务成为一种商业模式。

问题

网速低 网络可信度待提高

毛伟称,中国宽带网民的宽带普及率已经高达99.0%,全国互联网平均连接速度仅为100.9 KB/s,远低于全球平均连接速度(230.4 KB/s)。根据Akamai的数据,全球网络平均连接速度最快的是韩国,为2124.8 KB/s (约17Mbps)。中国网络连接速度远低于全球水平。

毛伟称,我国互联网“可信”环境有待改善,技术层面:病毒木马、账号被盗以及钓鱼网站情况较严重。互联网虚假信息、消费欺诈情况频出。

2012年上半年,中国网民中31.4%的人中过病毒木马,人数达1.69亿人;2012年上半年,账号密码曾被盗的人数达到1.22亿人;2012年上半年,有31.8%的网民在网上遇到过消费欺诈。

中国互联网发展的4个时期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首席科学家毛伟称,中国互联网发展历程分为4个阶段:

(1)萌芽期(1994~1998年)。运营商为主导,骨干网建成开通,商业互联网萌芽。

(2)爆发成长期(1998~2002年)。风险投资支撑互联网发展,概念为主,但盈利模式不清。

(3)快速成长期(2002~2007年)。网络资源快速增长,互联网应用的深度和广度快速扩张,商业模式趋向成熟,几大互联网公司成长起来。

(4)发展与管理并重期(2007~至今),互联网在经济领域的价值开始体现,问题也暴露,互联网发展和管理并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