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街头“小混混”变身物联网“学霸”

26岁的古成龙可能很快就要成为一家上市物联网公司的老总了。他参与创办的上海左岸芯慧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最近正在筹备上市事宜。

公司投资人张波怎么也想像不到,自己会与一个出生于1988年的毛头小伙儿合作开公司,“我是1983年大学毕业的,我毕业5年后他才出生”。

年长的张波总爱调侃小古,一边夸他脑袋灵光,一边寻找他具备非同寻常聪明智慧的原因。为了与这个爱吃蚂蚁的小伙子合作,张波甚至放弃了与一名物联网界知名专家的合作机会,“教授擅长理论、善于完成一个既定项目和目标。这小子不同,他有很强的规划能力、动手能力,适合创业。”

中学老师眼里的古成龙,就没那么“优秀”了。这个初三以前“没上过学”的“小混混”,曾在半年时间里自学成为“全校第一名”——这多少令辛勤教书的老师们有一种挫败感。

吃了3年蚂蚁的“小混混”

这是一个在新疆某军区家属大院里出了名的“坏榜样”——不学无术,四处瞎混。从小学到初二下半学期,古成龙就没怎么上过课。他的精力都在学校之外。家属大院前后三条街的大小事端,这孩子全都能“摆平”。

那时学校、家里附近的大小网吧,都要给古成龙上交“保护费”,“如果不交,可能会砸店。”他所能回忆起来的儿时生活,大多与打架和蚂蚁有关。

“小时候就想练绝世武功,喜欢毒物毒掌什么的。”古成龙曾在军区大院里拿树枝蘸着糖水“钓蚂蚁”吃,这个习惯,他坚持了整整三年。到后来,从蚂蚁的种类、生活习性,到蚂蚁的口感、味道,他都能分得一清二楚。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对于儿子的特殊癖好,他的父母没有任何阻拦或者反对。“他们就觉得这是我自己的事儿,也不管我。”父母的“放养式”教育,让古成龙从小就养成了自己作决定的习惯,不论后果怎样,他都要为自己的决定负责。

包括“不好好念书”这件事儿,西安交大毕业的父亲都很少管他。到了快上高中时,父亲找他谈了一次,大概意思是问他将来要不要上高中,“不想上高中的话,就选择一个职业,上个中职,以后再上高职”。

古成龙为此专门查了新疆一些职校的专业,但并未从中找到自己喜欢的职业。他决定先上个高中再说。

听说古成龙要上高中,班主任老师傻了眼。这个从不认真听课的“差生”竟然在老师面前“狮子大开口”起来,“怎么报名参加中考?中考要考些什么?乌鲁木齐最好的高中是哪一所?大概需要多少分能进去?”

还没等古成龙问完,老师就摆出了对待“差生”常用的、怀疑加鄙视的经典眼神,“这个学校你不要想了,除非你家里人给你走后门,否则,你要是能考上乌鲁木齐一中,我头摘下来给你当球踢”。

彼时,古成龙的学习成绩是——数理化考试得分从未超过20分。

休学一年,从数理化不超20分到全校第一

2003年,15岁的古成龙自行决定“不上初三了”。他要在常人认为最关键的一年里完全不上课、不补课,自学备考。这样“奇葩”的决定,他的父母竟然也同意了。

根据中考大纲的要求,小古一个人跑到新华书店买了几本辅导书。为了节省开支,他还从爸爸、叔叔以前用过的教材里淘了很多二手书来用。

不到一年时间,中考来临。古成龙的中考成绩着实把全校师生“吓到了”,不仅是全校第一,还比全校第二名的总分高出30多分。

那一年,校长下令,中考成绩不要在学校里张榜了。按照以往的惯例,学校将在中考后把全体学生的成绩张榜公布,以鼓励好学生、激励后进生。但这一年,校长担心古成龙的出现,在校园里刮起“休学风”,决定“低调一些”。

超强的自学能力,成就了今天的古成龙。

高中时,他“故技重施”,在基础学科之外,又自学了“更少人竞争”的计算机。那时的一条捷径是,如果某个科目拿到全国、省级校外竞赛的好名次,可以不用参加高考,直接保送大学。

古成龙选择了计算机专业,因为这个专业与一般数理化基础学科相比,校内课程较少,大多数学生不会选择这种冷门且“没人教”的专业,竞争也并不算太激烈。同时被他选中的还有生物专业,理由类似。

还是通过自学,古成龙在省级计算机、生物竞赛中拿到了一等奖的好成绩。高中毕业那年,他拿到了华中科技大学、国防科技大学、南京航空航天大学3所学校破格录取的通知书。

直到今天,他还在根据自己的创业需要不断自学。

“鸡瘟和普通的感冒可不同,它也分好多种。现在的养鸡户主要7天打一针抗生素给鸡增强抵抗力,这种做法不安全也不可持续。”最近,这个计算机科学专业的本科毕业生在研究怎么养鸡。他开发的智能物联网终端,或将被一部分养鸡户先行使用,“他们可以通过手机,实时监测鸡棚环境、温度、含氨率等,再用手机直接远程调节鸡棚环境。”

合伙人张波正是看中了他的“自学能力”。“一个需要公司软件部、硬件部、系统部一起来开发的产品,他一个人就能全部搞定。”张波说,古成龙是学计算机软件技术的,同时还快速自学了电化学、芯片技术等,“过目不忘。学科交叉能力特别强”。

年轻人要自己决定自己的人生

采访中,记者发现,与大多数“学霸”徒有聪明才智却不善于作决定、凡事都由父母作决定不同,古成龙从小就是一个喜欢自己作决定的、且善于自己作决定的人。

“小男孩不听话,要管也管不住,索性让他自由发挥。”张波对古成龙的家庭比较了解,他最常听小古父母说的话是——你自己决定吧。

“初三休学一年”是古成龙作出的第一个人生重大决定。此后,从走竞赛保送路线,到选大学、选专业,再到创业,到“移民”上海,都是他为自己的人生、为自己想要的生活所作的长远规划。

挑选大学那会儿,军人出身的爷爷坚持要求小古选择军事院校,甚至提前为他的事儿,托了关系、找了人,但他却坚持要上南航。拒绝国防科技大学的理由听起来有些幼稚,却饱含了这个年轻人对未来生活的期许。

“国防科技大门卫都不让我进去参观,纪律森严,我不喜欢被管制;华中科技大在武汉,太热,我不想以后在那里生活;南航地理位置不错,虽然也有军事背景,但纪律宽松一些。”在决定去哪儿上学之前,古成龙一个人从乌鲁木齐跑到上述3所学校去考察了一番,决定去南航时,把爷爷给气坏了。

爷爷当即决定,孙子上学4年,全家不准给一分钱生活费。古成龙心里暗暗发笑,“幸好南航有奖学金,还不用交学费”。

大二那年,古成龙还拿过南航的全校嘉奖令。他在一天半时间内,编写了2.5万个计算机代码,测试一次通过,没有一处错误,及时完成了某型号飞机的火控系统研究任务。然而,临近毕业时,他又作出了一个与大多数同学截然相反的决定——不去部队工作、不留校做军事研究,而是到上海创业去。

在上海市嘉定区菊园社区,古成龙设计的“城市体征监测系统”每小时都在向环保部门传输实时数据。

一根铁杆,头顶一块太阳能板,一个监测传感器,外加一块小小的防护板——这个造价仅两三万元的监测系统如今正取代以往耗资30万元一间的“仪表监测屋”,为智慧城市提供第一手的环境数据。

“学了理论,要有所运用才行。我不想走科研路线,想把技术付诸实践、创造价值。”尽管科研机构工作稳定,但古成龙还是喜欢干些有挑战性的事。“年轻人的人生应该要好玩一些。”如今外形斯文的古成龙,脸庞上依旧挂着儿时那股子“顽皮”劲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