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房困扰多 86.1%北京青年表示不会一租到老

年轻人寄望于公租房,但户籍门槛和手续繁复绊住许多打工族

在房价长期居高不下的背景下,租房成为青年解决住房需求的最主要途径。

日前,团北京市委、市政协社法委青少年工作小组联合发布的《北京青年人才住房状况调研报告》显示,52.2%北京青年人才租房居住,非京籍青年租房居住比例高达80.7%。

团上海市委委托上师大青年学院和上海青年研究中心,对上海高学历青年移民群体进行的一项调查也显示,超过60%的受访者通过租房解决居住问题。

而随着租金的日益上涨,年轻人在租房上面临的压力也越来越大。

北京市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4年2月份,北京市CPI同比上涨1.8%。而租金上涨2.6%。《北京青年报》报道,多家房地产中介公司人员均表示,每年春节后房租都会上涨10%至20%,目前地铁沿线的两居室均价在4200至5500元左右。

除了租金高,各种租房乱象也长期困扰着大城市里的年轻人。《北京青年人才住房状况调研报告》显示,在受访者中,仅有26.3%的人表示在租房过程中未遇到权益受损问题,33.3%的人表示自己曾经遭遇房东临时清退,且无补偿;41.3%的人表示自己曾遇到租金不按合同,随意上涨的情况;43.8%的人表示自己曾遭遇过黑中介克扣甚至骗取中介费;54.1%的人认为租房信息不对称、租房难。

在各种租住方式中,群租带来的问题尤其严重。北京、上海等地,几年前就开始整顿群租现象。从2009年至今的5年间,北京市开始实施整治群租房行动起,至少7次出台或修订相关租房管理条例,展开了4次对群租房的大规模整治行动。然而,低廉的价格和便利的交通使群租房屡禁不止。

面对租房时诸多问题,许多年轻人愈加坚定了买房的信念。《北京青年人才住房状况调研报告》显示,30.3%的受访者认为当前租房市场不规范是催生青年人买房想法的原因之一。86.1%的受访青年表示不能接受租房居住到老。

许多年轻人将希望寄托于公租房。然而,现实中公租房却存在诸多问题。一方面,很多公租房位置偏,质量也堪忧,无法满足青年上班族需求,导致部分地区公租房空置率过高。另一方面,公租房租赁难逃户籍的隐形门槛,而住房最困难、条件最差的青年群体中,不少是外来打工者。

另外,申请流程复杂、耗时较长也让年轻人与公租房越来越远。《新京报》曾报道,申请一套公租房至少需办7个证,等90天。

为改善青年和低收入群体住房困难问题,中央和地方已经采取措施。2013年年底,住建部、财政部、国家发改委联合下发通知,2014年起,各地公租房和廉租房实现并轨运行。公租房将根据保障对象的支付能力实行差别化租金,对于廉租房等低收入家庭采取租金减免。

据北京市保障性住房建设投资中心消息,北京公租房或将按不同类型人群划分延长租期,旨在给住房困难群体改善经济状况的“成长期”。而对于清理群租后租房者的去向,北京市住建委主任杨斌表示,正在探索研究两种方式,一是在城乡接合部利用集体建设用地建公租房;二是城区将建设一些条件较好的公寓,提供给收入稳定的人群租住。在日前北京市政协召开的“社会治理专题座谈会”上,常务副市长李士祥表示,对于租房市场侵权导致的问题,将明确一家投诉受理单位,会在短期内向社会公布。

北京青年人才住房状况调研组建议,应推出“青年公租房计划”,鼓励和支持房地产企业兴建、运营青年公寓,发挥中介机构的积极性,整合市场上的适用房源,推出符合青年需求的租赁项目。政府相关部门可以通过减税、租金补贴、挂牌认证、政策倾斜等方式为这些青年租房项目提供支持。周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