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多种“解题神器”软件风靡校园 学生在线付费获作业答案


记者体验“解题神器”的答题过程

“问他作业”、“作业神器”、“作业帮”、“快作业”、“作业宝”、“魔方格”……近来一种新的手机应用软件风靡校园,被学生们称为“解题神器”。只要将作业试题上传到“解题神器”,几分钟后就有“老师”、“学霸”给你答案,帮你“完成作业”。北青报记者调查了解到,“解题神器”以解答中小学各科题目为产品诉求,将全国各地学生收纳其中,解题最快速度可以达到“秒回”。不少学生表示“解题神器”纯粹为了抄抄答案,完成作业。

调查

“解题神器”无题不能 试题“秒传秒回”

“作业如此之难,叫人意乱心烦。快上嗒嗒作业,学霸学神帮你忙”,在一个软件商城里,记者搜索“作业”二字,一堆“解题神器”涌现,纷纷打着帮助学生完成作业的广告标语,部分应用的下载频次已破百万。

如此火爆的“解题神器”究竟神在哪?记者随机下载了五款“解题神器”试用,发现每一款神器都标榜可以解答小学一年级到高三年级各个科目的题目,下载人数较多的“问他作业”打出广告:“涵盖100万道题目100个老师在线回答问题覆盖600个知识点”。

北青报记者发现,除了标榜“无题不能”之外,每一款“解题神器”的使用都极其便捷,除了在应用中打字输入试题,还可以通过拍照甚至语音的形式上传问题,一旦有了答案,软件马上提供即时的消息推送。在不少“解题神器”的主页上,几乎每分钟都有学生将拍摄的题目上传。此外,还有一种“搜题”方式,即学生一旦输入试题,软件可自行进行试题匹配,得出答案。在一款“解题神器”中,记者发现几个小时内的试题,多数都已有答案,且有各种版本可以点击查看,有些答案快到1分钟内出现。

在学生圈中知名度很高的“问他作业”,由广州百田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生产,目前已有23万次下载率。

“在线教师”多为大学生 2块钱做一道题

“解题神器”究竟由谁答题?记者了解到,一类是由学生间的互助解答,另一类则是由“在线教师”来答题,而不少“在线教师”实为大学生。解题并非无偿,在“解题神器”中,需要用“问豆”、“悬赏金”之类的线上交易筹码,如“嗒嗒作业”的“悬赏金”价格为,6块钱60个金币,不少学生拿出几百到几千的“悬赏金”为求一道题的答案,也有学生先通过替别人答题先挣得“悬赏金”后,再来提问。

一款较为火爆的解题神器——“问他作业”,进入应用主页后,页面上显示“我要提问”的指示图标,点击进入后,有两个“提问方式”供选择,一为“向学霸提问”,二为“向老师提问”,记者点选了“向老师提问”,上面注明需“付费”,记者注册并充值后进入正式提问页面,需填写“选择年级和学科”后,“上传图片或输入问题”。记者随机拍了一道初二物理“力学”试题上传,5分钟后一位标注为“问他高级教师”的孔老师给了答案,答案中没有任何解析说明。记者随后点了回复,提问“为什么?”孔老师2分钟后回复,“这是基本的物理概念啊,你从书本可以看到的,二力合成在同一直线上就是相加啊。”整个解题结束后,系统提醒“是否采纳答案”,点击“采纳”后,扣除了2个问豆,即2块钱。

北青报记者发现,“解题神器”虽涵盖各个科目,但在各个提问页面上提问最多的为理科试题,数学、物理题尤多。

“解题神器”运营商瞄准学生市场

北青报记者调查了解到,不少初中生长期使用“解题神器”。根据他们的经历介绍,多数试题十分钟内就能得到答案,又快又方便。有学生反映假期时,这些软件使用得尤为频繁,“放假了不好找同学或老师帮解题,大家就比较依赖这些软件”。初二学生扬扬表示。除了解答难题之需外,也有学生利用“解题神器”速成作业。高二学生钟同学表示自己多年使用这些解题应用来快速完成作业,“有时实在懒得做题,把题干脆往软件或网站上一输入,就有答案了。”

北青报记者调查了解了多款“解题神器”的幕后运营商,背景各异,大多非教育行家出身。有的软件出自大型互联网公司之手,如“作业帮”由“百度知道”研发;有的则由线上游戏公司开发,如“问他作业”出自儿童线上游戏运营商;还有的幕后老板出身体育教学领域。对于“解题神器”的开发,这些公司多表示看重“在线教育”的学生市场。一家公司负责人告诉北青报记者,去年年底时在线解题软件出现“井喷”,虽然学生并非主力消费群体,但考虑到家长对孩子教育的大成本投入,他们认为学生市场大有可为。部分运营商表示目前主要靠“悬赏金”营利,但在学生客户群稳定后还将通过广告和相关品牌来营利。

观点

老师家长担心学生不做作业

北青报记者随机采访了不同科目的几位中学教师,他们多表示不支持这样的软件应用,认为多数学生不能正确对待“解题神器”,这样的软件无异于帮助学生应付作业,成为“作业合成器”。一位初二物理教师表示,如果这些工具可以保证为学生提供完整的解析思路,是非常有益的,但目前没有人监控答案的具体呈现方式,因此不排除学生纯粹抄答案的风险,他不建议学生使用,“有问题可以随时微信我,我也可以帮大家解题啊。”

“有些题只是给一个答案那哪成啊,那不就是让孩子应付作业嘛。而且这种答案的正确率谁来保证?有些答案说不定还是错的。”师大附中一位初三家长,近来得知孩子们在使用“解题神器”,也表示对于这样的软件颇为担心,他表示对于学习态度端正的学生,这种软件其实没什么作用。

对话

“我们只是一个工具”

对话人:广州百田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 吕女士

北青报:你们公司怎么想到要推一款“解题”软件?

吕:我们一直在做儿童游戏,对于学生用户的心理很了解,调研时发现学生用户对于线上作业的问答,有很强的需求。现在小朋友做作业经常到深夜,而且还不一定能做完,有些作业还挺难的,家长都不一定能帮助完成。所以我们在想,除了提供娱乐外,能不能帮孩子们做些其他事情。当然,我们也想看看在线教育是否有发展的可能。

北青报:软件中有在线解答老师,从哪聘请的?

吕:我们团队有专门聘老师来做支持的,专门在线解答问题。有一些是广州学校里的老师,但是他们也会研究和学习全国各地版本的试题。

北青报:解题的正确性如何保证?

吕:老师都是各个学科的专业人士,这个正确率是有保障的。

北青报:很多学生拿这个来直接做作业,老师家长很担忧。

吕:我们是鼓励学生了解解题过程,但确实会出现这种情况。我们的初衷不是让学生只是获得一个答案。

北青报:但你们有没有监控这样的情况?有学生确实把它作为应付作业的手段。

吕:我们只是作为一个工具,会达到什么使用效果,还是要看学生自己。当然,作为工具的研发者,我们还是想尽量引导向好的方向发展。(林艳 李清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