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生姜缘何贵过鱼肉:农户囤货心理助长价格

“再姜军”幕后:生姜缘何贵过鱼肉

数年内,姜价为何相差近十倍? 探访多个姜产地,揭秘生姜上桌的利益链

当生姜从泥土脱身时,一场围绕它的暗战正在升温。

在很多消费者眼里,这些年来,骤升陡降的它是市场里的“癫狂物种”。

“前年3块一斤,去年5块,现在10块,比鱼肉还贵。”41岁的长沙家庭主妇贺兰无法理解。

饶有趣味的是,两年前,姜价高企时,人们戏称“姜你军”,山东更曾有3名盗贼下乡偷姜被追捕。

这次,“姜军”又现。而每次姜价异动,溯因几乎多归为天灾减产,主产地山东更直言:没人能垄断姜市。

但究其幕后:天灾之外,到底有无游资炒作,囤积抬价?

手机咨询台是姜商成向阳的“生意晴雨表”。

4月15日,看完价格,他摇摇头:“山东潍坊幼鲜姜出窖比昨天又涨了0.1元,云南曲靖的鲜姜难进了。”

3月至今,全国生姜价格陡涨,长沙市场上生姜价格已直逼10元/斤,一个月内涨了六成。而批发价早从往年的3元以下涨到现在的6元-7元/斤,同比翻番。

32岁的成向阳被同行称为“长沙最大姜老板”。长沙每天销售的近百吨生姜约一半从他手上流出,这名十年姜商说,“这轮涨价是20年来最高的”。

而记者走访长沙菜市场,联系山东、云南等主产地,对生姜进行溯源调查发现,货源紧张是此轮生姜价格上涨的主因,农户的囤货心理对生姜的价格略有助长。

■三湘华声全媒体记者  汤霞玲  通讯员  梁俊

姜农

天灾减产+囤货观望

从2年前的6毛,到今春的6块

山东潍坊的姜农韩师傅,他地里的生姜通过成向阳运到长沙马王堆菜市场销售。

韩师傅说,他家去年种姜3亩,逢山东大旱,原亩产1万斤的生姜收获不足6000斤。而此前的2012年,生姜的批发价降到0.5元-0.6元/斤,周边农户纷纷改种其他作物,使得生姜的种植面积大大缩水。

在他看来,山东虽是全国生姜主产区,但种植盲目。“基本上是前一年的价格高,下一年就种得多;前一年价格不好,来年种得肯定少。”

韩师傅算了笔账:一亩地的姜种要6000多元,加之化肥与人工,亩产投入近万元。如果明年亩产1万斤,批发价降到1元以下就会亏本,如果明年亩产只有6000斤,批发价要在2元以上才能赚。

成向阳跟同行交流估计,受到2012年低价影响,山东安丘、莱芜等生姜主产区的种植面积减少约1/4,加之去年大旱,山东生姜亩产降低约1/3左右。

另外一个生姜主产区云南,也因为去年年底的冰灾,产量锐减。

“货少自然价高。”韩师傅的观点在另外一个批发商的口中同样得到证实。今年3月底4月初,李爱国去云南购姜,以往两三天能收齐一车20吨,这次他奔走十多天,一无所获。

批发商李爱国分析,云南市场上有少量囤货,因为生姜储存周期长达三年,不少农户在观望,等着价格上涨时再脱手。

农户囤货心理并非孤例。山东的韩师傅坦言,他家窖子里就有2000多斤鲜姜,他想再看看市场行情,等到割麦时(6月)再出手。

产地批发商

收货心理战:苦劝+吓唬

以前一人一天搞定,现在合伙还得五六天

潍坊小贩王德亮是韩师傅最熟悉的伙伴,每年他的姜多经他手流向全国。

王德亮在山东负责本地收购,固定供给成向阳。往年,他一天能收一车30吨,现在跟几个伙计合作,3天才发一车货。

以往王德亮掌握收购主动权,而现在要跟农户说好话,因为很多农户不想卖。

为收到存货,王德亮不得不跟农户玩心理战术。“有时候吓唬,说过段时间价格会下降,再不出手就吃亏了。”他常跟农户算账,今年这么高的价,明年肯定货多价跌。苦劝之下,他现在5-6天能收齐一车货,收购价格在5.8元-6.4元不等。

长沙批发商

“长沙姜王”细算加价过程

数次流通,加价2-4元

收购一整车后,王德亮以每斤增加0.2元的价格卖给成向阳。

成向阳负责从王德亮手中接货并运到长沙。每年他经手的生姜有七八千吨,平均每天出货20-30吨。而他估计,长沙市场每天卖姜约80吨。

摊上马王堆菜市场的进场费,加上从山东到长沙的运输费,算上各种人工费等,成向阳说,生姜从他手上卖出会加价1.2元—1.5元/斤。

加价后,这些姜会销给马王堆、红星、高桥以及娄底、郴州的二级批发商,那里姜价会再涨0.5元—1元/斤。

最终,进入市场时,摊主会再加价0.5元—1元/斤卖给顾客。

在毛家桥、荷花池等市场,记者调查发现,与5元-6元/斤的批发价相比,生姜的终端销售价在7元-10元/斤不等,中间流通环节加价2元-4元。

“羊毛出在羊身上,运输和批发成本自然会转嫁到生姜上。”从云南进货的生姜批发商周阳春坦言:一个门面年租赁费4万元,运输费420元/吨,进场费35元/吨,市场搬运费25元/吨。而这些费用都会加入姜价之中。

幕后囤姜者

“三年魔咒”+待价而沽

囤量一定程度上稳定市场

在姜价几年内的数次剧烈波动里,都有囤积者的影子。囤积的不仅仅只有姜农,也有批发商。

2011年到2012年,姜价极低,加之去年毒生姜曝光后,姜价更是雪上加霜。成向阳说,姜价惨跌后,不少批发商伺机而动,山东等地都有人囤货。

而目前长沙市场上生姜货源最多的应该是成向阳。他坦言,自己的仓库里现在有约500吨生姜,全部是去年生姜出土时低价收购的,现在价格早已翻番。

但他认为,这批货物对于长沙市场的抬价作用并不明显,反而因为长沙市场货源充足,在一定程度上稳定了长沙生姜市场。

姜价有个“3年魔咒”:涨三年,贱三年。成向阳总结,这可能跟生姜储存期有关,因为生姜放在地窖的存储期,刚好也是三年。

观点碰撞

姜价是否会再冲高?

商人

对于姜价会否再度冲高, 十年姜商成向阳预测,“这轮涨价可能仍会持续数月。”因为市场上现在卖的多为去年10月出土,总量已不多,而现在鲜姜刚下种。

物价部门

长沙市物价局的专家对此观点并不赞同。“生姜只是日常佐料,价格过高,肯定抑制消费,短期无法冲高,市场会用脚投票。”他分析认为,这些年,姜价曾遭暴炒,也曾遇惨跌。今年的姜价,是受产量下降、无序生产与部分人的囤货影响所致。

记者手记

何处失范才让价格疯狂?

采访结束时,韩师傅跟我说:因为今年价格好,他准备扩种到4亩。他家一共才6亩地。

那时,我突然有些紧张:再次被“姜军”后,谁知道明年的姜价又会是多少?

合理的价格,需要规范的市场与诚信的人,需要无形之手的左右,也需要有形之手的温和调控。

——如何避免盲目种植?能不能让当地的合作社服务更广更细?有何妙招能减少流通中各方囤积与屡次加价?

如果失范,价格必屡屡疯狂。而扭曲之下,应该不会刺激人种植,只会让人害怕远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