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鸡西石墨污染黑洞曝光:居民饮用水漂浮油状物

电动车,凭借“绿色环保”的金子招牌,可谓是赚足了眼球,但是你知道吗?就在这些顶着“绿色环保”光环的电动车背后,有一群人却苦不堪言,他们正饱受着石墨过度开采、加工带来的严重污染。石墨污染和电动车有什么关系呢?你可能不知道,制作电动车电池的主要材料就是石墨。

这些年随着各种锂电池产品的广泛应用,作为原材料的石墨价格也是一路上涨,石墨因此被称为“黑金”。而与此同时,它所带来的污染也是愈演愈烈,我们来看记者近日在黑龙江鸡西的调查。

鸡西:石墨粉尘污染严重

一到鸡西,道路两边都立着大大小小的广告牌,内容几乎一样,都是推销石墨产品。当得知记者是来报道石墨污染的,开车的司机告诉记者,在鸡西的麻山区、恒山区、鸡东县,石墨污染都很厉害:“这里就是产石墨,这边的污染特别严重。灰尘特别大。”

在司机的指引下,记者来到了位于麻山区的一家石墨工厂,在现场,记者看到,距离厂区几百米远的地方,就是一片密集的村庄,从厂区可以清楚的看到村庄里的房子和庄稼。

“别提了,这一年叫它害完了。就晾衣服啊晾完之后还没干就要拿回来。”在这里的村民家,记者看到居民家里的窗户上铺上了好多层的塑料布

“不挡那灰吗?你看看用手一摸哎呀老厚一层了。这是昨天早上刚擦的,这孩子来回开门啊那灰你看到没他来的时候风往这边刮,都刮屋里了。”

这位村民带着记者去看他们的井水,周围十几户人家都指着眼前的这口井喝水,石墨厂现在还没有开工,一开工他们就要给井水盖上盖子,尽管如此,井里也落上了厚厚一层黑色的粉尘。

“吃多少石墨啊这一年。不吃这个也没有办法,之前石墨厂不在的时候,就没有这样的情况。”

离开村庄之后,记者继续往镇里走,大约步行五公里之后,来到镇里的居民区。尽管离石墨工厂已经有一段距离了,但在这里,石墨污染依然困扰着当地居民。

“就这楼吧 一天下来一擦一层灰街上、地上都是土。”街上的清洁工人这么告诉记者。

石墨矿每年冬季停工,这个季节只有零星的几家石墨矿已经开始工作,但这个距离石墨厂已经有一段距离的小镇上,空气中已经开始弥漫着石墨粉尘,当地的居民告诉记者,到了夏天,这样的情况更加严重。

“我们夏天的时候都不敢开窗户就是早上走得时候把地给擦了晚上回来你看那地一层层可多了。”

“夏天穿那个拖鞋在大街上走一圈回家拿拖鞋脚底下的都刷不净用洗衣粉刷都不行。”

镇上很多居民都用塑料布把窗子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住,冬天尽量不开窗,可是一到夏天,石墨粉尘还是会被吹进家里。“夏天开窗一天擦两遍也不行。”

记者调查:居民饮用水 竟然漂浮油状物

不在当地,是无法想象污染有多严重,只要在户外采访一两个小时,一擦脸,纸巾都是黑色的,而这还不是最严重的,让当地村民最不能接受的是,如今他们每天喝的水,他们辛苦种的庄稼也被污染了。

在距离石墨矿不远的一片玉米地,记者看到这边大面积都是玉米收获之后留下的秸秆,而这些叶子也都是亮晶晶的,迎着阳光还闪着金光。

“你手摸一下都知道了你看用手摸一下亮晶晶的都是石墨晚上外面拿手电就像下雪一样这地上落的都是。”村民告诉记者,这个季节,石墨厂还没有开工,每年收获的时候,玉米里都全是黑色的石墨颗粒,要洗好几次才能洗干净。

“那个大米啥的要是种苞米那手全是黑的。我们有个亲属把大米给发到大连那边有人完了发去500斤人家都不要他说铅超标都撤下了。”

“远处的稻子发亮但是我们这儿的发乌。”

在田地中间,记者看到一条小河横穿村庄,村民们告诉记者,这条河是从上游就是石墨厂里流淌下来的,河水非常浑浊,跟随村民,记者走进了村里的一户人家。

这户村民家是用水泵来抽水的,他们家抽上来的水要垫上这样一个海绵垫,这个海绵垫大概有十公分左右,是起到一个过滤的作用。记者发现即便是经过这么厚的海绵垫过滤之后,下面的水,依然是黄色的。而用手按一下这个海绵垫,上面漂浮着一层油光光的亮点。当地村民告诉我们,这就是石墨。

“你看石墨,一按就按出来了。因为这个河是石墨河,地底下污染。”

记者调查:矿厂否认污染 地下水却严重超标

早在2012年,工信部就颁布了《石墨行业准入条件》,其中明确规定严禁超标排放,要定期开展清洁生产审核,建立环境管理体系,那么,为什么直到今天,村民们依然会呼吸着充满粉尘的空气,他们赖以生存的饮用水,甚至还漂浮着油光呢?

记者跟随知情人,来到了村庄上游的这家叫做“长源矿业”的公司,这里的负责人误以为记者是来谈生意的,就打开了话匣子,他告诉记者,他们开采的石墨材料主要销售给电池企业,就连眼下最火的电动汽车特斯拉[微博],它的电池供应商日本松下也是自己的客户,如今他们的产品是走向世界,遍布全球。

“我们现在那个十大锂电池的都是我们的客户你像国内的比亚迪(46.14, 0.88, 1.94%)、ATL\三星[微博]松下这几个大的锂电池”

而当记者问及这些石墨开采、加工,会不会对环境造成污染的时候,这位负责人的回答是,没有污染。

“这个光产开采国家都是有要求的,就像环保的要求一样,他必须按照规范的开采条件。”

负责人的话,与记者的调查大相径庭,那么,到底是企业说谎,还是当地村民夸大事实呢?为了一探究竟,记者再次来到村民家中,对他们从地下打上来的水,进行取样,送往国家认可的检验部门。但检测结果却让记者大吃一惊:水的浑度、色浊度已经其中重金属含量明显超标,其中铅含量超标七百倍,汞含量超标九倍重金属的含量甚至超过国标的六倍。

饮用水中汞超标,会对人的神经、消化、内分泌系统和肾脏产生危害。而铅超标更是会损伤人的神经系统,尤其是对少年儿童,会引起身体与智力发育迟缓。当地的水中铅含量竟然超过了国家限值的700倍,危害可想而知。可即便如此,当记者拿着这份检测报告再次来到这家工厂的时候,负责人依然信誓旦旦的告诉记者,不可能。

“我们投入都很大的,粉尘污染、水污染,都有专门的措施,不会有污染的。”

记者调查:长源矿业 尾矿渗漏已停工?

这家企业负责人信誓旦旦,自己的企业在防止污染上投入巨大,那么,这家企业到底有没有违法排放?为了调查真相,记者来到了与长源矿业相邻的这家矿厂,在这里,记者得到了一个很让人奇怪的信息。

“他们现在也是停的,就是有点存货。” 眼下,马上就是石墨生产的高峰期,很多企业都在加紧准备,那么,为什么,长源矿业公司反而停产了呢?几经周折,记者知道了停产的真相。

“因为尾矿库的事儿,管道出现渗漏。”

尾矿库是矿厂专门用来,处理采矿之后所留下的废渣的,污染危害性极强,国家《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明文规定,矿山企业必须按照有关规定,防止造成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行业规定中也明确,尾矿库必须做好相关的防渗处理。因为一旦渗漏,大量重金属物质,就会污染周围的土壤以及地下水,危害当地居民的健康。

那么,这位长源矿业的同行说的到底是不是事实,记者又找到了一位目前仍在长源矿业工作的工作人员,他告诉记者,企业的确发生了泄露。

“我们是去年八月开始生产的,三月底的时候发现管道有问题。漏得很多,就停产了。”

按照规定,企业一旦出现泄露,必须要通知环保部门,及时对问题进行处理,记者两次前往这家公司询问有关泄露污染的问题,得到的回答都是,没有污染。

企业的故意瞒报,也让村民完全蒙在鼓里,直到今天,这里的村民对于上游矿厂尾矿管道出现渗漏的问题,也是毫不知情,他们每天依然喝着漂着油光的,被污染的水。

记者调查:滥挖滥采 无证生产助虐环境污染

记者也将向当地环保部门进行了举报,对于这件事情,新闻频道也将持续关注。而随着记者的调查不断深入,一个更加触目惊心的事实也付出水面,眼下,在鸡西,石墨的过度开发,已经不是仅仅污染空气和地下水,当地的生态环境已经遭受到了严重的破坏。

记者在矿区深处看到,“山皮”被挖开,大量的岩石裸露在外,上面还清晰可见大型机械挖掘的痕迹,而这样刺眼的“伤疤”在这片山上并不少见。根据国家规定,开采完的山体应该重新种上植被,但是为了追求赚钱的速度,这项政策根本没有人执行。

“哪儿好挖哪正,常的矿山开采要先剥离啊然后开采完了我要恢复啊,对不。你开采完了把地标都破坏了要恢复啊,这不就要花钱吗,要私人的开采完了就扔那儿不管了”知情人这样告诉记者。

不仅是私挖滥采现象严重,由于石墨需求越来越大,很多没有采矿资格的企业,也在开采着石墨矿。2011年前后,鸡西市大约有二十多个石墨采矿证,这些企业中大多数采矿权就已经过期。可三年过去了,很多证照过期的企业,仍在开采石墨资源。

“现在基本没有合法的采矿的,基本都快到期了或者到期。”

让这些企业之所以敢以身试法,巨大的利益是主要原因。2010年的时候,石墨初级产品的价格还是每吨2500元,随着电动车电池、手机电池的广泛使用,作为锂电池原料的石墨需求量越来越大,而现在的价格已经达到了每吨6000元左右。

“小企业根本不愿意做这样的投入,地方政府又保护,不然的话,税收哪里来,就业哪里来,这都是很现实的问题。”

鸡西作为资源型城市,拥有丰富的石墨矿藏,本来是笔不可多得的财富,而眼下这些“黑金”的滥采滥伐却给当地带来了污染,甚至影响到了当地人的身体健康。而专家的担心并不仅仅如此。

中国能源研究会能效投资委员会副秘书长韩晓平认为:“环境方面不用考虑资金来进行环境修复 所以就把我们资源价格卖得太低了 这样低就导致整个国际贸易非常扭曲 如果我们把所有战略型新兴产业最低端的生产能力集中在中国 一定最后是把我们的资源、能源、环境全部破坏掉。

地方政府应该不缺位,应该更多地来关注。但地方有时候为了GDP就表现出很大的问题。(地方政府)在四五年里牺牲环境、资源、民意、民生,通过这样短期内把GDP拉上去,就是招商引资,把能开采的资源都拿出来开,以最低的成本给这些企业开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