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春以来,云南各地古树茶价同比涨幅在20%以上,有关普洱茶价格的议论又多起来

普洱茶山看普洱

本报记者 高云才

又是春天,采茶季开始了。“头春下了一场雨,茶叶长势好呀!已经采第二茬了。”云南省凤庆县洛党镇大兴村茶农黄天华正背着茶篓,在黄家山半腰上采摘古树茶。

据云南各地不完全统计,入春以来,古树茶价同比涨幅20%,台地茶价同比涨幅在10%。一时间,关于普洱茶的议论再次纷起。有人说,普洱茶疯了,资本运作的结果,都是泡沫。有人说,与一些高价格绿茶或岩茶相比,普洱茶价格依然处在低端。究竟孰是孰非?这个高原特色产业发展的良性机制究竟是什么?记者近日来到云南茶区,同专家一起号脉普洱。

普洱茶,其实并没“疯”涨

古树茶高歌,台地茶在低价中浅吟

普洱春茶之“热”,从两个现象中可窥得一斑。

蹲守茶山。来自新疆、甘肃、吉林、香港、广东、浙江等地的茶商和茶人,早在清明前的半个月就已经蹲守茶山了。西双版纳的古六大茶山、新六大茶山,临沧的冰岛山、困鹿山,到处可见蹲守茶山的人员和车辆。

古树万贯。百年以上的茶树一般称为古树,“万贯”是说一棵著名古树茶,能产成2.5公斤干毛茶,市场价能买到万元以上。另一个意思是指,像班章、冰岛这样的古树干毛茶,每公斤售价就突破万元。

春茶之“热”的高潮为今年冰岛春茶王拍卖。最近,由双江勐库茶叶有限公司制作的“问鼎冰岛”,价格拍到每公斤12万元。

从云南省农业厅茶叶处获悉,位于普洱市澜沧拉祜族自治县的景迈山,今年的古树茶价格上涨20%。在双江拉祜族佤族布朗族傣族自治县,勐库冰岛村少部分开采的古茶树单株鲜叶价格达到每公斤4000元……

虽然普洱春茶“涨”字当头,但只是古树茶高歌,而台地茶依然在低价中浅吟。

云南省农业厅茶叶处负责人说,近年来,云南全省普洱茶年产量为8万吨,古树茶产量只占1%,约为800吨。古树茶不是云南普洱茶的全部,真正代表普洱茶价格总水平的是占总产量99%的台地茶。

台地茶价格几何?地处西双版纳的勐海茶厂收购台地干毛茶价格是普洱茶价格总水平的风向标。今年3月中旬,勐海茶厂公布的大宗干毛茶特级为每公斤46.60元,1级到10级收购价为每公斤41.6元和14.0元。在普洱茶另一主产区临沧市,截至3月28日,干毛茶平均价格每公斤53.2元,同比增长了13.7%。

云南省农业厅厅长张玉明表示:“认得普洱茶价格,必须对市场销售价格有全面了解。因为,只有全面了,才会客观;只有全面了,才会准确。”

“疯”是什么?是脱离了供求关系的非理性,是脱离了价值的非理性。在双江勐库镇寻觅,想买几片正宗的冰岛老寨普洱茶尝尝的广东茶客刘勇锋很是感慨:“同高档金骏眉、龙井和大红袍售价相比,古树茶每公斤卖到2万元,也不能算高。”

普洱茶“热”,折射产业发展之“痒”

市场波动大,质量是普洱茶的命门

普洱茶“热”,催生着高原特色产业的新希望。

澜沧江两岸茶山农民忙碌的身影,普洱市茶叶交易市场熙熙攘攘的人流,佤寨傣寨茶农新盖的房屋,农民卖出新茶后喜滋滋地数着票子……变化,见证着普洱茶产业的兴旺。经过云南省委、省政府的艰苦努力,透过千百万茶农的辛勤劳作,普洱茶作为云南高原特色农业的当家“十二花旦”之一,正托起茶农对美好生活的新期待,走上全国各地乃至亚、欧、美的茶桌。

颠簸在普洱茶山,深入少数民族村寨,调查茶叶农民专业合作社,走访普洱交易市场,探访茶叶粗制所,同茶叶专家交流……普洱茶“热”折射出来的高原特色农业之“痒”便清晰起来。这个“痒”,便是市场波动大。

被茶客们称为“老茶李”的李亚全,是普洱茶专家。对2007年普洱茶的暴跌,他至今记忆犹新:低谷时,不论是古树茶还是台地茶,都鲜有人问津,茶农、茶商苦不堪言,茶产业受到致命冲击。

什么原因使普洱茶波动如此之大?由于一些厂家没有严格执行制作工艺和标准,一些普洱茶的质量出现了问题,比方,仓储时水分太大没有及时通风,导致茶体霉变。千里长堤,毁于蚁穴。“老茶李”说:“几粒老鼠屎,毁了一锅米饭呀!”战战兢兢的普洱茶产业在质量问题上,一直如履薄冰。

随着普洱茶的保健作用被市场逐渐认知,现在普洱茶又逐渐“热”起来。双江县勐库镇俸字号冰岛古树茶农民专业合作社茶农阿金木说:“市场打摆子,茶农受不了。每时每刻,我们就像过独木桥,对普洱茶质量管理小心翼翼,生怕出纰漏。”

张玉明指出,质量是普洱茶市场稳定的关键,是普洱茶的命门。高原特色农业的立足之本就是质量。普洱茶的起伏兴衰,都在说明着这个真理的颠扑不破。

普洱经营之树如何常青

小作坊,大品牌,赋予现代农业新诠释

冰岛茶,同班章、景迈、曼松一样,都是赫赫有名的古树茶。傣族兄弟阿金木和弟弟金阳平是冰岛古树茶农民专业合作社的顶梁柱,哥哥负责合作社16户茶农生产冰岛茶的销售,弟弟则是勐库镇十里八乡知名的制茶技术能手,俸字号的冰岛茶在市场很叫座。

阿金木的茶叶初制所,由舅舅负责打理。16户人家,3000来棵古茶树,每年的春茶产量也就是800公斤左右。即便是初制所这个小作坊,加工能力也吃不饱。

小作坊,大品牌,构成了古树普洱茶特有的业态。粗制所,一头连着古茶山,一头连着大市场,赋予现代农业新诠释:小作坊,一样干出大品牌;小作坊,一样能经营大市场。

在过去长期的计划体制中,云南有3个著名的国有茶厂,分别是勐海茶厂、下关茶厂和昆明茶厂。随着市场经济的浸润,昆明茶厂退出历史舞台,其他两大茶厂用市场体制改造,继续生产大宗普洱茶,满足了千家万户饮用普洱茶的需求。同时,云南又涌现了勐库戎氏、龙润、六大茶山这样的大型普洱茶厂商。小作坊大厂商并行不悖,成就了普洱茶今天百舸争流的生产和经营格局。

普洱之树如何常青?关键是构建普洱产业发展的良性机制。张玉明表示,着力点是两个,要进一步科技化,还要进一步组织化。

国家级评茶师周云川说,理化指标分析表明,古树茶和台地茶成分基本一致,为什么古树茶附加值高呢?因为,古树新茶,香、味、韵俱佳,而台地新茶与之差异较大,并常伴有苦、涩、麻的口感。科研攻关如能解决这个问题,则台地茶的附加值就会大幅度提高。

以临沧为例。该市现有茶园130万亩,其中栽培型茶园65万亩,野生古茶树群落40万亩。台地茶面积比古树茶面积高出很多。截至3月28日,临沧市春茶产量达到5985吨。临沧茶叶办公室主任李文雄感慨:“若是台地茶口感能达到古树茶的水准,那就是茶农天大的造化!”

普洱茶营销专家陆洪标说,尽管当前普洱茶生产经营呈现繁荣业态,但总体上看,组织化程度还不高。普洱茶生产经营的组织化,体现在规模、营销和品牌塑造上。现在普洱茶品牌繁杂,质量良莠不齐,难以形成生产经营合力和市场竞争优势,特别是孕育着高原特色农业新希望的台地茶,依然在谷底徘徊。

只有不断提高科技对普洱茶的贡献率,提高普洱茶生产经营的组织化程度,大规模、成系统地提高普洱茶的附加值,才能真正形成茶农开心、茶商开心、消费者满意、高原特色农业成气候的良好局面。

云南省委书记秦光荣用一连串的排比描绘高原特色农业应有的品质:“丰富多样显特色,生态环保出效益,安全优质作保障,四季飘香强竞争。”应该说,这一天的到来,才是普洱茶真正的春天。

延伸阅读

古树茶:是指存活百年以上的普洱乔木茶,在云南版纳茶区、临沧茶区、普洱茶区有古树群落,数量稀少。一些资深茶人认为,必须是300年以上树龄的茶树才能冠以“古树”之名。

台地茶:指云南运用现代茶叶种植技术,人工种植的现代茶园产出的普洱茶,它们通常树龄较短,品种较新。由于后期管理较好,台地茶产量较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