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农家乐,如何乐?(倾听·行进中的基层回声)

    农家乐是一种在回归乡土和自然中获得身心愉悦的休闲方式。玩的、吃的、住的都是农家就地取材,且价格低廉,因此农家乐深受城市消费者青睐。但20多年来的迅猛发展,也逐渐暴露出不少问题,比如服务不规范,欺生宰客时有发生,农家乐正遭遇前所未有的“成长中的烦恼”。

    “五一”将至,本报记者到辽宁本溪、北京怀柔、西藏拉萨倾听游客和从业者心声。

    辽宁本溪水洞附近农家乐

    宰客花样百出 一餐人均200元

    4月19日,从北京来本溪旅游的孙先生遇到了一件烦心事:孙先生一家三口在本溪水洞附近的一家农家乐消费,四个简单的土菜要价近千元。为此,记者又跟随孙先生进行了一次实地调查。

    车刚刚停到景区停车场,七八个四十岁左右的妇女就围了过来:“老板,看完水洞到我们家吃饭,都是农家菜,安全卫生还便宜。”“来我们家吧,我们家的羊都是现杀的而且野菜也是刚采摘的。”“来我们家,我们家的土鸡做得特别好吃。”……“别看这些人这么热乎,那都是为了赢得咱们的好感。他们还会带路甚至免费送一些特产。”果然,一位自称是绿色家园老板的妇女拿出了一袋榛子,“都是自家种的,你们带着随便吃。”据停车场保安介绍,每天都会有四五十人在这里拉客,旺季会有两百多人,要是去购物区购物,他们还会帮着讲价,但其实摊点都是他们开的。

    游览结束,送榛子的妇女再次来到车前:“我们家的羊今天刚刚杀完,鱼也有十几种,价格便宜还免费送一道特色菜。不满意就走人。”说着,她跳上车带起路来。

    来到饭馆,记者要求拿出菜单点菜,老板娘一笑:“我们这农家乐各个时节的菜品不一,价格也有变化,农村人也不咋识字,没有菜单。你们到后厨随便点,价格绝对便宜!”在后厨,记者看到一小盘切好的羊肉,一个盆里泡着不少被店主称为山野菜的绿色植物。“老板,来我们这一定要吃笨鸡炖蘑菇和炒笨鸡蛋噢,要不你就白来东北啦。”店主热情推荐,还端出了一大铁盘已经炖好的鸡。孙先生悄悄说:“谁知道这些肉都是啥时候的,而且是不是土鸡和笨鸡蛋谁也说不清。等一会儿还会给你推荐野生鱼和野鸟呢!”话音刚落,店主就从里屋取来一盘子已经褪完毛、类似鸽子的东西,“这是我们本溪特有的野鸟,昨晚刚刚用网子粘下来的。还有我们河里特有的野生鱼,一条二两左右。保准你们吃了还想吃。”

    记者一行五人点了一盘炒笨鸡蛋、一盘土鸡炖蘑菇、四条二两多的小鱼、一盘山野菜、一份手撕羊肉、每人一碗羊汤。待饭菜上桌,记者发现菜的分量都很小,刚刚看过的大铁盘也不见了踪影。“下次再来水洞,你们别去售票点买票,我们家每张能便宜三十多块呢。”老板很热情地说。吃完饭结账,只见老板娘在一张纸上开始算起账来:“一份土鸡150,四条鱼167,一份羊肉88,羊汤是每位88。一盘炒鸡蛋50,山野菜80。”当我们表示价格有些贵时,老板笑容一收:“抓紧结账,你们都吃完了还想赖账不成?后面人还等着呢,我们这都是这样!”此时,在门口迎客的男子也走了过来:“痛快地吃完走人,别在这惹事。”

    “这里离市区较远,很多人游览完水洞就到了吃饭时间,只能在这里用餐。”曾经在这里开过店的朴师傅说,“没有几家店老老实实做生意了。”湖南来的王先生曾因为菜价和店主有过冲突:“我点了六个菜花了两千多,当我和店主理论时,三四个壮小伙就把我围上了,让我快点吃完走人。我还曾打电话投诉过,可没人给我任何反馈。”

    来自沈阳的刘女士平均两周左右就要带客户来一次本溪水洞,她说:“别看这些店不大,可是价格却比沈阳的高档酒店还高,每次六七个菜就要两三千。”

    据常在这里带旅行团的当地人小吴介绍,本桓公路路两边的农家乐大约有一百多家,如果上边检查,这些饭店都会事先得到通知把菜单拿出来,平常游客根本看不到菜单。店主们还会和旅行团的导游搞好关系,有时候一个导游提成就有上千块。记者还发现,很多饭店的门口还停着不少车,但仔细一看车又都存在着不同程度的损坏。“因为很多游客都会到门口车多的饭店吃饭,不少店主就出低价购买报废车,再喷漆整修放在门口,为的就是吸引游客。”小吴说。

    北京怀柔八宝堂民俗旅游村

    人诚信环境好 回头客真不少

    八宝堂三面环水背靠山,是京郊独具特色的民俗旅游村。宿小勇是村里30家农家乐经营户之一,“我家每年餐饮接待2000人次,节假日入住率100%,有时还需要提前10天左右预约呢。”

    3年多的经营,宿小勇用“有苦也有乐”来概括。“苦的是游客集中时我们没有足够的地方接待,游客不情愿走,我们很为难。乐的是结识了很多朋友,很多是‘回头客’。”

    “山水和住宿都是一样的,我最花心思的就是美食。”宿小勇说,“我们家很多菜都有讲究。精品栗香肉等都是专门花钱去外面学回来反复尝试、研究而成。”

    事实上,白河湾的美景是天然的,但发展旅游的诸多条件却是后天的。57岁的村党支部书记王凤森在白河湾土生土长。他介绍,过去村里人就靠种地和外出打工过生活,居住条件也不好,厕所和鸡圈鸭圈都在院里,“还能指望谁来旅游呢”。2006年,得益于政府的生态搬迁和泥石流防治搬迁项目,八宝堂村民搬迁集中居住。王凤森说:“新建房子时就有搞民俗旅游的想法,统一规划设计,盖的是明清韵味的青砖青瓦院。”

    政府投资整治了长16.5公里的白河湾,沿线修木栈道和观景点,免费向游人开放。宿小勇说,他们每年还能接受四五次免费的接待礼仪、厨艺、客房规整等技能培训。

    白河湾一条沟5个行政村,有4个在发展民俗旅游。村里人体会到了发展农家乐的好,也意识到发展好农家乐离不了好的生态环境也离不了诚信。“我们这儿的生态林都有专人管理,还有人负责村里的卫生。”宿小勇说,“作为经营者就要明白咱是挣钱而不是抢钱。一盘菜如果只值10块钱,就不能打着纯天然的幌子变成几十块钱。”

    游客多了,道路就显得窄了。每逢假日,进村道路就有点堵车。

    “我们盼着能把路加宽点。”王凤森说,村里还设想建设一些文化、娱乐设施,让游客除了“看乡村景、吃农家饭”还有更多休闲选择,但农家乐都是一家一户的分散经营,村里缺乏资金,希望政府在新农村建设中予以支持。

    西藏拉萨等地家庭旅馆

    风格民族化 设施现代化

    近年来,西藏旅游的持续火爆带动了家庭旅馆业的发展,不少外地人来西藏特别是拉萨开家庭旅馆。既有“东嘎”“西措”等洋溢着民族风情的藏式家庭旅馆,也不乏“时光里”“在路上”等有诗意色彩的家庭客栈。家庭旅馆成为内地游客进藏住宿首选。广州来的霍小姐走出火车站便来到了位于罗布林卡路上的“西措”家庭旅馆。“我是在网上预订的,家庭旅馆费用比较便宜而且装饰上各有特点,不像宾馆那样千篇一律。”

    在拉萨市色拉南路附近的一栋民居里,重庆小伙张雪雄正在收拾自己的“缓归”客栈。去年,他以每年7万元的租金跟房东签了10年的合同,租下了这栋500多平方米的二层小楼,整理出16间客房。

    在拉萨开家庭旅馆,需要办:消防证、卫生证、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证和特种行业经营许可证。旅店业属于特种行业,家庭旅馆也包括在旅店业内。由于张雪雄租赁的房屋结构有些问题,在改造合格之前,他的特种行业经营许可证批不下来。此外,为了确保游客安全,公安部门还要求家庭旅馆等安装视频监控系统。“这样我们就放心了。万一发生偷盗事件或旅客落下东西,我们也说得清。”虽然一套系统花了8000多块,但张雪雄认为这个钱花得值。

    而在林芝地区的波密县开办家庭旅馆,只需到县工商局申请店名,具备卫生、消防条件,在旅游局备案即可,政府甚至提供无息贷款。在鲁朗镇,几乎家家户户都办起了家庭旅馆,而且每家的门前必有艺术体木牌。在村民格桑家里,从北京来的两个青年男女正在品尝着当地特产藏香猪。“这里的家庭旅馆都是用木头制成,与大自然融为一体。我们感到心情很愉悦。”男青年小李说。昌都地区八宿县然乌湖边的村子,家庭旅馆较多,一些是在当地干部的帮助下开办的,要求的条件自然不会苛刻。

    作为相对季节性的旅游地,家庭旅馆的收益自然也体现了季节性。来自陕西的康阳说,每年冬天他的家庭旅馆就关门歇业,自己也回到老家。“冬天西藏没什么游人,所以我们就放了长假。现在到了4月,店里已经住上了好几个客人。”康阳说。

    马上到来的旅游旺季让张雪雄很期待:“一张床位50—60元,一间屋子就是200多元,一年收入应该能在15万元左右。夏天的时候,我打算在院里安上幕布,晚上给游客们放电影。”然而,有不少家庭旅馆就指望着旅游旺季发财,因而提高入住价格,这让家庭旅馆的价格优势荡然无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