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中国之声《新闻和报纸摘要》报道,眼下正是蔬菜大量上市的季节,河北、河南、黑龙江等地连日来传出蔬菜滞销的消息,而与之形成巨大反差的是,多地市民抱怨,市场上菜价不断上涨,两元以下的蔬菜难觅踪影。一方面是“菜贵民忧,另一方面是“菜贱伤农”,怪圈频现的背后到底有何隐情?

    一周前,遭遇蔬菜大滞销的河南滑县正源蔬菜合作社负责人王红本无奈地到郑州街头免费送菜:“一亩地成本六七千块钱,我们打到地里太浪费了。种地种了这么几年,这种情况也是没法预料的。”

    地头的菜价格低廉却少有客商收购,而在遍布城市各个角落的菜店里,老百姓却说价格太高,连两块钱一斤的菜也基本上见不到了:“菜贵啊比原来差不多得高一倍。买菜支出也要高一倍。”

    连日来,山东、河北、河南等多地蔬菜滞销,而与之形成巨大反差的是,一边是菜贱伤农,一边是菜贵民忧,产地价和市场价中间价为何相差倍?

    在河北最大的蔬菜批发市场——永年蔬菜批发市场,负责人张经理认为,今年春季气温偏高,蔬菜提前上市是造成收购价格过低的主要原因:“气温比往常年春季偏高,尤其南方菜和河北菜对接,上市比较集中,价格是明显的下滑。”

    山东蔬菜经纪人范学武告诉记者,去年前年行情好,蔬菜大棚种植面积一下子多出了一倍还多,蔬菜产量激增自然供需平衡被打破:“规模大,产量高今年,所以菜的价格往下调调。”

    另一方面,蔬菜从产地到餐桌流通环节多,每个环节成本利润环环相加,到了市场价格自然高。山东菜商老高说,他收的蔬菜首先运到寿光,打上标签后,卖给分销商,光运输环节,成本每斤加价至少一毛:“油价太贵,工人工资太贵。这一趟得75块的油费,走到寿光收四毛多,加上人工费什么的走到寿光就合到五毛,菜价一层一层往上上涨。”

    而分销商从寿光将蔬菜运回各个城市,每斤价格也将再次上涨三毛钱甚至更多,而蔬菜到达各个城市批发市场后,再次经过人工卸车、分销,有的这种分销甚至要过三四次,层层加价也就造成了四毛钱收购的新鲜西葫芦在超市卖到了两块钱以上。

    山东省社科院助理研究员汪霏霏说,菜贱伤农、菜贵民忧这种怪圈出现的原因,正是调控这只“有形手”与市场“无形手”出现错位的症结:“长期以来,农业生产还是散户经营模式,这种模式弊端就是缺乏对市场风险与判断,容易造成扎堆,导致价格暴涨暴跌,而另一方面,农田和市场之间缺乏高效的流通渠道,造成流通环节层层加码,但每个环节都认为自己不赚钱,叫苦连天,这就说明流通环节过于臃肿,政府应当着力推动生产环节的规模化集约化,同时推动产销衔接顺畅、这样才能让农民稳定增收、市民得到实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