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保姆工资为啥涨得快

保姆工资的快速上涨是供求关系变化的结果。从需求端看,高流动性的80后进入生育高峰,“空巢婴儿”和“空巢老人”激增共同推高了家政服务需求。而在供应端,劳动年龄人口下降,中西部和农村居民收入普遍上涨,愿意当保姆的人越来越少了。

近日,有家政服务平台发布了统计数据:“最近10年,家政行业中涨薪最快的工种工资涨幅高达600%”。看到这数字我并不吃惊,保姆到我家两年间,工资涨了4次,累计涨幅70%,明显高于我们家庭收入增长幅度。

不过我没有更好的选择。我和先生的老家都不在北京,父母年纪已大难以适应到外地生活带孩子,我们又都不希望辞职。尽管支出增加了,但是我明白,这是市场供需关系的必然结果。难得找到一个放心的保姆,当然要尽心留住。

在照顾孩子的问题上,70后的哥哥就没有我们80后的烦恼。哥哥上世纪90年代大学毕业后,分配回老家工作,与当地人结婚,孩子由家里老人轮流帮忙照顾。而到80后这一代毕业后,就业已相当灵活,比如我的同学中很少再有回老家扎根的。

从家政市场的需求来看,父母要上班且无老人照顾的“空巢婴儿”和子女在外地的“空巢老人”数量激增共同推高了家政服务需求。但是,家政服务人员的供应量却没有随之跟上,相反,缩减趋势开始显现,保姆的工资自然水涨船高。供应减少,主要在于劳动年龄人口占比的下降,农村和中西部居民收入普遍增长,新生代农民工更不愿意当保姆。

我曾让月嫂帮我介绍个保姆,月嫂联系在北京当保姆的老乡,却得知老乡回家开了个小餐馆,不愿意出来了。这几年,农村居民收入增长比城镇居民快,而中西部的经济增速也超过东部,一些农民在家门口也能找到收入不低的工作,不再外出。

月嫂告诉我:“1994年我刚来北京,一个月收入才200块,可是就这活都要抢。雇主很强势,一年到头只有到春节才休息几天。”

但现在情况完全不一样了。我到家政中介找育儿嫂时,细读了服务合同,发现对育儿嫂权利的保护特别细致,甚至个别条款明显不利于雇主。但就是这样,请育儿嫂的人也不见少。中介公司的人硬气地说:“以前的业务重点是抢客户,现在重点向抢保姆倾斜。”

目前,我国尤其是大城市的产业结构和消费结构正在不断升级,服务消费的价格也相应上涨。当服务行业薪酬上涨到远高于其他行业时,也许将吸引更多的人从事服务业,第三产业将更加发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