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当下泛滥成灾的各种虚假医药广告中,除了“搭顺风车”在报纸、广播、电视等正规媒体上亮相的虚假广告外,还有一种假得更加彻头彻尾、荒诞透顶,就是以印刷品广告形式出现的“假报纸”。

这类出版物从头到脚几乎没有一处是真的:假刊号、假出版单位、假报道内容……当然,它们最终的目的只有一个——卖假药。

无良药厂雇佣社会闲散人员“寄生”在各大医院周边,想尽办法把这些“假报纸假杂志”塞给那些来自外地的绝症患者及其家属。

那么,在近期由国家工商总局携手八部门重拳打击虚假医药广告的这场风暴中,这种赤裸裸的“山寨”报纸是否也有所收敛呢?就此,《法制日报》记者近日前往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进行了调查采访。

报纸以假乱真“神药”包治百病

早上8点不到,位于北京东二环潘家园附近的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门口,等候进院的车辆就已排起长长的一列。院门内、大厅内,前来求医问诊的患者及家属人流如织。

与此同时,在医院门口的人行道上,也有一群人在忙碌着。他们像迎宾的礼仪队一样,每人怀里都抱着一摞报纸杂志。他们对行人通常并不随意骚扰,而是在挑选目标,只要你稍稍驻足,对宣传品上的内容进行咨询,就立马会吸引更多的报纸、期刊如雪片般递上来,就好似街头的售楼彩页广告一样。

在这群散发报纸的人员中,记者挑选了一个40多岁、戴着眼镜、看上去满脸憨厚的东北汉子。见记者表现出一丝兴趣,这汉子赶紧递上一份报纸。报头上赫然印着几个很有魅惑力的大字——《基因新药报》。在这份报纸上,记者看到,出版物应具备的各种基本信息不但一应俱全,甚至让人眼花缭乱。不但注明了刊号,而且在报眉位置标明:国家卫生部、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上市,科学院主管。

“家里有人得肿瘤病了,兄弟?”东北汉子一脸真诚地问道。

“是啊,都晚期了。不知该如何是好呢。你们这药能管用吗?”记者回道。

“咱这药叫基英肽,是科学院研制的,陕西省科学院制药厂生产的,已经由国家食药局批准上市。放心吧,对各种肿瘤都有效果。”

果然,在报纸的封面,几个硕大的彩字标题显得格外醒目:“重大科学突破:基因抗癌药诞生!”、“中晚期肿瘤病人仍有救”……这一名为“基英肽”的药品介绍中,有几段文字这样写道:“基英肽是科学院陕西分院继成功克隆出世界首例成年体细胞克隆山羊“元元”和“阳阳”之后的又一重大科研成果,科学院陕西分院研制的基因抗肿瘤新药基英肽(GENEPEPTIDE)正式被国家药监局批准上市,从此中国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基英肽诞生了。”

“中国成为继美、德、英之后第四个研发生产基英肽的国家。临床证实:加入基英肽的多种培养人体癌细胞在3个小时内DNA链全部断裂,癌细胞失去生长繁殖能力并开始凋亡。基英肽上市以来,广泛应用于肝癌、肺癌、胃癌……白血病等各种早、中、晚期肿瘤的治疗,对肿瘤治疗总有效率高达97.4%。”

报纸内页罗列了若干位曾经的“肿瘤患者”服用基英肽后神奇康复的案例。报纸封底还标注了肿瘤专家热线和全国免费抗癌咨询热线。

看到记者表现出进一步的兴趣,东北汉子关切地对记者说:“具体情况你可以咨询我们的专家,刚好今天就有专家坐诊,地点就在位于同仁医院附近的科学院基英肽服务中心。早点去吧,别耽误了病人的治疗。”

“发报队伍”每天准时上下班

记者随后走进了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在大厅门口,一位清洁工大娘正将刚刚清理的一堆零散报纸投进垃圾箱。“大娘,门口的那些发报纸的人每天都在吗?”记者问道。

“是啊,基本上医院一开门,他们就来‘上班’了。上午7:30到11:30,下午13:30到15:30,非常准时。”大娘回答说。

“他们这些药是真的吗?”

“这个咱不好说,反正都是卖药的。”

在医院二楼候诊区,记者同样发现有混迹在人群中的“投递员”不时从包里掏出报纸,向身边等候就诊的患者或家属散发着。记者随机找了几位老人聊起这个话题:“您相信这些报纸上宣传的内容吗?”

绝大多数人的回答并不出记者所料:不相信,只是打发时间而已。但有一位看似知识分子模样的老人的回答,却让记者着实有些吃惊:不全信,但其中有些内容也有参考价值,会向身边的朋友推荐。看来,这些侵入田园的“杂草”,还是有其滋长的空间。即便疗效吹得神乎其神,竟也会有人相信。记者随即决定前往这个所谓的“科学院基英肽服务中心”一探究竟。

心怀鬼胎的“坐诊专家”

这个“科学院基英肽服务中心”的办公选址,看起来也很是处心积虑。其在《基因新药报》上印着的地址是:同仁医院南侧新世界(6.51,0.00,0.00%)中心A座6楼——又傍了著名的“同仁医院”。

走进新世界中心A座6层,记者找到了这个服务中心,发现办公室门口悬挂的标牌上写着“基英肽服务中心”,没有“科学院”三个字。仔细观察,才发现左上角贴了一张不太起眼的“中国科学院”的徽标,只是,它旁边的一行字,不知是何原因,被刻意抹掉了。

记者随后以咨询的名义走进了该中心,见到了正在坐诊的王姓专家,在其办公桌后,摆放着一排带有“315承诺诚信单位”、“陕西省科学院制药厂”等字样的牌匾,看起来煞有介事。

但在咨询过程中,该王姓医生的神情却始终保持警惕,反复详细盘问记者的姓名、身份和电话,其中的问题甚至包括“你是做什么工作的?”、“单位在哪个区?”、“留下的电话为何是座机而不是手机?”、“你怎么知道我们有这个中心?”。同时,在与记者交谈过程中,这位王专家还不时向外张望。

一个堂堂正正的坐诊专家,这样的言谈举止显然令人生疑。

王专家听完记者对患者病情的介绍后,给出三点分析:一是要进行保护型的治疗,不让其有损伤;二是减轻症状,不让其痛苦;三是带瘤生存,以延长寿命。

什么药能实现以上功效呢?结果当然只有一个:基英肽。

王专家这样介绍说:基英肽是中国科学院研究的,陕西省科学院制药厂生产的,并且经过协和医院、301医院等知名医院的临床验证,证明这个药第一有治疗作用,第二没有毒副作用,第三可以连续使用。正因为有这三句话,所以国家给批了“国药准字H20003495”,H代表治疗药。

记者问药效如何,王专家表示,据其观察了解,病人服用后“基本上都有效果”。

“万能神药”却只能邮购

问诊完毕,王专家告诉记者,该中心只提供咨询,不卖药。基英肽的价格为每盒1260元,全国统一售价。一般来说,患者一个月需要服用6盒至9盒。

如此算来,每名患者至少要花费1万元左右。这个数字对身患绝症者的家属来说,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但对于身患绝症者的家属来说,却足够激起“搏一把”的冲动。

记者在过往的媒体报道中就查到这样一则案例:家住武汉市的一名50岁下岗工人刘先生看到刊登于当地一家都市报上的基英肽广告后动心了,因为这可能是患有乳腺癌晚期的母亲最后的一线生机。于是,刘先生花7560元买了两个疗程的6盒药,并按照销售商的嘱咐给母亲服用。广告称“5天见效”,但刘先生的母亲只吃了一个疗程就去世了,且去世前病情没有一点好转。

在百度贴吧上,记者还看到有网友这样评论:我在北京肿瘤医院的传单中看过基英肽能治疗肿瘤,与北京卖此药的王医生联系后,王医生大力推荐,并多次打电话表示此药效果非常好。但我家老人吃过三个月后,该药一点效果也没有,纯属骗人的!

这个药是否有零售呢?记者随后致电该报标识的“全国免费抗癌咨询热线”,对方先是含混地表示从肿瘤类医院药店都可以买到,但当记者追问具体地点时却又极力游说记者,称他们可以为患者免费邮寄,两盒以上起邮。这么神乎其神的药品,为何只能邮购?难道背后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多地都曾查处广告至今不绝

基英肽到底是个什么样的药呢?“国药准字H20003495”的批准文号是否属实呢?

记者就此致电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进行查询,查询的结果为,该批准文号确实存在,其对应的药品学名为:甘露聚糖肽口服溶液。适应症为“用于免疫功能低下,反复呼吸道感染,白细胞减少症和再生障碍性贫血及肿瘤的辅助治疗,减轻放、化疗对造血系统的副作用,用于慢性乙型肝炎患者”。

接下来,记者又对陕西省科学院制药厂的情况展开调查。记者了解到,陕西省科学院是直属陕西省人民政府从事综合性自然科学研究的事业单位,与中国科学院西安分院合署办公。

陕西省科学院办公室的一位工作人员说,陕西省科学院制药厂是陕西省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下面的一个企业,经营范围主要包括:片剂、胶囊剂、口服溶液剂、散剂;保健食品;饮料。

但是,陕西省工商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当地工商部门已经注意到国家工商总局近期(5月7日)通报的一批严重违法药品广告中,就包括陕西省科学院制药厂生产的基英肽(甘露聚糖肽口服溶液)。该负责人表示,待国家工商总局正式批文一到,他们将立即对该制药厂进行相关问询和查处。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基英肽夸大宣传的违法广告从2007年10月开始就已经被河北省、湖北省、安徽省、天津市、北京市等全国多个省市药监部门查处过,基英肽的广告批文也已经在2007年11月至2008年11月期间被陕西省药监局撤销,但违法广告至今还在大张旗鼓地肆意宣传。

三家“主办单位”没有一个属实

记者随后将《基因新药报》送交国家工商总局进行鉴定,鉴定结果为:该印刷品及药品系明显虚假宣传。

工商总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该印刷品上所宣传的内容涉嫌违法进行传统抗癌模式比较,存在多种不科学的表示功效的断言,比如“重大科学突破”、“著名实验违法发现”等,同时利用患者的名义做证明,夸大功能处置。该药只具有辅助治疗的功效,只是一种增强免疫力的普通口服溶液,却宣称能治疗肝癌、肺癌、胃癌等各种实体肿瘤及白血病,且宣称具有治疗功效,明显属于虚假宣传。

那么,这份《基因新药报》又究竟是一份什么样的报纸呢?记者首先致电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出版产品质量监督检测中心下设的出版物鉴定室,希望就该报上印花的刊号进行查询,但该鉴定室负责人告诉记者:即便其刊号是真实存在的,也不能证明其为合法刊物,因为很多非法印刷品通常会盗用或盗印其他正规出版物的刊号。

记者决定调查一下这份《基因新药报》上所标注的三家主办单位:科学院陕西分院、中国基因研究基地、北京市肿瘤防治中心。当记者在百度中输入“科学院陕西分院”,却发现并无此单位,而只有中国科学院西安分院。记者致电中国科学院西安分院,询问相关情况。得到的答复是:该院从未使用过“科学院陕西分院”的名称,且中科院所办报纸只有一家《中国科学报》。

记者再到网上检索“中国基因研究基地”,同样没有找到——只有一家“中国核子基因DNA生物研究基地(深圳)”。记者致电该公司询问相关情况,得到的答复是:该公司并未使用过“中国基因研究基地”的名称,其主要业务经营范围是DNA鉴定、肿瘤治疗和基因检测,对“基英肽”这种药品并不了解。

该报纸提到的主办单位中还包括北京市肿瘤防治中心,但经记者查询,只有“北京市肿瘤防治研究所”而没有“防治中心”。记者随后致电该研究所,得到的答复同样是从未使用过“防治中心”的称谓。

刊号难辨真假,主办单位全不存在,该报纸合法与否可想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