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上市银行密集披露年报,不良贷款再次引发业界担忧。
   截至4月18日,已经公布的13家上市银行新增不良贷款总额达到774.04亿元,较2012年新增的310.3亿元增加了463.74亿元,同比增幅达到149.45%。
对于银行不良贷款问题,农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向松祚认为,尽管不良率尚在低位,但是不良贷款余额非常大,银行资产潜在的风险不容忽视。据了解,银监会日前也已接连发文,要求银行加强不良贷款余额和比率“双控”管理,严禁违规放贷。
《中国企业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对于潜在威胁仍然不减的不良贷款,上市银行已经全力以赴,掀起了一场铲除不良的革命。

农业银:不良贷集中领域:制造业、批发及零售业铲除办法:打包转让和现金清收

2013年,农业银行的不良率为1.22%,较年初下降0.11%,不良率居四大行之首。《中国企业报》记者发现,农行的不良贷款行业集中在制造业、批发和零售业,而这两部分的不良贷款分别较上年末增加71.10亿元、6.07亿元,占不良贷款总额的72.2%。
   分区域来看,年报显示,农行在环渤海地区的不良率为1.33%,而长三角地区的不良率为1.09%,珠三角地区为1.22%,中部地区的不良贷款略有上升,较年初上涨了0.06个百分点至1.57%。
   2013年,农行将不良贷款打包转让给四大资产管理公司,共6个包,合计41亿元,收回比例为35%。“现在来看,打包转让不良贷款的方式效果还是比较好的,但是对于大银行来说,打包不良贷款给资产公司肯定不是唯一的解决办法。”农行风险管理总监宋先平说,除了打包给资产管理公司外,农行还有其他几个途径来解决不良贷款问题,一是立足现金清收,即自己收;二是按照财政部的要求去核销;三是对于小额的、比较复杂的诉讼关系,可以打包委托处理。
   宋先平预计,2014年农行仍面临不良贷款上升的压力,“不良贷款可能会有小幅增加,不良率应可基本平稳,农行有充足的拨备,有足够的财力资源来吸收风险,今年风险整体可控。”

交通银行:不良贷集中领域:小规模钢贸企业铲除办法:重组正常贷款及逾期贷款
    交通银行的首席经济学家连平曾断言,由于经济增速放缓,接下来银行的不良率恐怕将超过1%。如其所言,该行2013年报显示不良贷款率为1.05%,较年初上升0.13个百分点。
    “交通银行2013年不良贷款余额和比率上升,主要因素是钢贸贷款的集中向下迁移,即钢贸贷款从正常划入不良贷款的量和比例在增加。”交通银行内部人士在接受《中国企业报》记者采访时指出。
    据了解,由于近年来钢铁业供大于求、市场低迷,使得钢贸业的景气度也明显下滑,钢贸行业不良贷款率上升。
《中国企业报》记者致电交通银行北京分行,相关人士告诉记者,该行总行已成立了钢贸相关的工作小组,指导各个地区钢贸不良贷款的处理,此外,由于钢贸贷款多在江苏浙江等省的分行下发,具体业务数据总行会更清楚。
   而当记者将电话转接至总行时,对方并不予以应答。
据了解,交行涉及的钢贸贷款并没有特别大规模的企业。
   “总量不少单量不多,交行的钢贸贷款属于零售信贷,量都不太大。单个规模小、总量大的钢贸贷款正属于交行着力发展的‘中小企业贷款’领域。”业内知情人士廖永新在接受《中国企业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事实上,交通银行为了维持较低的不良贷款率,已经加快了不良资产处置进度。截至2013年末,交通银行化解钢贸风险贷款100多亿元,其余贷款已根据风险状况相应提足了拨备。
   “对不良贷款,交行主要通过催收和重组正常贷款和逾期贷款、执行处置抵质押物或向担保方追索、诉讼或仲裁、按监管规定核销等方式对不良贷款进行管理,尽可能降低遭受的信用风险损失程度。”交行内部人士接受《中国企业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据了解,重组包括延长还款时间、批准外部管理计划以及修改及延长支付。重组后,原先逾期的客户回复至正常状态与其他相似客户一同管理。
   而对于交行来说,今年不良贷的化解更多了新的渠道。今年1月初,国家财政部发布了新版《金融企业呆账核销管理办法》,放宽了中小企业贷款核销条件。有专家表示,巨额的不良钢贸贷款在2014年还将迎来更好的核销时机。

工商银行:不良贷集中领域:制造业和批发零售业铲除办法:并购重组和创新信贷
    工行去年不良贷款金额及不良贷款率出现双升。年报显示,截至去年末,工行不良贷款余额936.89亿元,增加191.14亿元,不良率为0.94%,比年初上升0.09%。
据知情人士透露,工行的不良回升除了与国内整体的经济环境有关,也与工行特有的信贷结构相关。2013年工行一直在进行信贷结构调整,有意识加大了对小微企业、个人经营贷款的控制。虽然上述业务收益较高,但是由于这些企业抗风险能力较低,尤其处在产业链末端的小微企业对工行产生了较大的冲击。
    2013年全年,小微企业、个人经营贷款增加的不良占到工行全部贷款的85%左右。
    “分行业看,工行2013年不良贷款主要是制造业与批发零售业,其他行业还是比较稳定,没有大规模不良贷款出现。”工行行长易会满表示。
业内人士分析称,批发和零售业不良贷款的增加是受宏观经济影响,大宗商品价格波动下行,部分批发领域企业资金紧张,零售企业收入和利润下滑;而制造业不良贷款增加的主要原因是受国内投资出口增速趋缓以及产能过剩压力增大,市场需求下滑等因素影响,金属制品、电气机械、纺织等行业运行压力加大。
    “对于产能过剩行业和受经济波动较大的小微企业贷款的不良贷款,工行的做法是引入市场化的并购重组机制,即支持企业的兼并重组,助推整合一批产能,从而盘活不良资产;同时,创新信贷方式,开展并购贷款业务,合理确定并购贷款利率,并购贷款期限可延长至7年,在促进行业和企业健康发展中防控和化解风险,同时多渠道处置不良贷款,保证资产质量。”工行信用卡部内部人士向《中国企业报》记者表示。
    “与此同时,对法人客户不良贷款逐户研究分析,加大了对所有不良贷款的排查力度,认真筛选拟核销项目,”上述内部人士向《中国企业报》记者表示,同时,加强与法院的联系沟通,积极推进处置项目的诉讼执行工作,推动诉讼案件的进程。
    据了解,2013年,工行通过上述方式打包处置了140亿元左右的不良贷款,回收比例在30%—40%之间。

华夏银行:不良贷集中领域:制造业、批发和零售业铲除办法:清收化解与创新开发转贷产品
    4月18日,华夏银行发布年报显示,受局部区域风险、行业风险的持续显现及积聚影响,华夏银行不良贷款余额和不良率较期初出现了“双升”。截至2013年年末,该行不良贷款总额74.43亿元,较上年末增加11.04亿元,增长17.42%;不良贷款率0.90%,较上年末增长0.02%。《中国企业报》记者发现,华夏银行按行业划分,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因总体贷款规模偏小,不良贷款率较高达2.05%;而受区域及行业风险因素影响,批发和零售业、制造业资产质量压力较大,不良率分别为2.02%和1.64%。另外,华东地区不良贷款超过全行平均比例,达到1.46%。“华夏银行加快问题资产清收处置的方式包括清收,即以现金、银行存款收回不良贷款本息。通过推进信用风险统筹管理,强化授信尽职调查与内外部检查问题整改,清收化解问题贷款,”华夏银行内部人士在接受《中国企业报》记者采访时指出,除此之外,还包括转贷化解和以资抵债等方式。
   值得一提的是,华夏银行通过创新开发转贷“年审制”产品来降低企业转贷风险和成本,即贷款到期前1个月对小企业进行审核,对通过年审的企业,无需签订新的借款合同即自动进入下一年的贷款周期。
在2014年经营目标中,华夏银行计划年末不良贷款率控制在1%以内。

平安银行:不良贷集中领域:制造业和商业铲除办法:设华东资产保全中心处置问题资产
    平安银行年报显示,该行不良贷款余额75.41亿元,较年初增加6.75亿元,增幅9.83%;不良率为0.89%,较年初下降0.06个百分点,其中,不良贷款主要集中在制造业和商业,占不良贷款总额的63%。
    据了解,平安银行不良贷款多来自华东地区的中小微企业,因此2011年经济走弱以来,资产质量风险较早暴露。
对于该行对不良贷款的处理方式,平安银行内部人士在接受《中国企业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该行已成立资产监控部,对贷后风险监控、不良资产清收处置、问题资产管理、放款制度完善等工作进行专业管理。同时,该行下设华东资产保全中心,集中重点处置华东地区问题资产。此外,银行还建立了问题授信优化管理机制,加快问题授信优化进度,防范形成不良贷款。
    平安银行年报显示,该行全年清收不良资产总额30.75亿元,其中信贷资产(贷款本金)28.21亿元。收回的贷款本金中,已核销贷款3.91亿元,未核销不良贷款24.30亿元;收回额中89%为现金收回,其余为以物抵债等方式收回。

浦发银行:不良贷集中领域:制造业及批零业铲除办法:出售不良资产
    浦发银行2013年年报显示,该行不良贷款率为0.74%,较年初增加0.16个百分点。
    《中国企业报》记者发现,浦发银行制造业和零售业贷款不良率远高于整体水平,分别达到1.65%、1.36%,其不良贷款余额为130.61亿元。
浦发银行相关负责人表示,该行不良贷款集中的行业主要在制造业和批发零售业,这两个行业的不良贷款占到该行不良贷款的91%左右。地域分布上则主要集中在长三角地区。
   据记者了解,作为浦发银行不良贷款主要集中的江浙一带,中小企业众多,经济较为活跃,企业融资需求和杠杆比例都较大,受国内外需求疲软影响,以外向型经济为主的地区小微企业普遍出现订单下降、成本上升、利润下滑等问题,企业资金较为紧张。
而在廖永新看来,制造业和零售业之所以成为包括浦发银行在内多个银行不良贷款“高地”,与其在信贷资金投放过程中的不良行为和经营思维相关。
   “包括制造业在内的实体企业,特别是中小实体企业,破产对金融市场影响有限。银行大多让其自生自灭,因此制造业比房地产开发企业更容易在‘数据’上形成不良贷款。”廖永新在接受《中国企业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而在处理不良贷款方面,一名知情人士透露,今年浦发把在长江三角洲地区的部分不良资产出售给了一家资产管理公司,数额达到20亿—30亿元。另外,浦发长江三角洲部分地区还增加数十亿元保险协议存款的额度,协议存款是为了增加部分地区良性贷款业务拓展。这也是降低不良率的一种途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