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北京5月起医患必签拒红包协议 半数医生不认可

按照规定,从5月1日起到北京市大中型医院住院的患者,都要和医生共同签一份“拒绝红包协议”。昨日,本市首家试水签协议拒收红包的医院煤炭总医院,向媒体公布了自己的调查数据。在调查中,对于这种方式,四成医生认为没必要,医生对拒红包协议的认可度低于患者。

二级以上医院必须实行

国家卫计委2月下旬发出通知,要求二级以上医疗机构在患者入院24小时内,医患双方要签署不收和不送“红包”协议书。这项工作从5月1日起在全国实施,二级以上医院必须开展,其他医疗机构可参照执行。

在卫计委提供的一份协议书参考文本中,医生承诺的核心内容包括了不接受患者及其家属的“红包”、贵重礼品等。患者要承诺不向医务人员送红包、贵重礼品,另外还要“积极配合诊疗活动,如实提供病史等信息,尊重科学,对疾病诊断治疗中客观存在的危险作出慎重理智的决定”等。

半数医生不认可协议内容

今年3月,煤炭总医院在全市率先签署了医患双方同签拒收“红包”协议书,在实行了近两个月后,医院对签拒收“红包”协议的122名患者和家属、55名住院医生,分别进行了无记名的问卷调查。煤炭总医院院长王明晓介绍说,调查显示,对于“拒绝红包协议”这种方式,近六成的患者认为有必要。对于协议具体内容,八成患者选择认可,而医生的认可程度则只有五成。

将建立科室监督考核机制

作为拒绝红包协议试点医院,煤炭总医院在全市率先“向红包说不”。北京晨报记者注意到,当时为显示诚意,煤炭总医院还特意在协议书上印上了医院院长、党委书记的姓名和手机号码,方便患者随时投诉。但王明晓昨天也坦言,作为探索和尝试,不能仅通过签一纸协议就杜绝红包行为。

据他透露,医院下一步还将健全监督考核机制,“自签协议以来,我们发现,患者送红包的比例有所下降,但与此同时,医生上交红包的比例也比以往有所增长。今后我们将加强对拒收红包协议的监督,每月定期抽查,科室签约率低于60%,将扣除科室主任奖金。”与此同时,王明晓说,希望政府能够加大对医院的投入,进一步完善补偿机制。

■医患观点

医生:签这个字完全没道理

拒红包协议政策出台时,就曾在今年全国“两会”上引起热议。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就曾称,让医生签拒收红包协议是对医生的侮辱,“让医生签拒红包协议,犹如买菜刀签不杀人协议一样,是完全没有道理的事情”。

患者:签了字作用也不大

谈到送红包,市民傅女士给记者讲述了不久前她爱人在北京一家专科医院做心脏搭桥手术的经历。“手术前一天,我们趁医生单独在休息室时,递上了一个三千元的红包。当时说了两句客气话放下钱就走了。”傅女士说原本没想送,但聊天中得知同病房的人基本都送,也只有“随大溜”。

对于签协议这事,傅女士认为作用不大。“医院如果要求签,病人肯定都签,但签字是一回事,实际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晨报记者 徐晶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