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标价2元钱的葡萄糖水,竟卖出了近50元高价;粉针价格通常高于水针价格,而在湖北省药品集中招标采购中也出现逆反,出现了水针比粉针价格高出百余元的怪相。

“这样的中标价格让人匪夷所思。”武汉某医院药剂科负责人不由得感叹。

水针粉针价格严重倒挂

武汉某医院药剂科负责人解释:水针就是指药物是溶液状的,粉针就是指药物是固体状的。粉针的工艺比水针略为复杂,价格略高。

国家发改委公布的《药品差比价规则》,也对粉针和水针的价格有了明确的差比规则,同含量的药品,粉针在水针上加价2.5元。国家发改委和湖北省医疗机构药品集中采购工作方案都规定,中标药品必须符合这个规定。

但此次湖北省药品集中招标采购中,屡屡出现粉针价格高出水针的数倍,甚至水针价格高出粉针价格的怪相。

投标人张先生举例说,小牛血去蛋白提取物0.4g水针,最高中标价为每支19.8元,按《药品差比价规则》,同含量粉针应中标价按规定每支加2.5元,中标价应为22.3元。而武汉人福药业生产的0.4g粉针,却以每支56.94元中标,中标价多给34.64元,多了155%。

骨肽10mg水针每支最高中标价为4.05元,黑龙江珍宝岛药业生产的10mg粉针中标价应为6.55元,却以22.27元中标,每支多给15.75元,多了240%。

更让张先生诧异的是,有的水针中标价竟然远远高出粉针,出现了严重的价格倒挂现象。如胸腺五肽10mg粉针最高中标价72.23元,10mg水针应中标价69.73元,结果北京世桥生物制药有限公司和海南中和药业有限公司生产的胸腺五肽10mg水针,竟然双双以每支201.53元的价格中标,多给了132元,多了186%。

武汉某医院药剂科负责人介绍,粉针的工艺比水针稍许复杂,效果其实是一样的,粉针的价格比水针高几元钱还算正常,多出几十元让人想不通。更让人觉得奇怪的是,胸腺五肽的水针和粉针效果没有区别,怎么会水针还比粉针高,且高出了近130元!

加上葡萄糖水卖出高价

此次湖北省药品集中招标采购中还有怪相,让张先生想不明白。

如更昔洛韦250mg粉针,武汉长联来福制药每支中标价1.49元。而南京海辰药业更昔洛韦钠250mg粉针,每支中标价为34.17元,是同种药品的23倍。

业内人士说,这两个药就是同一种药,只是在工艺上有细微区别,中标价应该一样。

张先生还指出,100ml:5mg托烷司琼葡萄糖注射液,是在5ml:5mg托烷司琼水针中加了一瓶100ml的葡萄糖水而已,按《药品差比价规则》应该加4.5元。此次招投标中,5ml:5mg托烷司琼水针中标价每支30元,哈尔滨三联药业生产的100ml:5mg托烷司琼葡萄糖中标价应为34.5元,却以81.53元中标,相当于一瓶100ml的葡萄糖水卖了近50元。而葡萄糖水在此次招投标中,中标价在2元上下。

武汉某医院药剂科负责人介绍,不少药厂用有别于其他药品的异型规格参加招投标,是为了避开竞争的投机行为。国家发改委出台的《药品差比价规则》,就是为了限制这种行为。“招投标是为了降低药价,该招投标却人为推高了药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