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生活水平提高、健康观念变化,人们对“坐月子”的重视程度日益提高,月子会所等母婴保健机构应运而生,生意火爆、价格不菲。但是,价位动辄数万元甚至十几万元的月子会所行业目前仍处于“真空地带”,无准入机制、无行业标准、超范围经营、监管主体缺位等问题,使得这一新兴行业的服务质量令人担忧。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在北京、上海、广州及周边经济发达地区,已有超过200家月子会所。专业的服务、温馨的环境、“一对一”甚至“多对一”的贴身护理,是月子会所的“招牌”,也是一些高端月子会所“天价”收费的原因。记者登陆某知名母婴网站看到,近十家高端月子会所在这里打出广告,提供28天专业化母婴护理,按护理“套餐”种类不同,价格从4.98万元到12万元不等。

月子会所虽然价格不菲,但通常生意火爆,“一房难求”。记者日前以产妇家属身份致电北京几家口碑较好的月子会所,被告知近3个月的房源已被订满,有些会所仅剩一两间朝向、户型不好的房间。最终,记者在北京市朝阳区一家还有空房的高端月子会所,咨询了服务和收费的具体情况。

经过了门禁刷卡、换鞋套、测体温、手部清洁等一系列流程后,记者见到了会所的工作人员。在她提供的“月子休养套式计划收费表”中,记者看到,标准型、尊享型、豪华型、至尊型休养计划,对应着不同房型、景观以及具体24项不同的母婴护理内容。工作人员称,价格最高的10.92万元至尊型休养计划,不仅可以享受全套母婴护理服务,还可享受“五星级酒店超豪华套间配置,舒适的客房及客厅,家庭化便利厨房,独享优美景观的阳光房,以及由专业行政主厨提供的月子膳食及家属陪住餐”。

如此高价服务能否保障安全性?一旦母婴因护理不当出现意外怎么办?当被问及此问题,该工作人员表示,他们是在工商部门正式登记注册的“非医疗机构”,护理人员都是私立医院的资深妇产科专家和有从业资格证的专业护士。如果因护理原因出现事故,会所承担所有治疗费用,但必须是在其指定的一家私立医疗机构治疗。

在记者走访的多家高端月子会所,工作人员均表示其专业性和安全性非常可靠。但此前全国多地相继曝出因护理失职、交叉感染所引发的母婴患病事件。

2011年,上海一家月收费6万元的高端月子会所,陆续有14人传染上红眼病,包括7名婴儿、3名产妇、1位家属和3名护理人员。据调查发现,这家经营范围为母婴护理的服务机构竟然没有卫生许可的认证要求。而今年初,在常州一家月收费最高4万元的月子会所,多名新生儿感染上肺炎,家长质疑该会所未及时通报病情并进行有效隔离。

记者调查发现,目前国内的月子会所,一种是依托民营医院产科提供较为“专业”的月子服务;第二种是结合家政服务、月子服务于一体的公司,不仅提供月子服务,还提供住家服务的月嫂;第三种是完全独立运营的月子会所,在服务、硬件条件和周边环境等方面走高端精品路线。

“除了第一种是依托民营医院需要按照有关医疗机构的制度管理外,其余两种无法像医院那样接受卫生主管部门监管,更多的是按照服务企业在运作。”浙江省医学会副秘书长郑凯航说。

中国保健协会副秘书长李萍说,虽然目前有200多家月子会所在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注册,但据她了解只有2家是以“月子会所”名义注册,剩下多数是按家政服务行业备案。

“月子会所不同于专业妇幼保健院和妇产医院,不是医疗卫生机构。但它的服务对象又是母婴这一特殊人群,其卫生环境、硬件设施、消毒标准以及从业人员的素质、专业技能和资质认证等都应建立严格的行业标准和监管制度。”

据了解,2012年,母婴保健服务行业的全国标准已开始起草。但这一进程并不十分顺畅。目前,月子护理服务行业面临“多头管理”但缺乏明确监管主体的问题。工商部门监管营业登记、食药监部门监管餐饮、卫生部门监管卫生……浙江省卫生厅有关负责人曾粗算过,一家月子会所最多能对应数十个部门,监管盲区难以避免。

李萍说,正因边界模糊,国内一直没有针对月子护理服务行业的管理办法。工商部门至今未建立“月子会所”的审批登记制度,对于其面积、人员、卫生条件等准入条件没有明确规定。

对此,郑凯航建议由公立指导民营,引导整个月子护理服务行业健康有序发展。“各地的公立妇幼保健部门,可以选定一家医院进行规范管理的示范,树立一个行业标杆。”

不过目前公立医院医疗资源紧张,提供月子服务存在一定困难。郑凯航说,可以考虑与民营资本合作,由公立医院培训人员、制定标准,由民营资本提供场地、注入资金,也许是比较好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