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众学者眼中消费元素进入文学的利与弊

日前,在关于“都市文学”的专题讨论中,包括孟繁华、李建军、王干、江冰等专家学者在讨论中认为,乡土文学正在逐渐被都市文学取代,但当下的都市文学仍存在许多问题,其中之一是作为都市文学显著特征之一的消费元素对于文学的介入,这对于文学的发展有何利弊?中国社科院研究员白烨、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陈晓明等人有如下看法——

白烨[中国社科院文学所研究员]:

文学中植入消费元素两败两伤

消费元素进入文学,这是生活本身的反映,是80后年轻人成为社会生活主体之后的表现。

一方面,当下的社会生活跟过去相比有了很大的改变,文学作品中植入消费元素已经是屡见不鲜的现象。另一方面,年轻作者在处理文学和现实的关系时,可能更多关注现实中涉及利益关系的问题。

植入消费元素对文学品质的影响,恐怕消极大于积极。包含流行元素、时尚元素的作品大多偏通俗,在文学价值上会有所降低,这对文学品质肯定会产生影响。过去我们讲究的是“言艺不言利”,但现在很多作家是在“言利中言艺”,或者是“言利不言艺”,或者是“言利又言艺”。他们始终把利益放在追求目标中,这跟过去有了很大区别。

我认为写作本身不是个挣钱的活儿,它可以糊口,但如果想靠它致富发财,那还不如做点别的。写作本身是精神追求而不是物质追求,商业元素根本就不应该往文学里贴,这样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因为文学不善于这种形式,植入后也未必能起到广告作用,甚至还把文学的品质损坏了,我觉得这是两输两败两伤的事儿。

陈晓明[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

为了利润植入消费元素不妥当

社会生活本身在改变,作家在文学作品中使用消费元素也是不可避免的。这些消费元素具有时代特征,可以视作对时代背景的补充说明。比如迪伦马特的作品《抛锚》里头就有谈到某某年份某牌子的红酒,为什么要喝这个年份、这个牌子的红酒,都是有原因的,但是,如果作家仅仅是为了炫耀和显摆插入消费元素,那是不可取的。

对于为了利润而植入消费元素,我觉得非常不妥当。文学本身应该有它的完整性和论真性,论真性是每个场景、每个句子的,都应该是从文学性的动机出发的,而不是别的期待和目的。作品中插入消费元素不应该包含着背后的利益,想要赚钱的话可以另外开一个门店。

当然,不同作家对自己作品的定位不一样。如果作家把自己的作品定位成赚钱的畅销书,那也没有理由要求他对文学持过分严肃、严谨的态度;但如果作家把作品定位为严肃文学、纯文学,有较高的文学追求,那么为利润而植入消费元素就是不妥的。

王十月[作家]:

巧妙的植入无可厚非

我并不反对消费元素进入文学作品,也不反感这样做。

首先,我们要看植入消费元素是否有损写作的意图。如果写作的效果没有被损坏,作品跟时代接轨,加入一些消费元素,作家又可以拿到额外的资助,那为何不可以呢?其次是看植入得是否巧妙。如果生硬地植入到小说中,读者意识到你在植入广告,那就不太成功。如果处理得高明,读者根本意识不到,我觉得这是无可厚非的。

消费元素对文学品质的影响要从两方面去谈。一方面是积极作用,作为一名作家,通过自己的写作拿到更多的报酬,可以得到鼓励,更加积极地写作。我以前曾说过:“比较网络写作和传统的体制内的写作方式,体制内的写作方式是被意识形态改写了,网络文学是被商业、金钱、利益改写了。”这两种写作方式在当下中国都有缺陷。如果有一种写作,有一定的广告植入,作家拿到的回馈可以使他不用在体制内生活,又不用去迎合他的作者,这是两全其美的。一个较为成熟的作家处理这样的商业元素应该不会对它的作品的质量有任何的影响。

另一方面是消极作用。逐利是人的本性,如果商业利益诱惑过大时,作家无法抵抗诱惑,必然会影响写作。而且一旦这个东西成为行业的普遍现象,就会产生副作用。这是度的问题,需要行业自律,如果只是偶尔有作家这样做,应该是积极的表现。

申霞艳[广东外语外贸大学文学院教授]:

无法避免消费文化的影响

上世纪90年代以来,文学变化跟消费文化的兴起有着很大关系。从文学生产来说,作家写出来的作品要反映生活,他也一定会受到消费文化的影响。以前作者关心的是作品的意义,今天我们越来越关心作品有没有吸引眼球的亮点。

作为专业研究者,我不认为消费文化对文学创作的影响是不好的。作家如果在作品中需要塑造一个小资的人物形象,那肯定会涉及品牌,会不由自主地用品牌来包装人物,因为人物形象的构建需要品牌等配件来支撑。

广东作家写长篇小说的不算多,但广东作家的中短篇小说还是比较有地位的,包括诗歌、散文。消费文化对小说的影响更多是内在的,影响作家的思维深处和思想。在这种大环境下,作家在反映和想象这个时代的时候,他一定会受到消费文化的影响。

江冰[广东财经大学人文与传播学院院长]:

网络文学三分天下有其一

消费文化是社会发展的自然现象。如今的文学已经三分天下:以纸质杂志、出版社为代表的主流文化,市场化的商业书籍,以及网络为主的新兴文学,比如网络小说。后两种都有很强的市场消费的文化特征。这是中国文学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市场化以后比较明显的现象。

产生这种现象的原因很多,一方面是文学天地的拓展,网络的发达导致“现在人人都是作家”,文学以新的方式走到了民间大众中;但从另一方面说,这确实会导致文化矮化的问题,也就是崇高的、主流的,可能会被轻易颠覆,变成搞笑的、娱乐化的东西,而文化中属于精神核心的部分,本来是应该高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