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成都5月7日电(朱虹)自2014年6月1日起,想凭购房落户成都市,需购买90平以上住房且缴纳社保满一年以上。消息一出,让众多在成都的打拼者觉得再添压力。

“购房落户”能否激起市场新一轮的购房热情,是否反映出公共资源分配不平衡,导致很多人都涌向大城市?对此,有专家认为,新政有利于控制人口数量,降低城市压力。

行业趋势:加快部分购房者的抉择速度 楼市发展还是交给市场

购房落户条件从70平米升至90平米,让一些购房族疾呼,70平方米的钱还没凑够,现在又得奔向90平米的门槛。

“一些市民在获悉消息后,赶紧前来咨询当前刚需户型和90平方米的价格。”成都市链家地产的销售人员告诉记者,大部分前来咨询的人更关心按照原标准,在6月1日前能否办下来。

“其实,‘购房落户’并非落户成都的唯一选择,还有暂住入户、和大中专毕业生入户(含往届生)等12种落户方式。所以应该不会对购买市场带来较大影响。”销售人员说。

开发商对此也表示,能够加快部分购房者的抉择速度,但楼市发展方向还是交给市场需求来决定。

“从购买意愿看,对于第一次购房的部分购买者而言,压力较大;而对于意图购买二套房来进行住房条件改善或投资的客户影响力较小。”开发商王先生谈到,许多家庭把购房作为一种解决教育配套服务的途径,新的政策或许会在短期内加快部分买房群体的抉择速度。

据报道,五一期间许多地方楼市并不火热,但据开发商透漏,成都市一些楼盘50至60平方米的刚需户型,五一成交量较可观。王先生认为在成都靠买房来落户的人并不多,新政策只可能在短期内对客户购房心理产生一定冲击。

当记者问到,未来是否会因政策把90平方米作为主力开发户型时,王先生则表示不会,还是会把市场供给需求作为开发标准。

四川省社科院金融与财贸经济研究所所长王小琪认为,新政是对房市的一种结构性微刺激。90平方米户型的消费群体会越来越多,而对小户型销售会受到一些影响。

“更为关键的是,改变人口落户政策透漏出一个信息,就是对于落户成都的标准越来越高,更希望吸收越来越多高端化、技能型的人才。”王小琪如是说。

政策影响:与推进新型城镇化或背离 存新忧

在《成都市人民政府关于完善我市购房入户政策的通知》中提到,现灾后重建工作已基本完成,为使户籍人口增长与经济社会发展相适应,就完善购房入户政策提出新标准。

但在我国城镇化过程中,大批农村劳动力异地转移,即农民从原来务农的村庄转入镇、县城、地级市、省城或跨省进入别的大中小城市务工,这是典型的城镇化发展形态。因此,落户城市中一个不能忽视的群体就是农民。

“新的落户政策和宏观层面上推进新型城镇化过程中,农民市民化的趋向不吻合。”四川省社科院副院长郭晓鸣认为在城镇化的推进过程中,关键是农业人口市民化。

郭晓鸣从城市内部分析,认为推进城镇化,关键是有序推进农业人口市民化。让农民工真正融入城市,就要逐步将降低农民进入城市的门槛。

“落户城市只要有稳定的就业和稳定的居所就应当落户,就能够享受就学、养老、就医等优惠政策,真正享受到当地城镇居民的同等待遇,新型城镇化才能有所突破。”他认为落户门槛应该降低。

与此同时,在农村领域更为重要的是深化产权制度改革,赋予农民财产权利处置权。

“要允许农民‘持地持股’进城落户,才是一种规范有序的推进过程,而不是让农民觉得是一种有风险的进入城市。如果农民发展不顺利,万一失业了怎么办?” 郭晓鸣在采访中谈到。

城市发展:公共配套服务资源紧缺 是缓解城市压力的调控手段

按照国家颁布的《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2014-2020年)》,从城市结构和规模分析,目前北上广深四个一线城市和部分二线核心城市的人口规模已经相当庞大,城市开发强度已经趋于饱和,城市病问题日益凸显。

“在这种情况下,要再接纳大量的人口落户已经不太现实。因此未来7年,新增的1亿多农业转移人口落户的重点只能在三四线城市。”

四川省社科院社会学家胡光伟认为,从人口城市规模控制的角度看,新的落户政策旨在控制人口数量,降低城市压力。

对此,西南财经大学工商管理学院城市品牌战略研究所所长唐小飞表示赞同,“从城市发展的角度看,随着成都市城市吸引力不断增强,城市容量也是有限的。相关调查显示,当城市人口超过一千万时,城市发展潜力将受到限制。”   唐小飞认为重要的是,要意识到城市的公共配套服务资源也是有限的。

唐小飞说,当公共配套服务的增速和人口增速不均衡的情况下,就需要优化城市内部空间结构,提高城市可持续发展能力,因此新的落户政策有一定科学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