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电信资费松绑 短期内降价空间不大

在虚拟运营商积极推进170号段上市开抢蛋糕时,电信业务资费终于开始“松绑”了。

5月9日,工业和信息化部、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电信业务资费实行市场调节价的通告》(下称《通告》),宣告电信业务资费正式步入市场化阶段。

此前,运营商在确定资费收费标准后需要上报相关部门;而现在,基础电信运营商和民营的虚拟运营商均可以自主定价,充分参与市场竞争。

其中,文件提出,对所有电信业务资费均实行市场调节价,电信企业可以自主制定具体资费结构、资费标准和计费方式。其中,放开的资费包括固定和移动的本地、长途、漫游语音,短消息,数据业务等所有电信业务资费。

同时,为切实保护用户权益,文件对电信企业资费方案设计、宣传推广、协议签订和准确计费等方面提出了多项要求。例如,要考虑用户的不同需求,提供业务打包等多种资费方案供用户选择。对涉及用户基本通信需求的固定语音、移动语音、短信息、宽带等业务,电信企业进行打包销售时,必须另外提供包内单项业务单独的资费方案。

此外,《通告》还废止了涉及电信资费审批的相关文件。

对于放开所有电信业务资费,实行市场调节价,工信部方面的解读是,希望鼓励市场竞争推进价格下降,通过市场这只“无形的手”对电信资费进行调控。

但放开所有电信业务资费后,运营商究竟有多大的降价空间?是否会引发价格战?

中国移动集团新闻发言人对外表示,中国移动将认真按照有关部门要求,用市场机制确定资费价格,充分满足客户的多元化资费需求,同时努力降低经营成本,最终让广大消费者得到最大实惠。

而独立电信分析师付亮则认为,电信资费松绑对电信资费下降无直接影响,但可推动资费下降更快实现。

“影响今后两年电信资费下降的主要动因一是移动通信从2G向3G再向4G转移,固网宽带铜退光进;二是移动、固网放开最后一公里。”付亮对记者说。

付亮分析认为,电信运营商本身面临OTT冲击,此外有虚拟运营商开闸,以及电信业营改增对收入带来的负面影响,叠加效应之下运营商在寻找新的增长点上迫在眉睫。此外,如何梳理历史套餐以及让已选旧套餐的用户,在不更换套餐的基础上,享受到改革的红利,目前并不明确。

而飞象网CEO项立刚也认为,撇开价格战,短期内电信资费很难降低。

“因为很长时间以来,政府已经是‘管高不管低’,而且资费的下降是通过技术进步来实现的,现在运营商并没有太多降价的空间和能力。”项立刚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