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高速公路亏损不该由消费者买单

自4月底发布高速公路收费标准调整听证会公告以来,会还未开,广西物价部门就遭遇诸多质疑:高速公路通行费涨价是否合理?广西物价部门表示,涨价原因是因为亏损。新建成和即将建成通车的高速公路项目收益较差,还款能力偏低,通行费收入不足以支付银行贷款利息,更谈不上偿还贷款本金。

关于高速公路收费的话题,从来都是热门话题,民众的反应也是简单而纯粹,免费就欢呼,涨价就质疑。要是哪条路延长了收费时间,那绝对是口诛笔伐。民众的反应,很多时候不靠理性,靠直觉,或是简单地看看对自己是否有利,不过这直觉,有的时候对,有的时候则不对。

比如说节假日高速免费这件事,实际上就有问题。媒体人王志安就反对这项政策,他的理由有这么几个:第一,很多高速公路不是政府投资修建的,这些投资人在当初修建高速公路的时候,从政府那里获得了高速公路收费的权利。政府一纸行政命令就免单,涉嫌对投资人产权的侵害。第二,长假期间原本道路就比较拥堵,免费加剧了拥堵,私家车主省了通行费却浪费了时间,未见得划算。第三,免费针对小客车,而大货车却继续收费,这有失公平。王志安的观点我都同意,而且后面两条我已经在关于高速免费的评论中反复讨论过了,今天之所以老调重弹,主要是分析一下王志安的第一个理由。

我国拥有世界上最长的收费高速公路,这听上去的确有些令人不开心。但恰恰因为高速公路收费,让我国的高速公路建设在短短的几十年间超英赶美,里程数跃居世界第一。要知道,高速公路的建设标准是非常高的,这么多条高速公路如果全靠政府财政支持,那是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于是政府把高速公路推向了市场,通过转让收费权吸引资金,这才取得了高速公路的飞速发展。也许有人会问,那你就是支持高速公路收费了?我支持合理的收费,也就是说,我支持符合市场规律的部分。投资人投资建设高速公路,没理由让人家义务奉献,所以按照合同收费没有问题。但是一首好歌唱着唱着就开始出现了杂音,比如延长了收费时间,比如通行费涨价,这里面,出现了不合理的成分,偏离了市场规律。

高速公路为什么要涨价,为什么要延长收费时间,直观地看是为了逐利,高速公路也的确是我国的一个暴利行业。不过往深一层次看,暴利不是高速涨价和延期的唯一原因,有时候,涨价和延期是不得已而为之。任何生意都有赚有赔,高速公路也不例外。因此不是每一条高速公路都是财源滚滚的。这里面就有不少高速公路,连年亏损,因为过往车辆实在不多,收不上钱来。新闻里广西新建的高速公路,恐怕就属于收益较差的项目。如何应对亏损?政府部门给出了两条答案,一个是损有余而补不足,延长那些收益好的公路的收费时间,用来补贴效益差的公路;另一个就是涨价。然而这两种方法,都不是市场的方法。延长期限不符合诚信原则,政府是代表民众和商家谈的条件,说好收费多少年之后收回,如今延长时间,无论是逐利还是拆补,都是在违反合约,而这笔负担,则落在了民众身上。至于涨价,在市场中我们只听说过供不应求要涨价,公路亏损,那是因为这些公路并不是必要的,是供过于求了,供过于求却要涨价,这显然不符合市场的逻辑。其结果,只能是让使用这条公路的汽车更少,而那些必须走这条公路的汽车就倒霉了。

之所以出现这样的局面,恐怕是因为引入市场之后,让有些决策者看到了美好的前景,然后便开始冒进,大干快上,最终偏离了市场。按照市场的逻辑,供应是由需求决定的,商家可以预测未来的趋势,做出大胆的投资,但同时商家也要承担失败的风险和责任。然而由政府主导的项目,有时候决定供给的往往不是需求,而是别的因素。比如政绩,建立一个四通八达的公路网,这是政绩;把公路修到偏远地区,解决民众的出行难,这也是政绩;当然高速公路收费的暴利也是一大诱因。这么多因素合起来,已经让决策者来不及考虑供需问题,计划经济的思维取代了市场经济的思维,美好蓝图取代了斤斤计较。于是一条条“收益较差”的高速公路项目纷纷上马了。

更加悲催的地方在于,这种偏离市场的投资行为却没有受到市场的惩罚。按照市场的逻辑,盲目投资的结果就是亏损,然后破产。但政府的项目怎么会有破产这种事呢?最终政府的决策失误就由路上的司机们买单了。从权利角度讲,让别人为自己的失误买单,这是不对的。而从现实角度讲,盲目投资没有得到市场的惩罚,投资者就永远不知道什么叫谨慎和节制。

美国的次贷危机,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政府承诺兜底刺激了银行无节制的贷款。

引入市场就要尊重市场的规律,不能盈利的时候蜂拥而上,亏损的时候就转嫁别人。所以解决高速公路项目收益较差的办法,不是涨价和延期,而是让错误项目的投资者、决策者受到惩罚。鲁迅说,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这话用到这里特别合适。是否需要一条新的高速公路,取决于是否有足够的人需要,而不是看上去很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