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探索情绪的秘密 中国人不善表达喜悦

有些情绪会被认同:由于某些重大事件而引起的集体的快乐或悲伤,比如中国赢得奥运会主办权时的狂欢,或东南亚海啸那样的灾难。还有电影,走出《泰坦尼克》的放映厅,你可以落泪,但失去亲人的你却很难在办公室哭泣。这样做的好处是,情感一旦减弱,受到调节和控制,份量就变轻了,会让你感到某种精神上的“舒适”;但是,这样做的坏处也很大,因为不能尽情表现我们的真实情绪,我们会感到遗憾和失落。表里不一无疑会伤害我们。

情绪的用处

情绪是有用的,在个体和物种的生存中甚至是不可或缺的。从达尔文开始,我们就知道所有的生物——人类和动物,都是生来就拥有与自己的同类相同的情绪,让他们可以凭借本能反应,来适应复杂的处境。换句话说,不顾一切地控制我们的情绪,会让我们的生命陷入危险的境地。

恐惧,从洞穴时代开始,对于那些知道如何战胜它的人来说,就是一服兴奋剂。它会提醒我们危险的到来,让血液流向腿部,让我们做好逃跑的准备。同时,身体在一刹那突然不能动了,这个时间恰好让人决定是否应该躲藏起来。

愤怒,它的名声向来不好听,人们总是把它与暴力混为一谈。事实上,它可以释放出很多荷尔蒙,比如说肾上腺素,让人做好进攻的准备。此外,它也表明我们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从而吓退对手,不用诉诸暴力。

忧伤,让刚刚经历分离痛苦的人回归自我,用一点时间与过去告别。“眼泪中的紧张激素是血液的十倍”,神经学研究员思沃说。也就是说,哭泣是一种最为自然的发泄痛苦的方式。

喜悦,不仅让人陶醉,还是天然的抗抑郁剂,帮助产生快乐激素,让人充满热情地完成繁重的任务。喜悦就像一块磁铁,将别人吸引到我们身边,也让我们打开心扉与人分享。更好的是,我们现在都知道笑是有治疗功效的。事实上,免疫力和情绪有很大关联。喜悦和快乐能够加强人的免疫力,而恐惧、忧愁、痛苦和紧张则会减弱免疫力,降低我们对病菌和病毒的抵抗力。

情商帮助职场成功

一直以来,科学家们多把精力放在研究理智思维上,忽视了对情绪的研究,低估了情绪的作用。这是因为,情绪产生于我们还是爬行动物时所形成的原始大脑,然后才转移到负责思维的大脑。科学家们还发现,纯粹的理智是不存在的,理智需要情绪的滋养。

神经科医生达马修证明,如果我们只是学习,而没有深刻的感受,这样的学习是没有任何用处的。一个“情绪冷漠”的人无法从错误中吸取经验教训。精神医生塞胡尼克则认为,由于理性的发展,人们学会了不再相信自己的冲动、直觉、情绪……可是,对于人类而言,没有单纯的感知,别人的每个话语、动作、画面、味道都会立即被我们的情感功能阐释。假如没有情绪,我们就变成了机器,我们的生活也将是黯淡无光的。“只有用心才能看得清”,就像圣埃克苏佩里笔下的小王子所说的那样。

情绪反应还被用在人际交流上。一个不会说话的婴儿,他微笑,叫喊,他的父母理解了他的意思:“他很高兴,他饿了……”以后,小婴儿就会有意运用表情来传达信息,并且控制环境。心理学家伊克芒认为,情绪反应是一种坐标,每一个人都是通过自己的生活经验来推测别人的想法,这样才能设身处地为别人着想,理解别人,也让别人理解自己。

按照情绪智力理论的创使人丹尼尔·戈尔曼的说法,一个人的成功更多地取决于他的情商(EQ),而不仅仅是智商(IQ)。通过长时间调查,他用不少证据表明,在职场中,胜利者并不一定是那些高学历者,而是那些在人际关系方面得到肯定的人,他们有能力认识、分析、掌握自己的情绪以及别人的情绪。当他们面对困难需要帮助时,他们能立刻得到。但是,一个情商有障碍的人需要等上好几天才能找到办法。

中文缺乏表达喜悦的词汇

我们的情绪反应还受到我们所处文化体系的影响。“关于情绪的词汇,比如喜悦,英文中有大量的词表达这种感受,中文里则少很多。相反,中文里关于克己、忍耐的词汇却很多。”心理学家宋国萍把她的发现同记者分享。这个有意思的观点表明,我们认识情绪的层次不够分明,在我们的文化中占主导地位的价值观仍然是压抑自我。

宋国萍强调,在心理学中,没有好坏、对错之分。情绪就像钟摆,正面情绪和负面情绪分占左右两边。如果压抑了负面情绪,正面情绪也没有办法存在。情绪应当被管理,而不是被压抑。因为我们越是否认自己的情绪,它们就越是肆无忌惮地压迫我们。

愤怒如果不被表达出来,可能会转而发泄到自己身上,或是变为对别人的怨恨和猜疑。“我们不会忘记自己的情绪,记忆是无法消除的,” 研究员杜克斯提醒说,“大脑皮层会将其掩盖,但不是抹掉。”所以,这些情绪还会随时出现,以新的面目,比如恐惧症,嗓子堵,偏头痛,抑郁,或者空虚的感觉。这种空虚要用暴饮暴食来填补。

此外,情绪的语言之所以那么难以破译,是因为它带有欺骗性。强烈的快乐可能隐藏着哀伤,厌恶的背后可能是喜欢。弗洛伊德指出,这是潜意识在“努力工作”。

为了让我们的内心坦然自在,一些情绪会被压抑、转移,或投射到他人身上,或转变成相反的情绪,避免被人看出这些情绪原本是自己的真实感受。比如一个丧夫的妻子,她的悲痛可能通过极度的兴奋表现出来;有些人大笑是为了不被哀伤淹没,喜极而泣的情形也很常见。

所有这些针对情绪的自我防御机制让我们身心俱疲。最后还没有什么效果。我们可以装出大笑,假装愤怒,能够欺骗自己的情感一时,但是真实的情绪最终总会表现出来。

我们从来都不知道怎样管理自己的情绪。幸好,只要经过一些训练,我们就可以避免那些破坏性的情绪宣泄。一旦情绪表达的渠道畅通了,情绪就成为生活中不可缺少的盐。

情感脑:掌握情绪的精灵

你踩到一条貌似毒蛇的条状软物,你迅速地跳起来;稍后,你认识到,这不过是根枯树枝,不用躲了。你为什么会跳起来?那是我们的情感脑率先做出了反应,它让我们的身体处于应激状态。为什么又不跑了?那是我们的认知脑判断出这个东西并没有危险。于是你的身体在紧张的“战斗—逃跑”反应中松懈下来。

情感脑负责感性,引导我们与自己的经验、情绪和身体在一起;而认知脑负责理性,让我们更理智地达到目标。我们的这两个脑就像一对好朋友,既分工又协作。当然,它们有时候也打架。它们的合作与协调,对我们的身心平衡非常重要。如果情感脑压过认知脑,我们就会特别“情绪化”;认知脑压过情感脑,我们就会失去可贵的直觉,甚至难以做出决定。当它们之间不合作时,我们就会出现情绪障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