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老两口被忽悠买了近2万元抗癌胶囊 吃后头晕呕吐

这就是申婆婆花近2万元买的胶囊。

“热心人”介绍的白大褂,说老婆婆和老伴癌症指标高

老两口买了近2万元的抗癌胶囊

医院检查:老两口的各项癌症指标正常

工商初查:这家所谓的高科技公司,注册资质只是食品商行

一瓶被标明是“国食健字”的食品在他们嘴里成了抗癌胶囊,卖方甚至给购买此种胶囊的顾客开出品质保证书,承诺无效退款。

杭州城北有位老婆婆花了19000元买了60瓶胶囊,却越吃身体越差。这是怎么一回事?

婆婆被热心人带去体检

查出“癌症指标很高”

今年71岁的申婆婆住在杭州城北某小区,子女均已成家,并不和她同住。她拿着约2000元/月的退休金,日子过得波澜不惊。

去年11月份申婆婆遇到了一个姓郭的“好心人”,而这个“好心人”不仅免费给她讲健康课,还送给她免费的鸡蛋、挂面。

“大概是去年11月份,她拉我去湖墅北路听了几堂课,然后就说给我安排了免费体检。”申婆婆说,体检没去医院,而是在杭州新青年广场进行的。“有几个穿白大褂的人,还有一台他们说的外国进口仪器。”

那天上午约9点,她被“医生”要去了一根头发、一点唾液和一小杯尿液后,体检就结束了。约10点她得到结果——她的癌症指标(大肠2.79)很高,很容易患上不治之症。“我都吓死了,问怎么办,他们说要吃药,然后就给了我60瓶‘放华宝复圆原胶囊’,价格总共是1.9万。”

60瓶放华宝复圆胶囊不是给申婆婆一个人吃的,其中的24瓶是给她老伴吃的——他也被检测出大肠癌和前列腺癌的指标很高。

同时他们还拿到了一张由华夏老年网发给的《品质保证书》,该证书说,华夏老年网承诺癌症疫苗(指放华宝复圆胶囊)服用三个月无效退款,退一赔十。

这一下,老两口放心了:买到的胶囊包治各种癌症,只要吃了就一定会好,即使不好,三个月后就能拿到1.9万+19万元的退赔款。

吃了胶囊老两口进了医院

医院检查两老癌症指标正常

这种所谓的治癌胶囊效果到底如何?如果没效,他们能得到退一赔十的补偿吗?

我们来看看申婆婆是怎么说的。

“不是有‘医嘱’嘛,我们就按照那个来吃,早上3粒,晚上3粒,一天都没落下。”申婆婆算了算,60瓶药是1.9万,大概是320元/瓶,很贵。贵药就应该有良效,早晚吃药成了两个老人每天的必修课。

“大概吃了一个星期后,出事了,我头晕得很,还吐。”申婆婆和老伴两人几乎同时出现了身体不适,忍了一天,次日还是进了医院。“一开始,我们没有想到是这个问题,出了医院继续吃,然后又继续进医院,同样的症状。”于是他们开始怀疑,并停用了放华宝胶囊——身体开始恢复正常,但这种胶囊已经吃掉了10瓶。“一个月都要进医院挂好几次盐水,有2次还是急诊,后来是医生让我不要吃我才停的。”医院的检查也显示,老两口的各项癌症指标正常,并没有所谓的大肠癌、前列腺癌等。

这个胶囊,怎么越吃身体越差?来医院陪护的子女发现老人的隐情后也坚决要求父母停用放华宝胶囊。相关的资料也证实,所谓的胶囊不是药,是标称为“国食健字G20041126”的食品,对皮疹、荨麻疹有辅助疗效,没有所谓的抗癌作用,他们开始做退款维权。

两个老人想到的第一个人就是当时那个上课、送鸡蛋的郭姓业务员。

“前几次电话还是通的,我们只想退钱不要补偿,但后来对方就不再接我电话了。”申婆婆的女儿程女士说,从过年到现在,她就没停下过退款的脚步。“这个人说不清楚,那个人的电话不接,公司领导永远都不在,没有法子了,我就想到了钱江晚报。”程女士给本报96068来电寻求帮助。

唾液、尿液和头发

都不能作为检测癌症细胞的标本

省肿瘤医院主治医师郑亚兵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情绪激动,他认为所谓的检查只是一个打着治疗癌症的幌子,实质就是在骗取钱财,“用头发检测癌症就是天方夜谭”。

“唾液、尿液并不能作为检测癌症细胞的标本,头发就更不用提了。”他说,现在选用作为检查标本的多为血液和人体组织,因为癌细胞会首先被发现在血液里。

至于组织标本培养,一般很有针对性,比如乳腺、胃部等。“其次,有关指标一般都是有具体的名称,如癌胚抗原、鳞癌细胞抗原等,不可能出现一个所谓‘大肠2.79’,这纯粹就是忽悠人的”。

郑医师说,根据申婆婆的讲述,他们接受检查后得出指标的时间也不对:“最快的是血液化验,一般也是上午抽血下午才有结果,组织培养最快也得十多个小时。怎么会在9点取得头发样本,10点就能得到结论。”

房间里挤满听课的老人

有人在喊“钱重要还是身体重要”

昨天中午,在程女士的带领下,记者来到了卖胶囊给申婆婆的“北京中科杭州分公司”(以下简称“中科”)。这家公司开在湖墅北路96-1号,门口的牌子上自称是机械工程公司,而一楼的一个大房间里则挤满了几十个头发银白的老人。

“每天中午时分就会有老人陆陆续续来,每天如此,估计得有几十个吧。”附近一酒店保安对记者说,来的清一色都是老人,一般都在下午3点左右离开。

昨天下午1点半,记者进入该公司,一个年轻姑娘坐在一张台子前面,很警惕地问记者做什么,并在她的暗示下,一名年轻小伙子将记者推挡到了门外——此过程中,记者透过玻璃门看到四五十个老人一排排坐着听课,一个年轻女子拿着话筒站在讲台上高声发问:钱重要还是身体重要?健康值多少钱?

就在记者被推出门外不久,程女士陪着申婆婆也来到了公司,她们想要回那1.9万。

“我是打工的,我不清楚。你去找那个业务员,我不认识你,老板不在,老板的电话没有……”程女士刚一开口就被一个又一个“不知道”和“不清楚”给挡了回来,公司的工作人员甚至否认卖过放华宝胶囊给申婆婆。

在记者和申婆婆家属的一再要求下,一个余姓江西籍男子现身,但他态度强硬:不仅一问三不知,还叫嚷着“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们爱怎么样怎么样,叫公安啊,叫工商来啊。”

工商初查

“高科技公司”的执照是食品店

眼看协商无望,昨天下午3点,申婆婆决定向拱墅区工商部门投诉。约15分钟后赶到现场介入调查的工商人员随即发现,这家所谓的“北京中科杭州分公司”原是一家注册于2013年7月份的食品商行,它被许可卖日用百货和散装食品。

杭州拱墅工商局拱宸桥工商所执法人员一到,中科公司的工作人员一下子安静下来。余姓男子报出了公司法人的姓名和手机号,但依然咬定自己只是打工的,而且之前不认识申婆婆,也不会给出任何处理。

“请您马上联系公司的负责人到场,并拿出你们的营业执照。”工商所执法人员在了解了事件的大概经过后开始按程序调查,在无法联系上公司法人的前提下,他们开出了调查通知单。

一份从仓库里拿出的营业执照表明:到处宣称高科技、包治百病、健康中心的“北京中科杭州分公司”原来叫“杭州市拱墅区祝伯兴食品商行”,2013年7月取得执照,被允许零售日用百货、预包装食品和散装食品(含保健食品)。

执法人员解释:从执照上看,祝伯兴食品商行的确允许经营保健食品,但只能以“祝伯兴食品商行”的名义经营,而不是再用一个“北京中科”;另外,他们也会进一步调查公司相关工作人员是否有夸大宣传或欺诈消费行为。他们将根据调查结果进行处罚。“一旦查实投诉人的情况属实,我们会报请上一级工商部门进行严查。”

爸妈,付大额款项前

和我们商量一下行吗

昨天的事情,拱宸桥工商所相关负责人很感慨。他说,他们经常接到类似申婆婆这个年龄段老年人的投诉,而投诉人有几个显著特点:年龄一般都在65岁以上;不和子女同住,平时比较孤独;曾经得到过多次卖方的小恩惠(如鸡蛋、挂面、茶水)。

为什么我们的爸爸妈妈那么容易信任“热情的陌生人”?

“一个是因为寂寞,另外一个在心理上,老人们会有一种较为普遍的想法:苹果手机、iPad、奢侈钟表等新潮的高档玩意,是你们年轻人熟悉的,可是营养品、保健品、保健床垫等这些东西,可以自己做主,只要对身体有好处,即使多花点钱也无所谓。正是这么一种环境条件和心理因素的综合作用,使得越来越多老年人成为骗子们或不法销售人员的目标。”

也有老人在采访中这么说,孩子们都好忙,有时候好不容易拨通电话,那头传来的是疲惫的回答:“妈,我忙着呢,有事快说。”然后,老人家原本想说的话,临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工商人员说,只要涉及到金额较高的交易,不论是购买家电、名贵药材还是保健滋补品,他们都建议老人家在付钱之前和子女商量一下,“这条是防止被骗最有效的”。

而作为子女的我们,也要记得常回家看看。本报记者 鲍亚飞 文/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