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实名制下婚恋网站成骗财骗色沃土:三托四骗盛行

“你嫁,或者不嫁,你妈总在那里,忽悲忽喜;你剩,或者不剩,青春总在那里,不来只去。”网络上,类似这种调侃单身男女的相亲段子并不少见,大龄单身青年的婚恋问题,已成为时下社会的一个热门话题。

因此,各类婚恋网站应运而生,在虚拟空间为青年男女打开另一条择偶途径。然而,随之而来的问题是,借婚恋网站行骗的案件也时有发生。除了提高用户的自我防范意识,经营婚恋网站的企业该如何加强自身管理,也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

婚恋网站成骗财骗色沃土

去年上半年,一则海归女硕士网上征婚被骗生子的新闻曾引起广泛关注。

据报道,该女子通过一家婚恋网站认识了“诚信会员”蒋海峰,交往一年后,却发现自称单身、某上市公司董事会主席的蒋海峰,其实是个已婚农民,年龄和身份都是虚构的。而自己却被蒋海峰骗走十几万元,同时还怀孕生子。

随后,女硕士将该网站告上法庭,要求法院判令其“对婚姻信息暂不能核实”的格式条款无效。

婚恋网站盛行之初,一些不法分子将目光投向这里。有网友总结了骗子通过婚恋网站骗财骗色的把戏,称其为“三托四骗”,三托分别是机票托、花篮托、酒吧托,四骗是借贷诈骗、中奖诈骗、高额声讯电话诈骗、赛马会诈骗。

而实名制的推行,一定程度上正是为了净化婚恋网站市场。百合网CEO田范江向中国青年报记者介绍,2012年,百合网开始全面推行注册会员实名制,要求会员提供真实的身份证号和姓名,然后,百合网会在全国公民身份认证中心去核实。田范江说,实名制实施后,由于欺诈所带来的投诉量下降了90%。

“实名制”实在何处?

然而,尴尬的是,“实名制”推行后,仍有人能虚构身份行骗。

2012年11月,周胡波化名周斌,通过“百合网”举办的相亲见面会认识被害人李某,后谎称自己是广东某公司的CEO,取得李某信任。随后,周胡波以公司需要资金周转、爷爷患骨髓癌、自己患肾结石等各种理由,先后多次骗取李某共计40余万元。今年2月25日,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裁定,周胡波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8年并处罚金。

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表示,婚恋网站工作人员在核实诚信保证书时,除了需要提供居民身份证外,其他信息,如工作、学历、收入、家庭情况等,均由客户自己填写,网站也不会去核查。

“婚恋网站在审查会员资料时没有尽到核查的职责。” 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官说。这名法官表示,如果网站将填写虚假信息的会员单线介绍给其他会员,直接导致该会员人身或财产损失的,应追究相应的责任。

另一起案件是,2010年至2012年期间,刘爱良在一家婚恋网站通过虚构身份和职业,连续骗得3位女受害人的信任,以资金周转、开网店等理由,骗取3人共计20多万元。

审理此案的杭州市西湖区人民法院工作人员表示,刘爱良不仅隐瞒了自己的真实身份信息,竟然连名字也是假的。

婚恋网站实名制如何真正做“实”

“对于一个婚恋网站来说,最重要的莫过于用户的婚姻状况了。”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主任杨立新教授认为,提供单身会员是婚恋网站首当其冲的职责。

但记者注意到,百合网在“使用指南”里明确表示,“婚姻、职业、学历、收入等信息目前暂不能核实”。

“根据我国当前的社会经济发展条件,在谈婚论嫁中,职业和财产这些现实因素占据着很大的比例。如果缺乏对这些资料的核实,婚恋网站的信任度会下降不少。” 一位法律界人士表示。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中国消费者协会副会长刘俊海认为,婚恋网站应该进一步健全会员信息的查核制度。“民政部门和婚姻登记机关应将公民的婚姻信息在法律允许的范围之内向网站提供。如果会员不允许网站去婚姻登记部门查询自己的资料,网站就应该谢绝这些会员参加。” 刘俊海说。

田范江告诉记者,过去几年,百合网及同行曾多次呼吁,希望民政部门能把婚姻状况的数据库在严格管理的情况下开放出来供社会查询。今年两会,还有政协委员就此做过提案。“但到现在都没有任何响应。”田范江说。

职业、学历、财产等信息的核实,也同样面临阻力。“比如财产,本身就属于个人隐私。”田范江说,过去,百合网曾推行过学历信息的查询,但一方面查询一次需要上百元,成本过高。另一方面,教育部门的数据库信息也不全,并不包括所有的学历。“推行一段时间后,发现用户的接受度非常低”。

田范江说,电子化的信息查询方法,一方面依赖于整个国家的信用体系建设,另一方面,还受制于法律。“在不经本人同意的情况下查询个人信息是违反相关法律规定的。”

田范江呼吁,希望相关部门能开放、完善教育、婚姻等信息的查询,让婚恋网站的实名制能更加完善。(记者 李林 实习生 陈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