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瑞士取消银行保密制或引发国人收藏潮

本月13日,纽约佳士得战后及当代艺术夜场,推出了一幅由弗朗西斯·培根所作的三联画《约翰·爱德华兹肖像三习作》,并以8080.5万美元成交(约合人民币5亿元)。据闻,此件作品由中国客户代为竞得。

据悉,除本件拍品外,纽约佳士得“战后及当代艺术夜场”数件拍品均由中国买家通过电话委托竞得,如考尔德活动雕塑、杰夫·昆斯及马克·罗斯科等大师作品。近日,法国印象派大师莫奈作品《睡莲》以2704.5万美元的价格拍出,竞得该作品的是位中国买家。在此之前,万达以1.72亿元人民币拍得毕加索的《两个小孩》。中国买家的购买实力以及对西方名家画作的偏爱引发市场关注。业内称,中国超级买家参与全球艺术品竞争的激战或许已经拉开帷幕。

市场

中国买家四年增一半

去年11月,在美国佳士得纽约印象派夜场中,万达以2816.5万美元(约1.72亿元人民币)的价格,拍下了毕加索的油画《两个小孩》。这个价格创造了中国买家购买毕加索绘画的新纪录,也是中国企业首次大手笔购买西方经典艺术品。

大连万达集团自上世纪90年代开始跨界进入收藏,此前一直专注于中国近现代艺术品收藏。据悉,目前万达已经收藏有几十件西方现当代艺术作品,主要以印象派为主,包括雷诺阿、高更、莫奈、毕沙罗、塞尚、马蒂斯、毕加索等,而西方当代艺术家里希特的作品他们也有收藏。

事实上,万达集团的收藏口味也是中国藏家们的一个缩影。苏富比宣称,自2010年以来,参与西方艺术品竞拍的中国买家增加了54%,去年则有530位中国内地藏家成功竞得价值3.78亿美元的西方艺术品。

事实上,早在2006年前,中国内地购买毕加索、雷诺阿等西方艺术品者鲜为人知,这也许是因为他们不出现在纽约、伦敦、香港的拍卖会上。但是,随着中国人的财富开始呈几何级数增长,加上瑞士将不再坚持保护银行外国客户的账户隐私,而将向其他国家交出外国人账户的详细资料,有业内人士预测,一些将资金存在瑞士的中国买家或将持续上演西方艺术品购买潮。

业内人士称,西方艺术品作为企业收藏内容,是企业资产配置、财务安排的有力手段,因此更多会考虑到艺术品的保值性和抵抗风险能力等因素。实力雄厚的中国买家更加钟情于印象派、表现主义等现代名家经典,这些作品在艺术史上的地位和价值已有定论,其市场价格也经历了百余年的积累和沉淀,不会像某些短期价格暴涨的当代作品那样存在较大泡沫,不失为企业投资的安全选择。从更深远的角度来看,企业收藏还是企业品牌、企业文化、企业社会责任感的一种战略性建设。

警示

须防止日式艺术品泡沫

早在上世纪80年代,日本也曾发生过大规模收进西方作品,艺术品市场爆棚,随之泡沫又破灭的现象。究竟中国藏家收藏的轨迹是否会步日本后尘?

上世纪80年代,日本的经济达到顶峰时,日本的银行、保险公司以及个人收藏家大量买进西方艺术家作品。著名的安田火灾和海事保险公司买下了凡·高的《向日葵》,花费了3900万美元。1988年11月28日,日本零售业巨头三越百货公司在伦敦苏富比以3850万美元买下毕加索的名作《杂技演员与年轻丑角》;西武百货公司则以13亿日元购得莫奈的名作《睡莲》。大昭和纸业公司董事长齐藤良平在1990年5月15日更是挥金如土般地花1.606亿美元收购了雷诺阿和凡·高的两幅画,其中雷诺阿那幅价值7810万美元,凡·高的《加歇医生像》价值8250万美元,创下油画交易史上的最高价。1994年,东京都现代美术馆以巨资购买西方绘画作品,仅美国波普艺术家利希滕斯坦的《发带少女》就花了6亿日元。但随着上世纪90年代末的经济危机,日本藏家所购买的西方艺术品也随之大幅缩水。

“如果中国没有承受住这些挑战,经济出现比较大的滑坡,甚至出现类似日本经济停滞的状况的话,那么艺术品市场肯定会出现比较大的问题。”长江商学院金融学教授、梅摩指数创始人梅建平认为,现在的藏家要把艺术品作为一种投资,还是需要比较谨慎。我也一直在强调,如果把艺术品作为投资品的话,它在资产组合中间占的比重千万不要超过20%,最好控制在10%左右。现在大家热衷于投资艺术品,而对投资实业反而比较谨慎,甚至大家感觉投资实业的环境越来越不好,这种状况对未来艺术品市场隐含的风险还是比较大的。

缺憾

对西方艺术品认知度低

如今,有艺术品商坦言,在中国销售西方艺术品最大的障碍是,潜在的购买者尤其是那些年纪比较大的购买大户,对西方艺术品的认知度太低。比如,去年佳士得于上海举办的首次内地拍卖会上,作为压轴拍品的毕加索画作受到了藏家热捧,而另一件出自20世纪最具影响力的意大利画家莫兰迪之手的作品却遭遇流拍。

如今,对西方的艺术品感兴趣的人大部分是40多岁,或者更年轻一些的藏家,他们的教育生涯中曾经受过西方文学的影响。互联网的发达,涌现了一批网络富翁,金融行业的兴盛又出现了一批年轻的金融家,他们对西方的艺术品表现出强烈的购买欲望,而传统制造业的老板却兴趣不大。

同时,一些中国收藏家也常到纽约、伦敦和巴黎购买西方大师的画作。许多中国收藏家对艺术品并不熟悉,只关心一件事:要大腕儿的作品,比如莫奈、塞尚及毕加索等。但对他们而言,这些西方艺术家仍是个谜。甚至记者在一位行家处得知,有藏家在大阪拍卖会上买到的作品都比国内买到的贵。该行家说,“单纯为了赴海外找东西,觉得海外淘回的才够档次,这样不成熟的心态不叫收藏。”

在华艺国际拍卖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杨彦莉看来,有些藏家热衷于去西方市场坐着飞机找画,其实如今而言,“淘这个词已经用不到了,因为根本无漏可捡。”杨彦莉说,真正好的东西放到哪里都能拍得它应得的价格,一则好东西要放到市场上去检验;二则内地藏家如要入手西方艺术品,万不能跟风炫富,还是要有一定对西方历史、文化的理解和修为。

中国藏家近年

国外竞购记录

■链接

近年来,中国买家在国外拍卖场上高价竞购西方艺术品的情况屡有出现。

2006年,刘銮雄曾以1.3亿港元购入波普艺术之父安迪·沃霍尔的《毛泽东》;

2011年5月,毕加索的《Deux Personnages》被一位中国买家以2130万美元的高价买走;

2011年7月,一位中国买家在佳士得以320万英镑竞得米开朗琪罗的黑粉笔画;

2011年,一位内地收藏家参与竞拍,最终以2250万美元入手莫奈作品;

2012年,一位北京藏家以340万美元购买乔治·莫兰迪作品;

2013年秋拍,大连万达集团在佳士得购得毕加索的画作《两个小孩》和《戴帽的女人》;

2013年秋拍,佳士得晚间举行的印象派和现代艺术品拍卖会上,一位中国买家通过电话竞标以260万美元拍下了毕加索的画作《哭泣的女人》,与此同时,中国买家还拍下了亨利·摩尔、凡·高和莫奈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