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近八成受访者主张聘任制公务员考核过程必须公开

漫画:金艳

近日来,浙江等地试行的公务员聘任制成为公众关心的话题。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通过民意中国网和益派咨询对2283人进行的一项在线调查结果显示,66.9%受访者表示若有机会愿意报名聘任制公务员。但71.2%的受访者担心,若缺乏严格考核淘汰机制,聘任制公务员可能沦为“铁饭碗”。

浙江聘任制公务员30万到60万元不等的年薪,56.0%受访者认为“太高了”

受访者怎么看浙江首批聘任制公务员30万到60万元不等的年薪?调查显示,33.7%的受访者认为“能者多得,很正常”,56.0%的受访者认为“太高了”,10.3%的受访者表示“不好说”。

去年通过国考,在深圳成为一名5年制聘任制公务员的柳华(应采访对象要求化名——编者注)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自己报考这个岗位时其实并不太了解聘任制和委任制的区别,直到通过考试签约后,才知道自己是聘任制公务员,也是那时才发现自己的职务是警察。

虽然是签5年劳动合同的聘任制公务员,但柳华并不怎么担心自己有一天会丢掉这个饭碗。她解释,自己单位平时有很多考核,如果违反了相关规定肯定会被开除。但是稍微积极点就不会被解聘,平时细心认真,没有犯什么错误,领导也不会给不及格。

对于浙江首批聘任制公务员30万到60万元不等的年薪,柳华觉得实在太高,一般公务员不会有那样的待遇。柳华表示,自己对公务员改革的期待就是涨工资,因为基层公务员工资一点都不多,但该有的负担一样都没少。

和柳华的看法不同,目前在江西南昌某事业单位工作的程婷觉得,聘请专业技术含金量很高的专业人才,花30万到60万元不等的年薪不算太高。在她看来,聘任制公务员是个好东西,因为这给当下公务员体制引入了一定的竞争机制,有利于公务员队伍的建设。

为了工作安稳,程婷目前正在复习报考自己家所在地的公务员。她向记者表示,如果当地政府招聘聘任制公务员,她非常愿意报考。“我知道肯定会很不容易,但我非常愿意为此奋斗一下。”

调查显示,对于聘任制公务员,50.6%的受访者认为应该在全国范围内普及,66.9%受访者表示如果有机会愿意报考。

北京某IT公司员工赵嘉木,大学毕业后考到某中央直属机关单位当公务员。做了没多久,他觉得自己不适合机关生活,便辞职投身IT行业。当被记者问起辞掉中央机关公务员的原因,赵嘉木表示,当公务员主要有两大问题:一是待遇一刀切,干好了也没什么用;二是职位终身制,干坏了也没有多大关系。但是在企业,完全是多劳多得,只有积极工作才能保得住工作。“对于一些政府机关那种‘多干多错,少干少错,不干不错’的风气,像我这样的许多年轻人都受不了。我前些天还接到了一个朋友的电话,向我咨询公务员辞职的流程。”

谈起浙江聘任制公务员的高薪,赵嘉木表示,工资再高自己也不愿意通过聘任制再回到体制内。“人各有志,我的兴趣不在那里,回去也安不下心。”他以IT业为例分析,因为政府机关内驱力不强,同样是做一个网站,政务公开网站一般比较差强人意,而企业网站相对来说就好很多。

“年轻人在某个职位上干不下去,根子上无外乎两种原因:一是没有职位上的未来;二是不会提高本身的技能。对于我曾经做过的公务员岗位,除了得过且过,我看不到任何积极的东西。这样的职位我为什么还要去?”赵嘉木说。

公务员聘任制:提高工作效率还是增加腐败机会?

调查发现,对于聘任制公务员,公众呈现两种比较对立的看法。

调查中,56.0%的受访者认为公务员聘任制有助于吸收更多专业性人才;50.6%的受访者认为有利于提高办事效率,降低行政成本;46.0%的受访者认为这是公务员分类改革的方向。

但同时,71.2%的受访者担心,若缺乏严格考核淘汰机制,聘任制公务员可能沦为“铁饭碗”;57.1%的受访者担心由于聘任制公务员不是统一招考,容易留下腐败空间;46.8%的受访者担心考核容易走过场;38.4%的受访者担心变相拉高了公务员待遇;29.9%的受访者担心其会在公务员队伍内部制造新的不公。

与公众对聘任制公务员的看法相似,专家在这一问题上的看法也不尽相同

中国人事科学研究院公务员管理研究室张敏博士认为,把聘任制作为公务员任用的一种形式,可以拓宽选人、用人渠道,吸收多样化的优秀人才,改善公务员队伍结构,增进机关与社会人才的交流,进一步体现公开、平等、竞争、择优的原则,有利于提高公务员队伍的整体素质,增强机关的活力。

对于聘任制公务员的高薪,张敏解释,所谓的高薪体现的是专业性人才的市场价值。高年薪的背后,其实是市场机制的引入,在用人上开放灵活,对人员的竞争激励性更强,有利于提高工作效率。

“总的来说,聘任制的推行,强化了公务员管理中的权责关系,其最重要的意义就在于以市场机制吸引人才,以合同管理增强约束性和透明度,规范行政权力,提高政府工作效能。” 张敏说。

“我不赞成搞所谓的公务员聘任制。”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的反对态度非常明确。他担心,《公务员法》规定公务员凡进必考,如果搞聘任制,就等于开了个口子。比如说深圳,聘任公务员到期后没有一个被辞退,只进不出,这里面肯定是有问题的。而且,在我国现有的招聘体制下,公务员聘任制很容易出现腐败,特别是一些有权有势的人的孩子考不上公务员,可能就会在聘任制这条路上动歪脑筋。“过去‘萝卜招聘’现象屡禁不止,就是因为某些单位领导和相关部门权力过大。现在让他们绕过凡进必考这个刚性原则,当然很容易出现问题。”

竹立家进一步解释,想要通过公务员聘任制来打破“铁饭碗”,激发公务员队伍的活力,不但实际上行不通,反而有可能产生更坏的后果。因为只要公务员的组织管理、运行机制、激励机制、文化氛围不改变,这些聘任制公务员进入到公务员队伍后还是一样会被同化。而且考任制公务员毕竟占大多数,极个别的聘任制公务员不但不能盘活整个公务员系统,反而有可能打击考任制公务员的积极性。

“公务员改革的关键还是在于机制改革。要在组织机构内部理顺管理机制、晋升机制、激励机制、监督机制,这样才能真正激活公务员队伍。”竹立家强调。

如何完善聘任制公务员制度?调查中,受访者首选“公开考核过程”(79.8%),其次是“细化考核标准”(72.1%),排在第三位的是“确保招录公开透明”(71.1%)。其他还有:“明确问责制”(68.1%)、“严格管理薪酬”(66.9%)、“建立固定比例淘汰机制”(56.6%)等。(向楠  黄倩殷 刘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