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消息网5月18日报道外媒称,中国性别财富差距扩大,女性不但被“剩下”,还被“落下”。

据英国《卫报》网站5月12日报道,尚文(化名,音)是一名32岁的单身妈妈,她有一个三岁大的儿子。她这样的人在中国并不多见,很大原因是2004年她的父母便资助她买下了自己的房子。尚文说:“那时候的房子还不是太贵,我的父母也没有想到房产市场会腾飞。”她自己也没有料到这笔投资日后能带来丰厚回报,让她拥有一定程度的个人自由—这在大多数中国年轻女性中并不多见。大多数中国年轻女性已被经济热潮甩得越来越远。

尚文承认,自己和前夫认识没几个月后就结了婚,因为那时候她刚过了28岁。曾在英国留学的尚文说:“30岁还没结婚的话就会被当作‘剩女’了,所以我的压力很大。随着年纪增大,压力也来了。这样很愚蠢,但压力的确存在。”

报道称,2007年,中华妇女全国联合会(简称全国妇联)首次把27岁以上的单身女性称为“剩女”,从那以后,许多中国女性、甚至包括尚文这样在跨国公司内有较高收入工作的女性都受到了这种态度的影响。而且,似乎很少有女性尝到了房价上涨带来的甜头——在中国,15名单身女性中只有一名女性拥有房产,而5名单身男性中就有一名拥有房产。

中国的父母多会为儿子、而不是女儿购置房产。但幸运的是,尚文的父母非常开明。尚文订婚后,男友便搬到了尚文的公寓。但是两人的关系急转直下,孩子出生后更加恶化。“我丈夫什么家务也不做,但最糟的是,他对孩子也一点不关心。”2012年底,尚文的前夫变得更加暴躁,还打了她的父亲,两人之后便离了婚。

由于房产只登记了尚文一人的名字,所以她可以让前夫搬走,法院也判定房产归她所有。

据报道,根据全国妇联和国家统计局2010年进行的第三期中国妇女社会地位调查的数据,中国只有13.2%的已婚女性在房产上只登记了自己的名字,而51.7%的已婚男性这样做。不仅如此,零点研究咨询集团2012年调查北京、上海、广州和深圳等炙手可热的房产市场时发现,虽然70%的女性为购买婚房做出了贡献,但只有30%的婚房登记了女性的名字。

尤其是自中国1998年后房产私有化以来,这对女性的财富和幸福造成了深远的影响。1998年后,房地产市场持续升温,房价呈指数增长。例如,尚文在北京的房子便从2004年购买时的95万元人民币增值到如今超过500万元人民币。

报道称,中国女性已在很大程度上错过了可以说是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房地产财富积累。据汇丰银行的统计,这笔财富2013年底的估值超过17.5万亿英镑。 尽管如此,女性还是常常把所有的财产都转给丈夫或者男友用来买房,而之后房产常常只登记了男方的名字。这样做的原因很复杂,包括男性才是一家之主的老观念;男方必须有房才能娶妻的说法;还有一些思想陈腐的父母认为女儿不需要财产,只肯给儿子甚至侄子买房。

报道认为,要求女性结婚的巨大压力有破坏性的经济后果,因为许多女性害怕离开与男友或丈夫并不平等的财政安排。

这样的态度导致了改革开放年代出现了新的性别财富差距。从已婚女性要求房产权败诉的案例到从两性收入差距急剧扩大的事实,从“家庭暴力肆虐”的报道到官方媒体把年近30、受过教育的单身女性叫做“剩女”的称呼,人们都可以找到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