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虚拟运营商纠结170号码套餐方案

“170”这个数字最近很忙,频繁见诸各大媒体,原因是虚拟运营商火了,而170是分配给虚拟运营商专用号码段的头三位数字。

就像139代表中国移动的资深用户、186代表联通iPhone签约用户一样,170成了虚拟运营商的代号。

去年12月26日,工信部正式发放了首批虚拟运营商牌照,共有11家企业获得了该牌照,进入4月以来,两批获得虚拟运营牌照的企业陆续放号,推出自己的业务品牌,一时乱花渐欲迷人眼。但仔细观察会发现,资费依然是所有放号故事里最浓墨重彩的一笔。虽然在此之前,诸多专家预测虚拟运营商不会乱打价格战。

监管层也不断跟随虚拟运营商的上市节奏释放政策利好。5月9日,工信部与发改委联合发布《关于电信业务资费实行市场调节价的通告》,放开包括固定和移动的本地、长途、漫游语音、短消息、数据业务等所有电信业务资费,实行市场调节价。

北京邮电大学教授曾剑秋认为,在电信资费多年持续走低的背景下,该政策的出台对电信市场影响有限,基础电信运营商现行的套餐价格体系不会立刻松动。“文件更大的意义是配合虚拟运营商放号上市,给予政策支持。”

敏感的资费

率先祭出低价大旗的是手游公司蜗牛。4月10日,蜗牛公司正式对外发布虚拟运营品牌“免”,同时发布其170号段核心产品“免卡”、“金卡”以及手游平台“免商店”。

一个“免”字道出了蜗牛公司虚拟运营围绕资费撬动市场的本意。“999免卡”含半年内全国移动语音全免费,半年内赠送3GB全国流量,并且余量两年内不清零,无套餐、零月租。

999元售价本稀松平常,但蜗牛又给出了399元的预售价格。假设某用户每天平均通话时长为30分钟,简单计算可知,399元“免卡”的语音资费相当于每分钟7分钱,直接击穿了运营商的价格底线。

399元“免卡”的推出让运营商人士一时难以接受,以至于在蜗牛公司当天的发布会上,中国联通集团监管事务部总经理周仁杰在台上委婉但明确地指出,“运营商利润已经很薄”、“希望蜗牛今后在手游和通信结合的业务领域多创新而非一味低价”。

其实,蜗牛公司何尝不知运营商的“敏感区”,但对于它们,通信只是招揽用户的手段,而非盈利手段,互联网公司更擅长后向收费,前向免费。

互联网公司与运营商之间这种天然的矛盾几乎无法避免,一些聪明的虚拟运营商则小心翼翼地避开了与运营商现有资费体系的直接冲突——有的选择了模仿,有的则另辟蹊径。

苏宁就选择了模仿。其官方微博披露了18种虚拟运营商套餐,其中包括最低8元月租的基础套餐(包含80分钟通话时间、180MB流量、80条短信以及8小时免费WiFi)、0元月租的自由组合套餐以及6元月租的自由组合套餐,也有语音时长、短信、数据流量等资费与基础运营商的现行套餐大致相当的套餐,另外,就是包含了结合苏宁自身优势的一些特色业务,比如,苏宁云商手机客户端免流量、用户每月可获1G视频网站PPTV客户端定向流量等。

苏宁相关人士透露,这18种方案只是向苏宁会员征集而成的设计猜想,最终的170号码套餐方案仍在商讨制订中,预计在二季度正式上线。

套餐C2B

在资费制定方面让人眼前一亮的是深圳爱施德。这家靠手机分销起家的大型渠道商,与运营商关系极为密切顺利拿到牌照,但也因为太靠近电信行业,其究竟有多大的创新能力,在业界似乎一直存疑。

直到4月22日,爱施德发布虚拟运营品牌“U友”,同时公布定制套餐,引起不小动静。

爱施德的核心理念是将套餐“定制权”交还用户,让用户随需自定义。“自由定制”套餐用户将拥有自由定制、自由使用、自由分享、自由转赠四大特权。

比如,用户需要什么内容、需要多少数量完全由用户说了算;没有套餐月费固定档位的约束,用户还可以根据自己的消费情况动态调整。同时,打破套餐有效期月费制,施行年费制。用户购买的语音、流量和短信跨月不作废不清零,两年内自由使用;全家可以共享一个账户的全业务,分享成员每人都有自己独立的号码,语音、流量和短信全部可以分享。

更有意思的是,套餐内的语音、流量和短信用户间可以自由互赠——资源富裕的时候转赠给朋友,临时应急的时候又能向朋友借点资源。

爱施德转售业务负责人吕保平说,“自由定制”套餐颠覆了原有B2C模式,开创C2B私人定制时代。“该套餐的设计初衷还权大于让利”。

“本质上这依然是一种降低资费的手段,只是隐藏得巧妙,避免了与运营商的正面冲突。”曾剑秋说,从运营层面而言,最大的挑战是计费模式变了。

在传统的电信运营体系里,计费由BOSS系统承担,运营商市场部门制作好套餐,交给运营支撑部门固化到BOSS系统,消费者选择哪款套餐,BOSS系统会自动关联用户账户和对应套餐。

多年来,由运营商主导套餐制作的方式一直未有变化,变化的无非是套餐种类的不同和数量的多寡,消费者并没有真正的自由选择权。也因此常常听到用户抱怨“套餐眼花缭乱但没有一款适合”。

虚拟运营的开闸,其意义在于搅动电信业的一潭死水,爱施德跨出了独特的一步。

按照工信部的方案,除了基础通信网络虚拟运营商不能染指外,其余系统可租可建。在此框架下,不同的基础运营商有不同的策略考量。

电信,采用的是套餐转售模式,要求虚拟运营商租用其计费系统,转售电信套餐,电信允许在其套餐基础上叠加自身产品或服务。联通采用的是资源池模式,批发语音、流量、短信等基础资源,虚拟运营商自己打包产品、设计资费,从套餐到品牌全部掌控。

业界普遍认为,联通模式给虚拟运营商的创新空间最大。爱施德对计费的创新正得益于此。

互联网通信

对现有运营商计费同样“不满意”的还有阿里巴巴(滚动资讯)。

5月12日,阿里巴巴旗下阿里通信正式发布虚拟运营品牌“亲心”,主推“互联网通信”的品牌内涵,其官方解释是“资费套餐不算计”、“产品设计不将就”、“用户特权不简单”以及“客户服务不烦心”。

截至发稿时,阿里通信还未发布具体的资费套餐详情,但结合其官方微博之前发布的一张策略示意图看,阿里通信野心很大。

首先,阿里放弃了传统以语音为主导的计费方式,变为流量为核心,主打“懒人计费”。阿里通信总经理基甸说:“希望像打车一样,根据每月实际使用量,为用户提供最实惠的方案。”

不仅如此,阿里巴巴对通信的理解有了更多的互联网视角。“阿里通信将以流量经营为核心,打通淘宝、支付宝、云OS等阿里系业务,提供互联网化的通信服务。”基甸举例表示,支付宝账户和通信账户打通,亲友间可互相赠送流量;话费宝可以存话费返利息;通信账户和来往账户打通,使用免费网络电话;和淘宝、天猫、聚划算账户打通,享受购物特权;跟云OS手机深度结合,机号一体推出更多创新服务;跟阿里云计算打通,植入可穿戴和物联网设备等。

“互联网思维”赋予传统通信新的想象空间,这是制度设计者的初衷,也是市场活力的源头。

与阿里通信思路接近的还有零售渠道商乐语。中国移动互联网产业联盟常务副理事长兼秘书长李易在微博上直言“虚拟运营商里最看好乐语”。

乐语通讯虚拟运营的品牌命名为“妙”,英文为“more”,意为提供更多一些的增值服务,满足消费者个性化和差异化的需求。

乐语通讯执行总裁赵健表示,“妙”品牌将通过跨界方式发力移动健康领域,专注运动瘦身的白领、关爱父母的中青年、血糖血压监测的中老年等细分人群市场。

“用户购买一张乐语170卡,就可佩戴各种智能健康设备进行身体数据的采集,通过与云端的信息传输实现健康数据的采集和管理。”赵健说,用户通过170的手机号账户,登陆“妙”健康APP平台,进行运动管理、瘦身管理,还可以对血压、血糖、心电等进行监测。

不同于单一的智能健康设备,“妙”健康平台利用SIM卡把分散在各设备终端的数据汇总到统一的云平台,实现运动、体重、血压、血糖等跨平台数据共享,提供整体健康信息记录供自己和医生参考。

同时,这些数据的信息可以长期在云端保存,为用户提供一生的健康数据管理,实现长期数据价值。所有的数据和健康管理的信息有了统一性和长期性的价值,所以“妙”健康平台可以提供一对一的健康解决方案,实现真正的私人定制。

赵健说,“妙卡”不是一张普通的SIM卡,它会改变用户对于通信服务的认识。

5月8日,姗姗来迟的中国移动公布了17家与其合作的虚拟运营商名单。除了和电信联通重合的名单外,银盛电子支付、鹏博士、中兴视通等新名字赫然在列。

工信部电信研究院政策与经济研究所所长鲁春丛预计,试点期内拿到牌照的公司将达到30家以上,2014年的用户数预计在1000万左右,市场份额低于1%。预计2015年年底,使用虚拟运营商服务的用户数将接近5000万个,占到总市场的3%左右。

曾剑秋对虚拟运营商的市场份额并不以为然,他更看重“鲶鱼效应”:“通信能力如何与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云计算等新技术新模式结合,颠覆传统的电信思维,给沉闷的市场注入活力,这是虚拟运营商最大的挑战”。(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