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腾腾的白米饭里,拌着猪油和酱油,一口吃下去,满口都是油的浓香。对于60后、70后和部分80后来说,猪油拌饭是童年生活中的一道独特美食。

曾几何时,几乎每家厨房的碗柜里都有那么一个罐子或者瓷碗,里面装着香喷喷的猪油,每当吃饭的时候,总忍不住舀一勺拌在饭里,当猪油香和米饭香交织在一起,一道简单而诱人的美味就诞生了。

曾经 吃油油饭是件常事

“小时候吃油油饭可以算是常事了,现在回忆起来,仍然觉得那是一道美味。”46岁的郭玉华说,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吃肉是件奢侈的事,虽然猪油也不便宜,但却是日常生活常备之物。猪油炒菜,猪油拌饭自然成了最常吃的东西,而熬猪油产生的“油渣儿”通常是趁热撒上少许细盐,当零食吃了。

“煮了新鲜的米饭以后,用一小勺白色的猪油和在米饭里,再倒上些酱油,拌一拌,一碗香喷喷的油油饭就做好了,那种香味无与伦比,现在想来都还能让人吞口水。”郭玉华说,满满一碗油油饭下肚后,还觉得吃不够,然后再去盛上一小碗饭,把留在碗边的猪油沾来吃了,一滴都舍不得剩下。

“还记得小时候,有时候晚上饿了,婆婆或者妈妈就会弄一碗油油饭给我充饥。”出生在上世纪80年代的尹璐说,她在读小学的时候特别能吃,一到晚上总会饿。而那时候并不像现在,有各种宵夜可供选择,更别说五花八门的零食。此时,母亲或者外婆就喜欢和一碗油油饭给她吃,所以那个时候觉得油油饭特别好吃,简直连舌头都要吞下去。

“打牙祭”的好东西

“已经记不清油油饭是从什么时候流行起来的,只记得每次父母一说吃油油饭,我马上就欢喜雀跃,然后一直盯着父母盛着一碗热气腾腾的白米饭,舀上一小勺猪油,看着猪油在米饭的热气里一点点化开,被均匀地搅拌出油亮的光泽,再贪婪地嗅着那种特有的香气……现在回想起来,那就是幸福的味道啊。”说到油油饭,70后的张均然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

他说,每当父母把酱油瓶靠近碗边,适量地滴上一点,然后在筷子摆动的光影里,一碗白米饭瞬间就变成了最诱人的美味。每次在吃之前,自己总是非常享受地俯身下去,在碗边使劲闻一下香气。

“油油饭并不需要更多的佐料,做法也相当简单,但却是那时候最好吃的东西之一。”52岁的李玉莲告诉记者,在上世纪六十年代,调味品不像现在这样品种繁多,酱油也是用玻璃瓶到小店里打的大坛装酱油,一两角钱一瓶,却香得不得了。

李玉莲说,在上世纪70年代初,猪肉才六七角钱一斤,油油饭并非想吃就吃,因为家里的猪油可得当宝贝一样用,炒菜时都只能舀一点点。

“那时候猪油可宝贵了,因为瘦肉很贵,对于我小时候的家庭状况来说,买瘦肉是比较奢侈的,而肥肉就相对便宜,买来的肥肉用来熬了油后,还可以用来炒菜和拌油油饭。”出生在上世纪70年代的黄雅明说,读初中时,他只有每周末才能打一次牙祭,为了省钱,也为了能最大限度地解馋,所以母亲每次都买肥肉,因为肥肉油多,熬出来的油可以用很久。每当自己馋了,又没有肉吃时,就弄一坨猪油往大米饭里一拌,然后再浇上一些酱油,一顿美味的油油饭就成了,非常解馋。

“这些年,由于工作关系走南闯北,也可谓吃遍了山珍海味,可我对油油饭依然情有独钟。”黄雅明说,有时候加班工作到深夜时,很多同事都出去吃夜宵,而自己通常留在家里,用电饭锅煮点饭,放点酱油和猪油就吃得津津有味。不了解的朋友还以为他吝啬,但他们却不知道,吃油油饭对黄雅明来说不仅是一种习惯,更是一种扎根在心底的情结。

“现在的油油饭已经吃不出当初那种香了,不知道是现在的猪油、酱油没以前好,还是‘奢侈’的东西吃多了,嘴巴变得挑剔起来。但油油饭带给我的快乐,却是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黄雅明说。 记者 蒋阳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