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佛山月薪万元聘“洋雇员”:谈项目不靠“吃喝”

外经贸局四名外国雇员陆续上岗负责招商,当地还将聘请第5名外国雇员

佛山市外经贸局年初招聘了四名外国雇员,目前正陆续上岗,其中来自乌拉圭的尼古拉斯(Nicolas)和来自英国的克里斯(Chris)已上班四个月。

虽然正式上岗的还只有两位,已经让佛山外经贸局的公务员感受到了变化,当地官员称,“外国雇员的到来给外经贸局带来了一阵清新之风。”

外国人和中国公务员在政府部门共事,将会遭遇什么样的文化碰撞?能否顺利磨合?这正是人们关注外国雇员的原因所在。

招聘 录取比例大约18比1

4名外国雇员除克里斯与尼古拉斯已上岗数月,另两人办好签证事宜后,就可正式上岗。目前佛山外经贸局正在招第5名外国雇员,预计六七月份就可确定。

当地政府部门与几位外国雇员签的合同上,岗位名称统一叫“国际投资推广专员”,主要是收集国外招商投资信息,与世界500强高管沟通交流,跟国外建立良好关系,为佛山招商引资。目前,克里斯与尼古拉斯还负责设计和维护全新英文版佛山投资网站。

为何想到聘用外国人?佛山投资促进局副局长俞红平告诉记者,招商引资是佛山的重点工作,也是政府最难做、挑战性最大的一项工作。“聘用外国人优势在于交流,他们浏览外国网站比国内职员熟悉,查找阅读快,更擅长与外国人交流,优势很明显。”

此外,外国雇员公务出境比较方便,不需要行政许可,公务员出境限制比较多。国际招商工作需要经常出去跑,在当地政府部门看来,这个岗位很适合请外国雇员。

俞红平告诉记者,这次聘外国雇员,最大的感受就是发现很多外国人都看好中国,报名的人很多,竞争激烈,录取比例达18:1。“外国雇员的出现,表明我们的政府也越来越开放。”

据介绍,尼古拉斯等四个人的合同都是一年一签,薪资与佛山当地科级公务员相当,月薪大约万把块钱。社保和医保也是按照佛山市的标准缴纳,不过没有住房公积金。俞红平介绍,外国雇员不会长期留在这儿的。“他们都是租房子,但是有住房补贴。”

工作 谈项目不靠“吃饭喝酒”

尼古拉斯、克里斯上岗已有四个月,适应比较快,工作很有自己的风格。俞红平举例说,尼古拉斯出去谈项目,工作方式和大家想像中不一样,他几乎不会在外面吃吃喝喝,这跟中国人经常在饭桌上谈生意完全不同。他一般发邮件、上门拜访,不是靠吃饭喝酒,而是靠软实力,靠沟通和交流。同事们对他们的评价也都不错,专注有激情,比较务实,对单位的事情也热心参与。比如前不久组织的拔河比赛,他们也都报名参加。

与外企高管会面时,时间仓促,而在有限时间里,外国雇员就会聊更多的东西,比如体育、文化等等都会聊。曾在佛山外国专家办公室工作,与各国专家打了20多年交道的俞红平都坦言,我自己都聊不了那么多,外国雇员的确更专业些。

外国雇员工作成绩优秀,是否会有升职空间?俞红平说,升职问题我们还没考虑,毕竟才刚开始尝试,“我估计给他们升职的空间不太大,因为合同上约定了岗位。”

对于聘任外国雇员的这种模式,俞红平直言自己很有信心。据他介绍,以前宁波也有试过,但是比较零星和短暂。“但因为佛山教育、产业等都有了国际化发展,所以佛山的环境很适合外国人一起来做。”

■ 对话

尼古拉斯:用常识工作减少误解

Nicolas(尼古拉斯)作为佛山市外经贸局四名外国雇员中的一员,对中国并非完全陌生,他曾在清华大学攻读法律硕士。他选择这份工作,是因为自己想做不一样的事,“中国经济看广东,佛山是广东十分重要的城市,广佛又同城,肯定有很多投资和商业发展机遇。”于是他放弃了华盛顿的工作机会,来到了佛山。

经历

会4种语言还在学中文

新京报:到佛山之前,你从事过什么工作?

尼古拉斯:我是乌拉圭人,在国内我从事律师的工作。在2011年9月,我来清华大学攻读法律学硕士。2012年,我又去了哈佛大学,做访问学者。

新京报:你认为,是什么让你被佛山的政府部门聘用?

尼古拉斯:其实,我有点不好意思谈我自己。首先我有一定的工作经验,另外就是语言能力。当我们在寻找投资或者潜在投资者的时候,如果懂得当地的语言,会更加方便。我的母语是西班牙语,我还会说英语、葡萄牙语和意大利语,当然,还有一点点的中文,我现在每天都在努力学习提高中文。

新京报:听说从哈佛毕业后,为了来佛山,你拒绝了在华盛顿的工作?

尼古拉斯:是的,那个工作机会是在一家银行做投资发展项目。但是我一直对中国市场很感兴趣,来佛山工作是一个很好的了解中国的机会。有时候,钱不是唯一的驱动,还有一些别的原因,我想在中国做一些不一样的、更有意义的事情。我相信现在从事的工作能够给单位带来“颠覆性创新”。

工作

有分歧就坦诚讨论

新京报:工作中,不同文化背景会给你带来什么挑战?

尼古拉斯:确实有一些工作风格中的差异,但是我认为文化差异在工作中扮演的角色有时候稍微被高估了。因为很多工作,最终需要的是常识。如果人们都用常识在工作的话,误解会减少。

我知道同事们会支持我的工作,所以作为一个团队,我们能团结在一起好好工作。

新京报:工作中和同事有分歧怎么办?

尼古拉斯:我们会公开坦诚讨论,带着尊重和好的意图,我们试着找解决之道。

新京报:之前有报道说,你们会指正一些迟到和玩游戏的同事?

尼古拉斯:其实,那样的事情当然不是经常发生的。我的同事们工作很辛苦,经常到深夜。

新京报:这段时间,有没有使你自己骄傲的成果?

尼古拉斯:我们很快就会同墨西哥商会建立合作协议推动在佛山的投资,同时也在和德国的商会推进类似协议。此外,还跟海外一些商务界人士建立了紧密联系,比如美国一个商会的前秘书长等。

我还准备向政府提一些建议,如何支持佛山企业“走出去”。

未来

准备再在亚洲待几年

新京报:这段时间工作下来,有没有什么难以适应的地方?

尼古拉斯:我已经在这里待了5个月,没发现难适应的地方。因为我来自一个发展中国家,我们都有类似背景,我和很多中国人感同身受。和很多中国人一样,我们都非常重视家庭,也在乎和朋友的关系。

从第一天,同事们就在帮助我,我觉得很温暖。我每周还会踢3-4次足球,能交到本地和来自各国的朋友。

新京报:未来有什么个人计划?

尼古拉斯:我的女朋友在香港工作,她是美国人,也是律师。我们打算在亚洲再待4-5年。但是再远一点的未来确实很难预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