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央“八项规定”和厉行节约的影响下,往年动辄千元的“天价”粽子,今年难觅踪迹,最贵的礼盒装不过400多元,100元左右的产品成主流。粽子企业们也各出新招,应对市场变化,除了主推中低价位产品外,还搞起了“私人定制”,客户按自己的需求搭配产品,而这种定制方式受到了许多中小民营企业的欢迎。

“这种58的礼盒我要7盒,给我打个折。”5月25日下午,成都市民王凌在“粽子节”上跟销售员磨了半天嘴皮子,但销售员依然笑着说,“这个就是明码实价,不打折。”

    

 粽子年年吃,“粽子节”年年逛,今年端午市场却悄然发生了一些变化。在“八项规定”和厉行节约的影响之下,各企业调整营销策略,主动挤掉以前价格虚高和豪华包装的多重“泡沫”——近千元的高端礼盒消失了,标价不再虚高直接写“团购价”,粽子口味和包装盒可以随意搭配……粽子企业赚的钱少了,但是消费者却更愿意花钱买粽子了。

今年散装粽子和按需定制的盒装粽子受到青睐。

市场变化

千元礼盒消失百元标准成主流

 端午节前的周末,各大商超和节会现场上,粽子成了主角。老成都人有着节前到沙湾“赶场”的习惯,这里年年都云集着数百家企业,展卖上千种风味的端午节食品。

 成都一家食品企业的策划部总监周丹,在展位里忙得一头汗,电话基本上是三分钟一个。“简直搞不赢,今天还在找工人,才从其他工厂调了11个工人来包粽子。”周丹说,从1个月前开始,厂里60个工人就每天加班4个小时,一个人平均一天包2000个。“去年端午卖了500万个粽子,今年的计划是680万个,现在看来要超。”周丹说,“政府采购确实一点都没有了,但是私人企业的订单量增加了20-30%,占7成。”

 另一家全国性粽子公司成都分公司的销售部主管阮晓英也告诉记者,今年生产高端产品的生产线减少了,高端产品不仅总量少了三分之一,价格也降了。“送礼的少了嘛,以前送500多元一盒的,现在就送200多元一盒的。”她说,不过由于中低端产品卖得好,公司的整体销量仍旧保持不变。

 记者在现场也看到,往年动辄近千元的礼盒已经消失,最贵的不过400多元,而100元上下的成为送礼主流。

 企业应对

 主动挤泡沫 实价销售

 市场在变,各大“粽子”企业们也纷纷出招应战端午。周丹透露了今年销量不减反增的一个原因——“私人定制”。节前,该企业打出了“提倡节约欢迎配装”的广告标语。配装,就是消费者自己选粽子,自己配盒子。

 “想吃啥子味道的就选啥子味道的,比如你选4个鲜肉的,4个蛋黄的,2个白粽子,再配几个咸鸭蛋。选好了再挑个盒子装起,巴巴适适的,送人又有面子。”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最便宜的鲜肉粽、蛋黄粽2.5元一个,白粽子1.5元一个,鸭蛋1.5元一个,包装盒2-5元一个,算下来不过30多元。这种“私人定制”的方式,特别受中小民营企业的欢迎。

 另一家成都本地食品企业今年也改变了营销策略,挤出“泡沫”调整了价格体系。该公司市场部经理刘朋告诉记者,“往年粽子礼盒标价‘虚高’,实际销售价的底线为标价的6折,迎合了部分送礼和公款消费的需求。今年这部分需求没了,如果再标高价,就没人来买了。”因此,今年该公司直接将零售价定位团购价,即直接标6折价格。“这主要是心理作用,老百姓以前看我们标价100元,可能问都不得来问,但现在看你标价60,他就会来买。”他说。

 受到“八项规定”的影响,往年加入“粽子大战”的高星级酒店和高端餐饮企业,今年也在“收缩战线”。5月25,记者也询问了多家高星级酒店和中高端餐饮的粽子销售情况。一家五星级酒店的粽子礼盒最低的仅98元,其他两家酒店则最低分别为198元、188元一盒。“我们198元的已经卖完了,今年本来订的量就少。”一家酒店的销售人员告诉记者。

 转型策略

 高端市场缩水大众市场找机会

 “今年来找我们定粽子的酒店确实少了。”刘朋说,以前来定做粽子的企业都要求从生产到包装一条龙服务,今年来预订的不仅数量减少了,还从礼盒变成了散粽。“特别是高端餐饮不好做了,有些企业预订散粽也是作为一种增值服务,免费送给来消费的客人吃。”

 人工、原材料和物流等成本重叠增长,高端产品销售大幅减少,“粽子”企业都面临着利润缩水的考验。不过,这些商家依然对今年的市场持乐观态度。“过端午节,老百姓总是要吃粽子的。”周丹表示,当下是难关也是机遇,调整产品结构后,将适应新的市场需求。“任何一个转型都有阵痛,只要挺过去了,走在前面的人就会最先尝到甜头。”刘朋也说,公司做好了今年销售额受影响的准备。(记者 童星燕摄影吴小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