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包间费”第一案宣判:菜单有告知消费者败诉》后续

5月22日,本报以《成都“包间费”第一案宣判:菜单有告知消费者败诉》为题,报道了武侯区法院驳回刘先生要求“蓉杏酒楼”退还380元包间费的诉讼请求。法院认定,酒楼收取包间费不属《消法》中对消费者作出的不公平、不合理的规定,并且符合双方合同约定。

23日,记者走访了近10家中高档餐饮单位,这些餐厅里都设有包间,包间费价格在100元到500元不等。一位餐厅负责人直言,“坐飞机都要分商务舱和经济舱,餐厅里大厅和包间肯定也有区别。”走访中,记者就包间费的问题随机采访了部分市民,有的市民认为包间费应该免,也有市民认为享受了环境和服务,收取包间费可以理解。

市民:包间收费要合理

“上周才遇到这个问题。”市民李旭生说,上周他和朋友定了一个包间,电话里本来没说包间费,点菜的时候才说要消费到1200元才免包间费。“根本吃不了那么多,为了凑够1200元多点了几个菜,后来有三个菜都打包了。”李旭生说,包间环境很舒服,收费应该,但一定要公开透明,提前跟消费者说好。

市民杨东明则表示,包间费可以收,价格要有依据。“相关部门应该要监管下,到底收好多才合适”。

协会:包间费有一定依据

成都美食文化产业协会会长彭小平认为,餐厅包间收取一定费用,是一种市场需求。“有些食客想寻求一个私密空间,说话更方便,或者接待远方的客人,显得更有档次。”彭小平说。

“和大厅相比,包间有自己的硬件和软件设施。”彭小平说,在硬件方面,餐厅老板自己投资装修,这些都有运营成本。而在软件方面,包间一般都有一个专门的服务员进行服务,这也是要算进人力成本的。

“如果包间不收费,你拿20块钱点一个回锅肉,坐到包间里头,或者两个人坐一个包间,这肯定是要不得的。”彭小平说,目前成都的一些餐厅里,大多消费到800元,可以免包间费。餐饮协会也在要求各个餐饮单位要提供“货真价实”的服务,告知消费者能够享受到的实实在在的服务。

包间费该怎么收?商家:看档次和规模

“一个包间的装修费差不多就是30多万,这样的包间在餐厅共有11个。”一知名餐厅负责人张女士介绍,包间服务更高级,这就和飞机上的商务舱是一个概念。进包间也能享受相应服务,进去后可以送果盘、菊花茶、消毒毛巾,并且有服务员专门负责一个包间。

长期研究民商法和法律经济学的四川大学法学院副教授陈实也一直关注“包间费”一案。陈实说,市场定价的问题,在法律上的合法性是没问题的。“不违法律和行政法规,也不损害公共利益”。商家也没有限制消费者自由选择的权利,如果认为价格高了就可以去大厅或者其他餐馆。案件焦点有无告知很重要

“这个案子收取包间费是没有问题的,争议点主要是收取费用时有没有明确告知。”陈实解释,合同最核心的要素是意思表述一致,如果商家没告诉消费者要收包间费,这个合同就没得约束力。这次武侯区法院也在强调,菜谱上有明确标志,另外从生活逻辑上讲,包间用餐都要收取包间费。

对于此案中反复出现的“霸王条款”的字眼,陈实说,餐饮行业是一个充分竞争的市场,一般不会存在“霸王条款”,“霸王条款”一般存在于垄断性的行业,因为消费者没有选择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