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艺起同行”不敌“双程” 携程与同程再围剿艺龙

OTA(在线旅游代理商)“大佬”携程在与同程网联手阻击去哪儿网之后,又开启下一场“战役”,围剿艺龙。

昨日,《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获悉,艺龙已与同程签署协议,结束双方之前签署的战略合作协议,作为分手的代价,同程向艺龙支付3000万元,并已于5月22日交付。艺龙同意在5月23日前继续向同程提供酒店库存,并为酒店预订支付佣金。在此之前,同程和艺龙还同为腾讯系的“兄弟”。

业界指出,这背后是携程意欲通过资本等各类方式掌控市场全局之举。

“艺起同行”不敌“双程”

由于背后都有腾讯的投资,此前同为腾讯系的艺龙和同程被业内称为“艺起同行”,就在近期,双方还签署协议,艺龙将独家负责为同程提供中国大陆的前台现付酒店和团购酒店的库存,同程将独家负责为艺龙提供景点门票的库存。当时此举被业界解读为艺龙和同程联手应对携程之举。

然而,就在上述协议签署后不久,携程突然入股同程,并成为同程的第二大股东。在掌握话语权后,业内大部分人士都预测,携程迟早会在酒店资源方面通过其第二大股东的身份来限制同程与艺龙的“艺起同行”合作计划。

不过,携程的动作远比业界预计的还要快,正当业界还沉浸在携程与同程联手下架去哪儿的门票产品时,携程同步对艺龙“出手”了。

对于与艺龙“分手”的原因,同程方面昨日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这是董事会的决定,既然解约,也必须支付相应的费用,从商业角度而言一切正常。

“其实‘董事会的决定’就已说明问题了,携程是同程第二大股东,必然对同程有巨大影响力,就同程本身而言,是不太可能与艺龙分手的,这明显是携程的背后决策。”一位接近同程的人士透露。

“分手事件”发生后,艺龙CEO崔广福立刻发出了公司内部邮件,邮件写道:“各位同事,相信大家已经看到相关的报道,我们与同程的合作将于今天结束。为此,同程已经向我们支付了3000万元的违约金。如果我们持续服务同程三年,我们的财务收入绝对不如收取这3000万元违约金划算。两个月的谈判加合作,净收入3000万元,这是个好买卖。只要承担违约责任,毁约是商务合作中正常的行为。这里不存在谁耍了谁的问题,也不存在诚信的问题。因为合作各方已经完全按合同办事,所以,这个合作是诚信的。”

携程的野心

但3000万元分手费真如崔广福所言是个“好买卖”吗?这背后的利益牵扯似乎远不止于此。

“艺龙一直亏损,因此有这样一笔3000万元的入账,在财务层面的确不算太吃亏,但这件事情不是财务层面这样简单的,而是一个重大的OTA大战市场策略讯号。在阻止了与艺龙在酒店方面的资源合作,携程马上就可以在酒店业务方面霸占市场。同程此前与艺龙合作中涉及的酒店现付业务,相信将很快由携程的酒店现付业务来填补。同程1个月前与艺龙的战略合作,已表明其已战略性决定放弃酒店现付业务,自身团队已将更多精力转向与休闲旅游业务更为紧密的酒店预付业务以及景点业务的拓展上,而此次与艺龙终止合作所留下的酒店现付、团购酒店业务的空白,势必需要填补,至于新的合作方几乎没有悬念。”劲旅咨询首席分析师魏长仁认为。

记者昨日从携程方面获悉,目前携程已与同程展开了以酒店、门票业务为主的多种业务对接,同程选择携程进行酒店等各业务合作,携程认为这是同程做出的有利于自身发展的选择。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原本已是行业“巨无霸”的携程目前正通过各种方式将同业者收编,去年底其开展了对租车、游记攻略等一系列相关业务的收购之后,今年更是高调入股同程和途牛,而其与去哪儿的资本合作传闻也不绝于耳。在发生资本纽带关系后,携程近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联合同程下架去哪儿门票业务,加之此番同程与艺龙终止酒店业务合作,携程全面抢滩之心可见一斑。

“在机票、酒店、门票、度假等各个业务层面通过并购等去控制和干预对手,减少竞争对手,甚至将对手变为己用,正是携程现在要做的。然而携程的野心还不止于此,其除了希望在业务层面能做到全覆盖,逐个攻破对手,携程应该对在线旅游的资本市场控制野心非常大,试想一下,假如未来大部分OTA公司背后都有携程的参股甚至控股,那是何等局面。”上述接近人士指出。

面对携程这样的“大野心家”,那些还未被其参股的同业者也都非常警觉。继驴妈妈创始人洪清华表示不愿意被携程投资之后,崔广福直言:“当然,携程拿走同程的酒店,将拉大与我们酒店的间夜差距,为此我们已经有了应对办法。我们将加快与Expedia中国区整合的步伐,同时尽快推进其他的酒店业务发展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