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猪周期”频频伤农凸显产业软肋

进入5月以来,我国各地生猪价格从持续数月的深度下跌行情中强势反弹,而在猪肉价格涨跌之间,“猪周期”频频伤农,产业软肋屡屡暴露,种猪依赖进口、饲料价格受制于人、产业集约化程度低等一系列行业弊端逼问出“肉碗怎么才能端稳”的大问题。此外,在猪价处于深跌行情时,《经济参考报》记者调研发现,尽管国内生猪行业“产能过剩”,但猪肉进口甚至存在走私入境的可能。而和猪价下跌形成对比的是,在相当程度上依赖进口的饲料价格却在上涨。

业内人士建议,“猪粮安天下”,必须加快我国生猪产业走上一体化经营发展道路的步伐,增强与美国、欧盟等国际大型肉食企业的抗衡力,宜从饲料、种猪、流通等全产业链角度增强“肉碗”控制力。

种猪过度依赖进口

我国大部分中小型养殖场存在重引种、轻育种的情形,因为技术育种差、管理水平低、猪舍环境差等因素,导致企业养殖陷入“引种-退化-再引种-再退化”的不良循环中。

我国是生猪养殖量及消费量大国,最能体现科技含量和附加值的种猪资源长期靠进口,是长期困扰业内人士的一大问题。

我国每年消费的猪肉已经超过5000万吨,但是,绝大部分商品猪肉种源依赖进口,本土生猪市场份额极小。“决定猪肉品质的种猪大部分依赖进口,其弊端就是一方面令价格受制于人,有的企业花大价钱买来的只是国外一般的种猪;另一方面,存在很大的疫病风险。”农业产业化国家重点龙头企业正邦集团商品猪江西公司总经理陈罗平说。

江西省畜牧兽医局局长黄峰岩则表示,我国大部分中小型养殖场存在重引种、轻育种的情形,因为技术育种差、管理水平低、猪舍环境差等因素,导致企业养殖陷入“引种-退化-再引种-再退化”的不良循环中。

据业内人士介绍,美国、加拿大、丹麦等国家都有国家引导建立的育种体系或组织,几乎归集了所有的优秀种源。我国缺乏以政府组织引导为主建立的生猪育种体系,目前生猪育种的主体主要是大型企业。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正邦集团种猪种源以加拿大系为主。2008年至今引种1600余头,并与加拿大联合育种,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和技术,并在国外育种技术的指导下,很快建立起了繁育体系。目前,育种技术已实现与加拿大同步接轨。繁育的“双肌臀”大白猪,通过了农业部的技术鉴定,评定意见为“国际先进水平”。

受访人士普遍认为,我国育种体系建设目前还在初级阶段,应加速建立起我国自己的生猪育种体系,以掌控“肉碗”品质源头。

饲料价格受制于人

当前在生猪饲料供应和价格问题上,国际市场占主导。我国是全球豆粕购买量最大的国家,年需求约8000万吨,其中80%靠进口。

此轮“猪周期”在深跌行情时,饲料价格受国际行情影响而上涨。从事生猪业研究近30年的正邦集团采购总监焦联德介绍,生猪饲料60%为玉米,20%为大豆。2月份以来,受国际大豆市场影响,豆粕每吨上涨五六百元。据农业部监测,至5月第二周,饲料价格依然上涨,全国玉米平均价格2.40元/公斤,比前一周上涨0 .8%。全国豆粕平均价格4.12元/公斤,比前一周上涨0.2%。

业内认为,要端稳手中“肉碗”应提升产业上游饲料话语权。焦联德表示,当前在生猪饲料供应和价格问题上,国际市场占主导。我国是全球豆粕购买量最大的国家,年需求约8000万吨,其中80%靠进口,而进口又多是依赖美国期货定价,国内的豆粕、豆油价格也是紧跟美国大豆价格的走势。

据焦联德介绍,尽管最近两年美国大豆丰收,价格却没有大跌。豆粕虽只占饲料比重的20%,但是对养殖户的成本变动而言却占一半比重。玉米每吨价格波动仅在两三百元,而豆粕价格波动幅度却在两三千元。

产业加速升级迫在眉睫

由于我国生猪产业集约化程度有限,产业基础仍然薄弱,受访人士普遍表示,要从根本上解决生猪生产的周期性波动问题,应统筹兼顾、综合施策、长短结合、标本兼治。

“今年以来,面对深度下跌的生猪价格,我国通过收储冻猪肉、增加贷款等措施对市场信心起到了提振作用。各地也采取了引导养殖主体调整结构,加强生猪保险产品创新,开发商品猪保险产品等措施。但是,从长远来看,亟须引导行业加速走向一体化经营道路,建立起现代经营体系。”黄峰岩说。

陈罗平认为,30多年来我国生猪产业经历了几个时期,本世纪头十年进入了以规模化养殖为主的时期,2011年后进入了向现代畜牧业发展即一体化经营发展的加速转型期。

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李国祥表示,我国猪肉价格波动一直很大,波幅甚至高达50%以上,其中重要的原因就是我国的产业集中度不够。

此外,黄峰岩分析称,我国有6000万个养猪主体,市场信息的及时传递很难,调控也难。此次猪价波动,国家也发布了预警信息,但未必都传导到位了。

江西省畜牧兽医局信息中心主任钟新福认为,国内生猪产业链条分割得很厉害,美国的四大公司控制了全国60%以上的猪肉供应;欧盟的中小型猪场联合起来成立合作社进行产业链整合,两者核心均是一体化发展道路。

李国祥建议,促进生猪业健康发展要以生猪产业链为基础,优化整合猪的繁育、商品猪的饲养、运销、加工、屠宰等各个环节,通过行业整合方式培育生猪业产业链,发展订单生产或者合同生产,建立现代化的农业生产经营体系。“可以建立要素交易市场,让想退出市场的养殖户能退出。”

钟新福认为,一体化经营发展有利于保证农业产品的品质和供给的安全。记者在总部位于南昌的正邦集团了解到,公司实行生猪自繁自养,投入了1 .5亿元在江西省内及省外多个养殖基地建设产业标准化和溯源信息化管理系统,同时使用集团自身生产的兽药、饲料,到自办的屠宰场宰杀,再送到各专柜销售,形成了从“田园”到“餐桌”的全程可追溯食品安全产业链。

善用期货市场端稳“肉碗”

专家认为,加快建设生猪期货市场,善于利用期货市场,增强我国生猪行业在国际上的话语权。

李国祥认为,有了期货市场,养殖户可通过期货交易行情及时了解未来的市场价格走势,合理调整养殖规模,降低生产经营的盲目性。猪肉加工企业也增强了应对猪肉价格波动和存储加工产品价格波动风险的能力。同时,也有助于与占生猪养殖总成本80%以上的玉米、豆粕等饲料原料期货市场形成联动,建立健全农牧产品期货体系,形成饲料原料和生猪的养殖套利关系。

有业内人士建议,可在不断推进一体化经营的基础上,建立适合我国国情的生猪期货合约标准。根据全国主要产销区交易现状,设计与不同质量标准相对应的生猪期货合约,分别交易和交割。通过产业整合、品种推广等方式,待条件成熟后制定全国统一的生猪质量标准和统一合约,明确规定不同等级生猪价格的升贴水。

同时,健全生猪市场流通体系,发展生猪养殖信息平台,将生猪现货、期货市场和农村信息化发展相结合,建立覆盖各养殖区的生猪养殖信息网络。此外,可考虑创建生猪价格指数等,现货交易可直接以价格指数为基准,引导生产者规避市场风险。(刘菁 李美娟)